第一百九十五章(终章) 结局(1/2)

加入书签

  心中所思如何暂且不管,外表看来我一直都带着淡淡的微笑,只是心中的痛绝非此能掩盖的,尤其是十分熟悉我的人更是知道,我笑得越灿烂,心中的痛就越甚。

  千鹤魂是我变身后遇到的第一名男子,也是少数曾经让我迷茫过,闯进我心扉的男子,但是这一切皆成为过去,留下的不过是浓烈的哀思与忧伤。

  千鹤魂是为我而死的!

  f

  天机星子老人的天地阴阳奇星逆转法果真名不虚传,千鹤魂接近我的后果确实只有死,而现在,一一验证了。

  一想到千鹤魂这个人,以上那句话便不由自主地闯进我脑海里,随之而来的那次月夜的对话……

  ……

  “千鹤魂,你越来越放肆了,居然随便就来占我便宜,是不是借我力量全失时便来欺负我。”

  “是又怎样,我就是趁你什么能力也没有时欺负你,你能耐我什么何?”千鹤臭臭地道。

  ……

  “呵呵,小紫音,我发现你越来越可爱了。”千鹤魂魂笑得贼贼的。

  “放手!“我沉声道。

  “千鹤魂!”我羞怒地转过头,“我警告你,若你再碰我一根头发,我便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所以快松开抱着我的臭手,现在!”

  “你说这个?”千鹤魂笑意更浓了。

  呃,什么意思?我诧异地看看身后。

  ……晕死!原来那头死鹤不知何时已经把玩起我头发,最恨的是我居然丝毫觉察不到

  “我很有兴趣知道你有什么办法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千鹤魂似乎很欣赏我涨得通红的小脸。

  ……

  “为什么?”千鹤魂倏地开声问道。

  “啊?”我愕然。

  “为什么你变了?”

  “……我当然变了,变成没有天使美貌的普通女生,变成没有任何力量的平凡人,既然你不喜欢,既然你不满意,可以走啊,我从来都没有要你留下,是你死缠着我不放的。”我怒了。我与他非亲非故,连朋友都算不上,他凭什么来教训我。

  听完我不经思索脱口而出的话,千鹤魂似乎很痛心地望着我,凝视半响后,终于默默地点头道:“你说得对,是我自作多情,我走!”千鹤魂松开半环住我柳腰的手,从地上站起来,可走了几步后突然顿住脚步,头也不回道:“今天是一月之期的最后一天,我是来认输的。不过,我最后想说的是,当初喜欢上你,是因为你蔑视天下的自信笑容。可惜,现在是看不到了,或许将来也不会有机会看到。”

  ……

  “千鹤,”我突然叫住快要离开我射线的千鹤魂,“谢谢你。”

  “这么说,你是接受我了?”千鹤魂仍没有回头道。

  “千鹤,你相信我吗?”我答非所问道。

  “我只相信我的爱人。”千鹤魂迅速接上。

  “那么,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们是不会有结果的!”我仰首凝望天空,不敢正视他。

  ……

  “不是我们,而是你!”我收回投向星空的追思目光,正容道,“千鹤魂,我看到你未来的一个可能性。”

  “哼,鬼怪乱神之力,你也相信这些吗?很有可能传你这项绝技的人也是装神骗鬼,故弄玄虚,类似的事你还见得少吗?”

  ……

  重的神色和焦急的语气出卖了他。

  “死亡!”我幽幽道。

  “为什么我会死?”千鹤魂强作镇定道。

  “因为我!”我幽幽道。

  “这算什么屁命运?因为你所以我会死,别说谎了,你认为这种低级谎话能骗过我吗?当我是三岁小孩啊?”千鹤魂强颜分辩道。

  “除了指定的人外,其余过于接近我的人都必须死!”我静静地望着有些失态的千鹤魂,一字一顿地道,“相信与否随你了,我也只能说到这里,否则我会立刻遭天谴的,现在我可承受不起五雷轰顶的滋味。”

  “照你说法,如果我再待在你身边,我就会失去性命?”千鹤魂沉声问道。

  “迟早的事。”我苦笑一声,微叹道:“可能是不久的将来,也可能是明天,甚至有可能是现在。只要一天你不离开我,灾难就接踵而来,直至你踏入死亡的大门。”

  “为什么只是我?”千鹤魂用力抓住我体弱的肩膀,猛然向我暴喝道。

  “抱歉,千鹤魂。”

  ……

  昔日的字字句句犹如走马观灯般一一浮现在眼前,回响在脑海里,然而桃花依旧,故人不在,千鹤魂真的死了,为我而死的!

  我无法忘怀他死前的眼神,还是那么的痴情,迷恋,甚至疯狂,我心中也曾经迷茫过,但是迷茫过后的是清醒,哀伤过后的是苦涩,感情的对与错,谁能分得清呢?千鹤魂为我而死,是出于守护,他守护的对象是我,因此他无怨!他的死,在他心中认为是有价值的,可是这个大傻瓜,难道他不知道他死后为我带来多大的烦恼吗?

  生前就对我纠缠不清,死后也不放过我,真是名副其实的冤魂不散了。我心中苦笑。

  千鹤魂这招真狠哪,这下子,我一辈子别想有一刻能忘记他了,死前还念念不忘索了我一个吻,真是……

  真要算算,除了开始时他几次欺负我,接下来的时间,他一直都在照料我,帮助我,一直都是无怨无悔,任劳任怨。没人强迫过他的,是他自己心甘情愿想做的,连我赶他也赶不走,但是不可否认,到了这刻,我心中对他的还是感激。但是感激不代表爱哪,我确是不喜欢他,这有什么好说的,就像你就是喜欢牛肉,那么猪肉弄得再好吃,在美味的牛排面前,也会显得黯然失色的。

  但是我可以肯定,千鹤魂这个名字会像纳兰星辰一般,永远留在我心中,永不磨却!

  浓烈的感伤只有短短的一刻,但淡淡的哀思却留待一辈子……

  妖王血特龙死了,被我用最严酷的手段杀死了,但是他的死还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恨!

  路西法身边的男子,我从未见过,但我知道他是谁,一方面血特龙已经说过了,路西法也隐约提过,另一方面是猜测出来的。

  知道男子的身份后,我的愤怒尤为加甚,盯着眼前的四人,嘴角不由微微的翘起……

  魔王,神王,轩辕,梦华四人同时打了个寒战,好恐怖的眼神耶,貌似预示着某种阴谋的样子……

  我小手一挥,好了,五个人同时消失在空气中,五个人里面自然包括我。其余的人目睹如此想象,面面相觑后选择不管了,对于我的神奇,他们已学会不再惊讶,如果某一天我身上不发生“怪事”,他们才惊讶呢!

  被血特龙不知用什么办法控制了心神的强者们由于血特龙已死,渐渐地恢复过来。恢复过来的他们自然对场地上壮观的局面感到惊讶,呵呵,没所谓,这里有足够的人分别向他们解释事情的经过。于是一时间,场地内热闹起来。

  然而望着虚空,有几个人却是在深思着的……

  紫音,你在哪里啊?这几个人心中微叹。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至少有一个小时了,众人解释完的解释完,听完的听完,由几位老前辈商量过,决定还是暂时离开这里,这次充满阴谋色彩的小型天阶神望交流终于在死的死,伤的伤中拉下了帷幕。这次交流会对各国的损失是无与伦比的,有相当一段长时间,各国是别想恢复元气了,而在交流会上,唯一占到便宜了的便是中国区,那简直是一个奇迹,因为这次去参加比赛,中国区竟无一人死亡,轻伤的人虽有,但那已可忽略不计了。

  正在大家准备离开这里时,空间突然撕裂了一条裂缝,有四个人狼狈跌撞而出,竟是四位王者。当空间一出现异动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提该警惕,尤其是天阶神望交流会上有封号的强者前辈们,有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他们这次可谓真是被血特龙的催眠弄怕了。但看到那几个人的身份时,大家不由放松警惕了,因为那几位正是随着紫音消失了的王者!

  汗!大家讪讪地收回绷紧了的身子,这几位老祖宗遇在一起,多高的防御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儿戏,不过为什么他们会如此狼狈呢?

  呃……

  仔细瞧瞧,除了梦华仙子还比较完整外,其余那三位都衣杉褴褛的,头发乱哄哄的样子,貌似像从贫民区里爬出来的乞丐般。

  他们是谁哪?

  众人不禁有兴趣来,纷纷在心中猜测,然而他们猜测不了多久,就被一人扬扬咧咧的骂声打断了,呃……那人貌似是四名王者中最糟糕的,看样子不知被谁修理得不轻啊!

  “他***,小紫音,我好心帮你找回老爸,没功劳也有苦劳吧,而且我与你老爸是什么关系,竟敢如此对我?叉叉的,别以为你变成与尊敬的菲比雪大人同一级数的存在我就会怕你……”

  “你省着点吧!”梦华仙子冷冷地打断道:“刚才又不见你骂得这么口响,是谁从一开打就火烧屁股般大叫投降的!”

  轩辕也是没好气的样子,“我的宝贝小紫音摆明是想找人来泄怒的,你正撞进她枪口,有什么好说的,可怜的是我这老头儿,这么大年纪还逼着动手,动手也就罢了,差点我这副老骨头就被拆了。”

  回想起不久前的一幕幕,三人仍心有余悸。

  当一进入紫音创造出来的意识世界时,二话不说,紫音连开口的机会也不留给他们,上来就打!她的打法是无差别的,弄得无辜的轩辕和梦华仙子为了自保,不得不掺上一份子。其实梦华仙子与轩辕也不能说是完全无辜的,轩辕的错误治法使紫音饱受精灵翅膀的痛苦,梦华仙子就更糟糕了,曾强暴过她,虽然嘴里没说,但任谁再大量,犯着这些也是不舒服的,这回好了,四个人同时找上门来了,不借机会p他们一顿,实在是对不起自己了!

  于是几个人便开始了一场史上最荒唐的超级p,四名王者对创世级天使……

  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堂堂的王者们惨败!

  王者与创世级天使虽然只差了个等级,但概念是

  完全不同的,实力的差距就明显摆在那里,而且自紫音成为创世级天使后,好像变得比以前更深不可测,仿佛一汪看不见底的清潭,当你越想看清它,却越看不清,当你发觉时,自身以被其吸引住了,不可自拔。现在的紫音给他们的感觉就是这样。

  高人行事,高不可测。

  紫音终于完全继承她母亲的血统,当她从炽天使觉醒时,便继承了来自母亲的所有智慧,别问我她是如何继承的,到了她们这程度的人,本来就是捉摸不透的。

  当四人累垮在地上时,紫音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眼睛忽闪忽闪的样子,似乎还想p下去,看得一众人直冒冷汗。

  还打?再打会闹出人命滴!某人心中哀鸣。

  别说,在p的过程中,有一个人是特别受到关照的,呵呵,这个人是谁,不用我说,大家肯定都知道了,所以他的抱怨声是最大的。

  打完后,紫音突然做了个动作,把众人惊呆了,紫音挽起额头上的青丝,俯身吻了下神王的额头,温柔的样子,几乎让人怀疑刚才那个一副想跟他们拼命样子的女孩子是不是她了。

  “父王,你不用说了,你想说的我大概已经知道了,我不怨你,真的,因为这不关你的事。”我温柔地道。

  “孩子,我对不起你!”神王哽咽道。

  “请别这么说,父王,我已经感应到母后对我的呼唤了,我想,从她那里,我会得到一切事情的答案吧。”

  “紫音……”

  “父王,刚才紫音的任性,请您原谅了,也算是紫音对你多年不育之恨的一个小小惩罚吧。”我吐了吐舌头,样子煞是可爱。自我变成创世级天使后,一直都是粉面煞气,样子冷漠,像是经过过无数沧海桑田。现在突来的可爱,才把我从“神”的地位拉了下来,证明我还是人来的,母亲是母亲,我是我,母亲是代表世上一切秩序的存在,而我,只是代表路紫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