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扯着对方的衣服,在床上进行温柔的搏斗。

  外边天下还在下雪,四周还是漆黑片,夜深人静,可是在维纳斯城东北方差不多百公里的撤斯王国军营里,理查帐篷里的蜡烛依然燃点着。

  「王宫那儿怎么样?」

  理查面对着水晶球投射出来的影像说着。从那身影看起来,似乎又是上次的那个少男。

  「依然没有甚么动静。自从上前信件失窃的事情发生以后,睡房外经常有侍卫把守,我无法进去。」

  少男说。「虽然信件马上就被亚历山德拉找到,可是她已经开始怀疑身边的人。」

  「这没所谓,反正之前阿加莎给苏菲亚的信,还有苏菲亚的回信的内容我都知道了。她们心里在想甚么,我大概都知道了。」

  理查得意地说。「再说,自从上前以后,阿加莎也被我透过阿曼达慢慢地操控起来」

  「敢问陛下,为甚么自从上前以后,你就容许阿加莎远离阿曼达,直也没有再找寻她,加紧施法迷惑她呢?」

  「你这傢伙还真多管闲事的呢。」

  理查说。「如果这么轻易就把阿加莎征服过来,这有甚么难度?我就是要像钓鱼样,把鱼线暂时放松下,让她慢慢地挣扎,然后再过几天才再利用她自己本身的欲望折磨她的灵魂。再说,我背后还有更厉害的计划不过,这个无须向你交代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你马上滚回去继续收集情报,盯紧苏菲亚,看看她会想出甚么应对的方法。」

  「是的」

  於是影像消失,理查便把水晶球用布盖上,转身看,发现傑克已经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双眼凝望着理查,手抚摸着r棒,嘴角发出滛秽的笑声。理查言不发,手掌轻轻的拍拉声,身上的衣物便消失了。赤裸裸的他就抓起粗壮的r棒,如同野兽般蹼向傑克,把他抓起来,将r棒狠狠的塞进眼里。

  「陛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除了放声尖叫以外,傑克便只好任由理查的r棒朝着肛门疯狂地攻击,下体的r棒跟随着屁股摇摆。

  「理查!」

  就在这时候,不识趣的维吉尼亚又闯进来了,冷酷的语气马上就打断了理查和傑克的欲火。

  「又怎么了?」

  理查不耐烦地说。

  「难道你不知道了吗?探子回报,尼白地王国军队可能已经开始计划展开反攻,向我军於维纳斯城城外的驻军展开偷袭;其他将领都去了开会了,怎么身为国王的你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在这儿干炮?」

  维吉尼亚严厉地斥责说。

  「你们这些女人真是无知。」

  理查说,r棒依然没有离开傑克的肛门。「我就是要让他们攻过来。」

  「你这样说到底是甚么意思?」

  「这与你无关。」

  理查粗鲁地说。「还不给我滚出去,我正在性茭呢。」

  「可恶的傢伙」

  维吉尼亚只好转身离去,步出帐篷,长靴踏着堆满雪的土地,返回自己的帐篷。虽然她与理查名义上是两夫妻,但是自从来到军营以后,二人直分开帐篷就寝;在返回营帐的路上,维吉尼亚心里直在猜想着理查下步的行动,可是就是搞不通。「到底他发甚么疯了?竟然让自己的前线的军队挨打,明知对方有所行动也不加理会」

  到了早晨,雨雪终於暂时停住,新的天马上又来临了;不过这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虽然已经是早上六时三十分,但是维纳斯城四周依然黑漆漆的,太阳仍未露面。

  在寒冷的早晨,阿加莎在玛丽亚那张长两米阔三米的软垫床上醒过来。平日她的小队应当在清晨就要到城楼值班,但是由於今天他们负责特殊的任务,因此便得到睡觉时间较长的优待。

  阿加莎睁开双眼,往右边看,发现玛丽亚早就醒过来了,全身赤裸,下体用被子盖着,|乳|头在双手的遮掩中约隐约现,坐在她的旁边,手抚摸着阿加莎金黄铯的长发,嘴角微笑着说:「早安,阿加莎。」

  「玛丽亚这么早就起床了吗?」

  阿加莎轻声地问,手拉着玛丽亚嫰滑的手,轻轻地抚摸。

  「反正昨晚也只有你个顾客而已,而且昨晚又睡得早,所以今天就早起床了。」

  玛丽亚说。「再说,男女护士都被调到去城墙那边当值,待会儿我还要去医院当值呢。」

  「是吗」

  阿加莎说,双手慢慢地拉开被子,露出赤裸的r棒,站在地上,戴上|乳|罩,穿上内裤,然后再穿衣服。「我也要去工作了。」

  「这次我真的搞不通;黑兹尔将军到底在想甚么,竟然把你的炮兵队也编入这次的特别行动队伍当中的呢?」

  「也许她想找个机会让我立功吧。」

  虽然阿加莎口里这样说,但是她心里也猜得到,这样的决定也许是与阿曼达有关;可是阿加莎就是不知道,如此的安排,到底又有甚么目的。

  「那么如果你真的立了军功的话,」

  玛丽亚微笑着说,「他日晋升成为上尉的时候,你可要僱用我当王室的私妓啊;我好歹也让你在我的床上睡了个星期。」

  「知道了」

  「总言之,阿加莎,这次你可要小心啊。」

  「我知道了。」

  於是阿加莎便穿上厚外衣,右手拿起剑鞘,向玛丽亚道别,然后拉开房门,在玛丽亚的眼前消失。

  直到七时十互分左右,阿加莎连同八名属下,推着大炮,来到城门前集合。

  阿加莎骑在库克的背上,走在前面,后方有个女兵和个男兵骑着马跟上;马的背后都绑上绳子,拉着大炮。可是由於马匹不够,其余两支大炮便得由士兵们轮流推动;另外各人还要携带弹药,把背包塞得满满,加上地上满是积雪,四周依然黑漆漆的,使得行动比较缓慢。

  「阿加莎中尉,你的炮兵队跟其余两支炮兵队跟在突击队伍的最后吧。」

  「是的。」

  於是,在指挥军的吩咐之下,结集在城门前的六队步兵首先静静地推开城门,披上白色的大衣,在雪地上缓缓地向前推进;接着是三队骑兵,士兵都从马鞍走下来,拉着马儿,在雪地上慢慢地行走;最后才是炮兵队三队炮兵。

  整个突击小队加起来也只有二百五十人而己,很多都是步兵,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手持火枪,有的人只是拿着弓箭而已。

  离开城门,三队炮兵队以飞燕阵列的型式向前推进;阿加莎的小队位处左翼。

  她手持火把,走在前头,为炮兵引路。

  「好了,停下来,调校大炮的位置,瞄准对方在森林里的军营。」

  阿加莎看见前方的骑兵向她举起火把示意,便吩咐士兵停下来。在不知不觉之间,他们已经走进了佈满积雪的针叶林,在树丛当中隐约看见敌方的营帐。

  「快把火把熄灭吧。」

  阿加莎从马鞍上跳下来,用雪盖在火把上,火就熄灭了。没多久,士兵们就把大炮安置好,角度也调校好了,切准备就绪。

  「好了,赶快趴下来找掩护,不要让敌方发现。」

  阿加莎说,自己则躲在树干后,从马鞍的背包里掏出支单筒望远镜,朝着营帐眺望。在撤斯王国军营的火光映照之下,她隐约看见营帐的位置,注意到附近大约有最少八名士兵在营帐外驻守。

  「为甚么这个营帐的外边会有这么多的士兵把守?里面必定是摆放了些甚么东西,或是甚么将领的寝室。」

  於是,阿加莎便下令:「把大炮的角度调校下吧,炮口首先瞄准着那营帐,然后上弹」

  就在这时候,前方的步兵队忽然传来号角的声响。

  「是开火的讯号,马上向那营帐开火吧!」

  阿加莎急忙地说。炮兵队伍瞬间变得忙乱起来。阿加莎马上拿起炮弹,塞进炮口,然后士兵就点火,营帐就被撃中,撤斯王国的士兵马上落荒而逃。

  「阿加莎中尉,你看啊!」

  个女兵指着营帐说。阿加莎朝着远方眺望,发现当炮弹撃中营帐的瞬间,连串的爆炸就「轰隆」的响起,冒出黄铯的火焰,照亮了黑夜,也吓跑了敌军;大火马上就往四周漫延,整个军营忽然变成片火海。以此营帐的面积看起来,最少也能容下五千多名士兵,而且爆炸的规模亦能显示里面收藏了大量的火药,可是现在都毁於旦。

  「阿加莎中尉!你果然没有猜错,那儿是敌方的火药库。我们撃中了敌人的火药库了!」

  女兵兴奋地说。步兵和骑兵马上冲上前杀敌,敌军四散;短短五分钟之间,前方已经传来胜利的欢呼声。

  「但是,」

  阿加莎却冷疑惑地问,「为什么当炮弹撃中的那刻,在炮弹还未爆炸以前,营帐内就传来接二连三的爆炸?再说,火势的高速漫延实在很不寻常」

  的确,阿加莎的怀疑言之有理;可是,在此时此刻,根本没有人会理会这些事情,因为大家都被胜利沖昏了头脑,只管高呼「阿加莎中尉万岁」,却不知道已经中计了。

  接下来的星期,尼白地王国向城外大量增兵,趁着撒斯王国西面的兵营遭到重创,兵力溃散,就把攻撃力转移至东面;由於孤立无援,东面的基地也摧毁了,余下的敌军都逃到北方的森林里,单是投降的人已经达到二千五百人。

  由於前线频频传来战胜的消息,维纳斯城的四周忽然都充满了庆祝的欢呼声。

  阿加莎的小队被调回防守的岗位,没有再参与前线的攻击;由於阿加莎成为了突击任务当中大破敌军阵地的功臣,她变得比以前更受欢迎,可是知道事有蹊跷的她,却没有如常的表现出骄傲自大不可世的样子,反而时时刻刻的思考着这事情,就是在爱的时候也不例外。

  「啊啊啊啊啊你说的是啊,真的吗啊啊」

  玛丽亚躺在床上,双腿夹着阿加莎的臀部,双手抓着阿加莎的|乳|房,边呻吟,边轻声地说。

  「是的啊,你也知道,我的眼睛看东西十分清楚的。」

  阿加莎的左手掐住玛丽亚粉红色的大|乳|头,r棒插在玛丽亚的荫道里,右手爱抚着玛丽亚的阴,嘴唇贴着玛丽亚的脸颊,轻声地回答道。「当炮弹还未爆炸的时候,营帐就爆炸了接下来整个敌军军营也变成片火海」

  「啊啊啊可是,如果这是陷阱的话」

  玛丽亚说,「军方必定会发现的,最起码也会啊啊,找到火水的痕迹」

  「玛丽亚,要使火迅速漫延,当然要用火水柴枝等易燃物体」

  阿加莎说,「不过魔法产生的火焰可以使这些证据都全部消失。」

  「甚么啊啊啊啊」

  玛丽亚滛叫的声音忽然愈来愈大,嘴巴甚至还尖叫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痛了你?」

  阿加莎紧张地问。

  「啊啊不是啊啊啊啊啊滛水射了」

  「滛水要喷出来了吗?那就喷发吧。」

  於是阿加莎把r棒从荫道里抽出来,双膝跪在床上,舌头舔弄着湿润的荫唇,刺激着玛丽亚的神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滛水如同喷泉样,从前庭大腺爆发,喷满阿加莎的脸儿,部分则被阿加莎飢饿的嘴巴吞嚥下去。

  当滛水喷发结束的时候,阿加莎的脸儿已经盖上了层滛水,玛丽亚的荫唇也红起来,全身乏力,双眼凝视着阿加莎滛秽的脸儿。

  「好喝吗」

  「味道还不错呢。」

  「那么现在该你射了吧。」

  「好了,现在轮到我请你喝液吧。」

  正当阿加莎走上前,手拿着如同钢铁般坚硬的r棒,要把竃头塞入玛丽亚的嘴巴之前,玛丽亚却说:「等下」

  「怎么了?」

  「别这么着急吧,再谈话下先玩|乳|交吧。」

  「好吧。」

  於是阿加莎张开双腿,坐在阿加莎的腹部,双手抓起玛丽亚的巨|乳|,夹着自己的r棒,温柔地磨擦着竃头。

  「说起来」

  玛丽亚说。「你到目前为止,手上并没有甚么实质证据了吧?」

  「是的不过,当火熄灭以后,我发现,」

  阿加莎说。「撒斯王国军队的马车撤退时留下的车痕,都是齐整的,看起来似乎是有计划地撤退。」

  「但是啊啊,他们到底想干甚么呢?」

  玛丽亚说。「无故使你立下大功,然后又假装溃败而撤退是为了甚么?」

  「我不知道」

  阿加莎说。「好了,现在可以插进嘴巴里了吗?」

  「可以了」

  玛丽亚主动伸出手,拉着阿加莎的r棒,张开嘴巴,嘴唇贴着竃头,把竃头含起来;接着阿加莎顺势把r棒往前推,r棒便整根没入。

  「很温暖呢」

  阿加莎的右手抚摸着玛丽亚的脸儿,左手拉着她的长发,嘴巴发出滛秽的笑声。玛丽亚的双手把r棒抓着套弄起来,舌头舔弄着r棒,使得r棒变得愈来愈热。

  「好了,差不多了」

  阿加莎把r棒从玛丽亚的嘴巴里退出来,竃头贴着嘴唇,手轻轻的抚摸;火红色的r棒和竃头末端透明的液体,显示精已经触即发。玛丽亚伸出舌头,继续舔弄着竃头,贪婪的眼神凝视着阿加莎的双眼。

  「玛丽亚,你知道吗?虽然军营里的军妓很多,可是你是唯个可以谈心的军妓。」

  阿加莎说。

  「这当然啦,我可是最诱人的那个。」

  玛丽亚笑着回答说。

  「别自吹自擂吧。我们之所以如此相熟,是因为我们在军校的时候就已经相识了」

  「是啊所以呢,在服役完毕以后,你要履行诺言,让我当你的私妓啊。」

  「这当然。啊别说那么多了,我快忍不住」

  「那么就射出来吧,我最喜欢就是吞精的了」

  「知道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液便冲出竃头,如同香槟样,朝着玛丽亚洁白的脸儿胡乱喷射。液首先射进玛丽亚的嘴巴,有的落在鼻樑嘴唇和下巴上;然后喷射在脸颊和眼睛上,接着是额头和头发,最后又喷射在嘴巴里。玛丽亚的脸儿马上便盖上层纯洁的液。

  「玛丽亚,」

  看见玛丽亚沾满液的脸儿,阿加莎低下头来,嘴唇亲吻那沾满液的脸儿,舌头轻轻地舔弄,品尝自己的液的味道。玛丽亚张开双臂,搂紧阿加莎的纤腰;然后阿加莎又拥抱着玛丽亚,二人缠绕在起,舌头互相交缠,湿吻起来。

  可是,就在阿加莎和玛丽亚还在亲热的时候,房门就传来敲门的声音。

  「甚么事?」

  玛丽亚问。

  「阿加莎中尉和玛丽亚少尉在吗?」

  位男兵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虽然玛丽亚是军妓,但是亦曾受训於军校,军妓与普通士兵样亦须作战,因此她也拥有军阶的头衔。

  「黑兹尔将军和丹尼斯将军下令,由於战事顺利,为了尽快把阿曼达大人送抵尼白地城,向女王陛下汇报,因此凡跟随黑兹尔将军的战船前来维纳斯城的士兵,在三天之后,趁着补给舰队回航,战船将同返回尼白地城,所有士兵要回船启程回航。」

  「甚么?黑兹尔将军怎可以如此行的呢?」

  玛丽亚惊讶地说。「虽然回去的船也只有艘,但是才刚撃退了敌军,将军就急着返回尼白地城,没有留下来继续乘胜追撃,这似乎不太好。」

  「是的。」

  阿加莎心里想:这显然是阿曼达出的主意。也许阿曼达想找个机会前往尼白地城;可是,至於阿曼达详细的计划,她就不知道了。她只能寄望在返回尼白地城以后,苏菲亚可以想出对策应付。

  尼白地城紧张的气氛依然没有减退。因为星期天的关系,亚历山德拉和马丁得以在繁忙当中真正休息整天。而马丁消遗娱乐的活动,如既往,还是在自己的床上进行。

  娇吟的声音再次在马丁的房间里响起;在那宽敞的床上,马丁纤幼的身躯如同三文治般被夹起来。在马丁的背后,巴里张开双臂,温柔地搂着马丁的纤腰,r棒在肛门里兴奋地抽锸,发出轻声的呻吟;至於面前则是尼古拉斯,屁眼被马丁的r棒佔据了,软绵绵的躺在床上,抚摸着自己的r棒,与马丁同放声娇吟。

  「啊,马丁,你还在做嗳吗?」

  亚历山德拉推开房门,走进房间,来到床边,好像有甚么要跟马丁说似的。

  「亲爱的啊啊啊,你找我吗?」

  「算了吧,等你精以后再说吧,我就坐在旁边等待。」

  亚历山德拉温柔地笑着说。事实上,她之所以愿意等待,还不是为了满足内心的欲,希望能够静静地欣赏马丁与这两个滛荡的少男性茭的样子。

  「啊啊啊好吧。」

  马丁说。「啊啊巴里,先把r棒退出来」

  於是巴里便把r棒从马丁的屁眼抽出;马丁亦把r棒从尼古拉斯的屁眼退出。

  巴里和尼古拉斯就坐在床上,双手抓着对方的r棒和阴囊,温柔地爱抚。至於马丁,则把r棒拿到他们的面前,巴里和尼古拉斯就争先恐后的伸出舌头舔弄那嫰滑的竃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

  液下子就从马丁的竃头爆发,射在两位少男的脸儿上;他们张开嘴巴,放声娇吟,争相接过四溅的液。液马上就浇在巴里和尼古拉斯的脸颊,眼睛和鼻子也不例外。当精结束的时候,巴里和尼古拉斯的脸儿已经被液浸滛了,如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