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1/2)

加入书签

  娱乐圈向来是不缺演员的,每年中戏、上戏毕业一批不说,模特、歌手甚至选秀出来的草根也跟着凑热闹,前浪尚未拍在沙滩上,后浪已经追上来。成千上万的人为了一个角色勾心斗角,拼演技,拼相貌,拼爹,乃至于拼干爹,常常出现开拍前换演员的情况,而现在秦冉冉也遇到了。

  不过秦冉冉比较特殊,只是坐在场外,角色便从天而降。

  话说那天秦冉冉在场外看戏,赶巧导演训女演员,秦冉冉一时间五味陈杂,无奈一笑。这一笑啊,不说倾人城倾人国,只是唇角眉梢多了许多这个年龄不该有的酸涩与故事,和筱禾的境遇不谋而合。导演的眼睛霎时变得雪亮,就好像狼看见羊肉似的,恨不得连口水都滴下来。

  搞艺术的人时不时就会抽一下风,这一点大家都理解,但是不容易接受。要是放在平时,咱们走大街上有个人突然冒出来说姑娘你长得和我戏里的女主角一模一样,你跟我走吧,我们充其量骂一声神经病,扇一巴掌顶天了。可是当对象时秦冉冉的时候,或者说你当着人家林钒的面跟秦冉冉说这句话的时候,基本上可以说你是冒着生命危险的,林钒林大少好不容易把媳妇骗家里去,成天只对着他一个人笑对着他一个人哭,你却硬要把人家姑娘带到公众面前,这不是上赶着找林钒不痛快吗!

  林钒当时脸就拉下来了,要不是秦冉冉拦着,估计一脚就要踹导演脸上了。

  要说这导演也是个为了艺术不惜牺牲生命的主,明知道林钒是啥背景,还敢梗着脖子跟林钒讲道理:“她就是为了表演生的,你这样藏着掖着,根本是在谋杀人才!你太自私了!太自私了!”

  林钒也不含糊,反正他也不是啥读书人,骂起人来怎么痛快怎么骂,才不会考虑什么词文明什么词礼貌。“老子他妈的怎么自私了!照你这么说,非得让她大庭广众的和男人搂搂抱抱谈情说爱才是珍惜人才了!她的生命才精彩了!你tm的什么狗屁理论!”

  “总而言之,这部戏就是为她存在的,你不让她演,我这个导演也不当了,你们另谋他人去吧,赔死你!”

  “老子有的是钱,赔就赔了,老子把整个公司的钱都砸过来,就不信请不到合适的导演!妈的,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导演满大街都是!”

  “……”

  秦冉冉和叶开对视一眼,都觉得世界观哗啦啦碎了,这回连捡都捡不起来。

  导演是文明人,不和林钒一般见识,直接把问题抛给秦冉冉:“你想不想演戏!我看过你之前的作品,有灵性,有前途。你不能因为这个男人包了你就甘心呆在家里,万一哪天他腻了,不再包你了,你还怎么活!所以女人还是得有事业,自己赚了钱,男人什么的都是狗屁。你要是演了筱禾的角色肯定能大火,到时候你包十个小白脸都没问题!”

  冲着导演一派妇女之友的豪气,秦冉冉把林钒推到一边,同样豪气干云地拍胸脯:“导演,我演!”

  于是,秦冉冉挤掉了玉女掌门人,成为新一任筱禾。

  于是,林钒什么都没说,每天早上送秦冉冉去片场,晚上把人安全接回家。搂着打呼噜的秦冉冉睡觉,时不时充当按摩师。

  这期间,林老三林钽连唬带骗地娶回了岑豆,两个人蜜里调油,隔三差五回家秀恩爱刺激林钒,看着林钒牙疼上火,秦冉冉抽出一天来,热情地请两人回家吃饭。当岑豆与林钽再次进入相互喂饭模式时,秦冉冉微笑着给林钒讲了个典故:“天涯上有位能人总结出一条恩爱守恒定律:恩爱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凭空消失,它只能从正房转化给小三,或者从一个备胎转移到另一个备胎,在转化或转移的过程中,恩爱的总量不变。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秀恩爱死得快。”

  不能怪秦冉冉乌鸦嘴,没几天,林钽和岑豆果然吵了起来,险些离婚。亏得林钽够强大,力挽狂澜,没离成,只见了点血。

  秦冉冉听着林钒没人性的八卦他弟弟的倒霉消息,不厚道地吐了。

  看了这么多小说电视剧的亲们一定猜到了,秦冉冉这是怀孕了。可是林钒没咱们这么多常识,只以为秦冉冉吃坏了肚子,请来医生一看,好么,秦冉冉有了,一个半月。秦妈妈很开心,拎着全套的育儿大全和自己的经验跑到女儿房里,娘俩关上门聊了一个下午。这还不算,以前丈母娘见着林钒都是大气都不敢喘的,这回见着他劈头盖脸一通教训,这不准那不准,完了还告诉林钒,怀孕三个月之内不许同-床。

  林钒再次不淡定了。

  “医生说了,头三个月是危险期,坚决、绝对、不能拍戏!!!”

  秦冉冉凉凉地瞟了林钒一眼:“医生还说孕妇应该多运动,有助于生产。”

  “……要不咱们等孩子生完了再拍。”

  “上午拍戏下午休息,底线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