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克里斯廷公主和巴里王子,晚上好。这位女士必定是你们的朋友了吧。请问阁下高姓大名?」

  「她叫玛丽亚玛丽亚,还是你作出简短的自我介绍吧,每个宾客进去宴会厅的时候,仆人也必须先向众人宣佈次她的身份。」

  阿加莎说。

  「哦我是玛丽亚。摩利臣少尉,隶属北勒斯弗蒂海军第十八水师,在军中担任军妓。」

  於是,女仆便敲响摇铃,高声地说:「恭迎尼白地王国谭邦尼王室阿加莎公主殿下霍伦约特王国巴尔亚斯王室克里斯廷公主殿下,尼白地王国格兰王室巴里王子殿下,以及北勒斯弗蒂海军第十八水师玛丽亚少尉阁下莅临出席宴会。」

  「妈爸,这是玛丽亚。」

  阿加莎首先带着克里斯廷巴里和玛丽亚向亚历山德拉马丁还有罗伯特打招呼。

  「你好。欢迎你来出席宴会。」

  亚历山德拉说。「好了,阿加莎,你们先找个座位坐下吧,宴会即将要开始了。」

  「那么,「她」何时会来到?」

  阿加莎贴着亚历山德拉的耳边,轻声地问。

  「罗斯玛丽已经去了亲自迎接,你还是先坐下来吧,待会儿再说。」

  於是,阿加莎便与克里斯廷巴里和玛丽亚就坐;不过,当阿加莎才刚坐下的时候,就听见苏菲亚呼叫她的名字,於是又站起来。苏菲亚牵着西莉亚的手,穿着条绿色的长裙,双|乳|的|乳|头彷彿快要露出来了,身上散发出清幽的香气。至於西莉亚,也穿上了套紫色的裙子;不过她毕竟不是真正的女性,而是人妖,因此也跟其他男性样,按照传统穿着短裙。

  「阿加莎。」

  「呵呵,老师,你和西莉亚的|乳|房还真够「凸出」呢。」

  阿加莎笑着说,眼神注视着眼前两双美|乳|,双手按在苏菲亚和西莉亚的胸前,掏进衣领里,温柔地抚摸着嫰滑的双|乳|。

  「阿加莎你干甚么了?知不知道这样是十分无礼的事情?」

  苏菲亚说,脸颊发红,眼神尴尬。然而,西莉亚的脸儿上却露出甜美的笑容。

  「怎么了?老师,你不喜欢吗」

  「别玩了!你这滛秽的傢伙可不可以庄重点?」

  苏菲亚急忙推开阿加莎的手,按着胸口,马上又责备了阿加莎顿。「待会儿阿曼达就会进场的了,你要加倍留神。」

  「知道了,知道了。」

  於是阿加莎便返回座位上就坐,吩咐仆人为她斟了点儿的葡萄酒;这时候,在黑兹尔丹尼斯连同多名侍卫的陪同之下,全身赤裸的阿曼达便众目睽睽的踏步闯进宴会厅。

  「恭迎尼白地王国枢密院院长威尔逊女男爵黑兹尔上将阁下,尼白地王国北勒斯弗蒂海军总司令丹尼斯少将阁下,尼白地王国树精灵阿曼达阁下莅临出席宴会。」

  宴会厅内宾客的谈话声忽然消失了,音乐也停止下来,所有宾客都把目光集中在阿曼达的身上。阿曼达懒洋洋的站在树根上,树根如同人类的双腿般在地上爬下;虽然速度不快,可是每走步,已经是两码多远。这下她那四双手不再是套弄自己下体的大r棒,也没有爱抚阴或是挤弄双|乳|,却是抓着那几条从树干长出来的r棒,另外还有好几条末端各接上张仿如人类的红唇的物体的红色吸管。她的|乳|房上洒上了液,白色的肌肤和粉红色的大|乳|头如同沾满水珠的苹果样晶莹剔透。下体的r棒虽然发软了,依然显得很长,竃头靠在大腿旁;粉嫰的荫唇还隐约滴出液和滛水的混合液。

  「咦,那就是阿曼达了吗?」

  玛丽亚指着阿曼达,对阿加莎问。「其实她也没有甚么特别而已,还不是跟你样都是双性的。」

  「呵,是吗。」

  虽然玛丽亚的说话表面听起来有点儿幼稚,可是阿加莎却觉得如此的说话才能特显出玛丽亚坦白和直率的性格。

  「女王陛下!」

  黑兹尔和丹尼斯走上前,向亚历山德拉问好。亚历山德拉从座位上站起来,张开双臂,拥抱黑兹尔,又温柔地说:「辛苦你们了,路上切都还好吧。」

  「陛下,让我来为你介绍,这位就是树精灵阿曼达。」

  黑兹尔说。从她那异常兴奋的眼神当中,亚历山德拉就知道黑兹尔早就已经被阿曼达迷惑了;不过她却假装甚么不知道。她小心翼翼地凝视着阿曼达的双目,踱步缓缓地走上前。

  「爸,那就是树精灵了吗?可不可以去摸下她的下体?」

  罗伯特看见阿曼达全身赤裸的样子,就感到好奇,想走上前抚摸下,可是马上就被马丁拉住了。

  「罗伯特,不要乱动。树精灵不喜欢被人类随便抚摸的;要是你激怒了她的话,说不定她会打你的屁股」

  「打屁股?是用皮鞭还是用木尺?打屁股以后,会不会插屁眼的?」

  罗伯特高兴地问。这滛秽的小男孩明显地完全继承了他的父亲喜欢被凌辱的天性。

  「这个嘛她可能会咬你的具的。」

  「甚么?」

  这下子罗伯特终於感到害怕了,马上靠在马丁的怀里,双手按着下体。

  「你好。」

  亚历山德拉脸上挤出微笑,伸出手,想与阿曼达握手;可是,她却没想到阿曼达竟然把下体的r棒伸前,放在亚历山德拉的手上。亚历山德拉忽然吓呆了。

  「怎么了?女王陛下,你不喜欢我的r棒了吗?」

  「当然不是你的r棒长得真迷人。」

  亚历山德拉冷静地回应。

  「既然如此,你就应当按照习俗,跪下来用舌头把我的竃头舔下吧。」

  阿曼达笑着说,手抚摸着亚历山德拉的长发。亚历山德拉回头往苏菲亚的方向朝望,眨动眼睛,打眼色。苏菲亚点头,神情凝重,暗示亚历山德拉只好小心翼翼的顺从阿曼达的意思照样做。於是亚历山德拉就跪在地上,双手抓着面前的r棒,轻轻地舔弄火红色的竃头,双眼凝视着阿曼达美丽的面孔。

  「哈哈,这样就对了。这样的听话的女王才像话的啊。」

  阿曼达笑着说,语气明显地带有侮辱,使得在场的宾客都感到不安。在瞬间,r棒就马上挺直起来。

  「那傢伙的说话也实在太过分了吧。」

  阿加莎自言自语的说,语气极为不满。

  「咦,陛下,那男人是你的丈夫巴里了吧?至於那男孩就是你的儿子罗伯特了吧?」

  阿曼达问,舌头舔着嘴唇,笑着,眼神图谋不轨。

  「是的」

  亚历山德拉心里感到诧异;她没想到阿曼达马上就知道了巴里和罗伯特的身份。

  「请你代我向你的儿子说,我是不会咬他的r棒的;还有,如果想尝尝屁眼被干的快感的话,姊姊可以帮她下。」

  阿曼达高声的说,眼神盯着罗伯特的脸儿,心里显然地不怀好意。

  「真的吗?」

  罗伯特忽然又要兴奋起来,想走上前,不过又被马丁拉住了。

  「恭迎尼白地王国艾丽丝公主殿下,尼白地王国罗斯玛丽小姐,尼白地王国王室家庭教师尼古拉斯先生,尼白地王国树精灵杰娜莅临宴会。」

  就在这时候,罗斯玛丽艾丽丝和尼古拉斯带着另个树精灵,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入宴会厅里;宾客们都目瞪口呆,音乐再次停住了,就是阿曼达也吓了跳。

  「甚么?这是从那儿找回来的树精灵?」

  在背后操控阿曼达的理查没有想到,苏菲亚竟然找了另个树精灵来到王宫里,想在魔法力量上与阿曼达抗衡。

  那树精灵名为杰娜,个子与阿曼达差不多高大,赤裸的身体也是懒洋洋的坐在树根上,慢慢地行走。她长着又长又直的棕黄铯秀发,|乳|房长得比椰子还要大,皮肤看起来比白雪还要白;长着双绿色的杏眼,光滑的脸儿上残留着点液,嘴角还流出白色的浓精,红唇之间还伸出条滛舌,指着阿曼达的r棒,眼神充满诱异。她的下体长着根洁白的大r棒,底下的荫唇还包裹着根r棒;那r棒是从树干里长出来的。杰娜的两旁尽是自己树干长出来的r棒,两双手不停地套弄着它们,嘴巴偶然还发出高声的娇吟。

  「女王陛下,晚上好。」

  杰娜走到来亚历山德拉的面前,r棒轻轻的把阿曼达推开了,从树上走下来,向亚历山德拉问好。

  「杰娜,欢迎你来。」

  亚历山德拉便弯腰,张开嘴巴,伸出舌头,温柔地舔弄杰娜的竃头,把竃头含起来,慢慢地品嚐。

  「你好,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这时候,杰娜又问站在身旁的阿曼达,根r棒靠在阿曼达的脸儿上,语气充斥着隐约的敌意。

  「阿曼达」

  阿曼达回应说。

  「既然你们也是树精灵,不如就坐在起吧,待会儿慢慢的交谈。」

  亚历山德拉说。於是她就引领二人,坐在她的对面,然后又站起来,高举酒杯,对宾客们说:「好了,各位,在开始享用膳食以前,请大家先为这次凯旋而归的黑兹尔上将丹尼斯少将还有所有的士兵亁杯吧!」

  「乾杯!」

  「也为这位从撒斯王国手里被拯救出来的树精灵阿曼达乾杯吧!」

  「乾杯!」

  「好了,今晚吃的是自助餐,现在请大家自行挑选食物和饮料吧。」

  於是,仆人们便逐把旁边的长桌上餐盘的盖子逐翻开;餐汤是罗宋汤,冷盘有尼白地王国的鲑鱼鲍鱼刺身,还有龙虾和各式各样的沙拉,主菜则有葡汁焗四蔬牛排烧羊腿和黑毛猪火腿;不过最多的还是甜品,有芝士蛋糕,也有松饼焦糖奶油苹果馅饼葡萄酒甜食草莓馅饼丹麦酥皮甜饼和花式小榚饼,另外还有葡萄和橙,全部都是从南方运过来的。

  没多久,阿加莎便拿着双盛满食物的碟子回来;单是生菜已经佔了碟子的半,余下的地方都堆满着刺身。

  「你们要不要来点?」

  「给我件鲑鱼刺身吧。」

  克里斯廷说。「玛丽亚,你要不要也来点?」

  「不用了,我待会儿再去拿吧。」

  玛丽亚说,手里拿着麵包,泡在罗宋汤里,慢慢地品嚐。

  然而,阿曼达似乎不太喜欢宴会上的膳食。除了麵包和汤以外,就只是吃了点生菜;至於肉类,甚至半块也吃不下。相反地,坐在旁边的杰娜似乎很喜欢冷盘的鲑鱼刺身。

  「阿曼达,是不是这儿的食物不合口味?」

  马丁看见阿曼达的碟子空空如也,就开腔问。

  「难道你们不知道液|乳|汁和滛水才是树精灵的食粮吗?你说那些东西又怎能吞嚥下去呢?」

  阿曼达不满地说。

  「可是,阿曼达,你的同胞杰娜似乎对於人类的食物十分习惯。」

  亚历山德拉说。

  「就是嘛,你为何不嚐口那些鱼生呢?」

  杰娜微笑着说,心里暗暗的偷笑。

  「我不管,你们要马上为我安排液,我已经饿得发疯了。」

  於是阿曼达把她的目光转移至马丁身旁的小男孩罗伯特身上。罗伯特的樱桃小嘴里正含着根长条状的麵包,吸吮麵包里的汤汁,如同在吸吮r棒的液样。

  「罗伯特,你别再玩了吧,要吃就马上把麵包吞下去,这麵包可不是r棒」

  「国王陛下,你不要责备他了吧,他还年幼呢。」

  阿曼达的语气忽然变得温柔起来,双眼凝视着罗伯特的脸儿;罗伯特看见阿曼达美丽的样子,又看见下体那根巨大的r棒,自己的具马上就充血,r棒也挺直起来了。阿曼达又对罗伯特说:「小王子,不如这样吧,我们来个公平交易;你给我精,我就喂你喝我的液,好吗?」

  亚历山德拉和马丁马上意识到有点不妥。不过,他们还未来得及反应,机警的杰娜马上就开腔说话了。

  「罗伯特王子,这样吧,如果你真的想喝液,被插屁眼,被颜射的话,我现在就来满足下你的欲望吧,你甚么也不用付出,只要给我干就好了。」

  显然,杰娜的引诱对於罗伯特来说,绝对比阿曼达来得更要吸引。

  「可是,妈,爸我,可以跟这位姊姊做嗳吗?」

  罗伯特问。

  「当然可以,只要你听话就好了。」

  亚历山德拉说。虽然,她对於杰娜亦非完全的信任,但是与阿曼达相较起来,让罗伯特与她爱会来得比较安全。於是,罗伯特便放在汤匙和麵包,绕过桌子,来到杰娜的身旁,靠在她的怀里。

  「阿曼达,看到了吗?色诱孩子应当这样才行的啊。」

  杰娜沾沾自喜的对阿曼达说;阿曼达心里虽然气愤,脸上依然勉强挤出笑容,掩饰着心里的不满。

  杰娜揭起罗伯特的短裙,手伸入内裤,温柔地爱抚,然后把内裤拉下,便在裙子的遮掩之下,把r棒插入屁眼。罗伯特的屁股上下规晃,嘴巴发出高声的呻吟;r棒在短裙的遮蔽之下若隐若现,脸儿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可是,看见罗伯特幸福的样子,阿曼达更感到气愤。

  「这样吧,阿曼达,如果你真的饿了,我就吩咐几个仆人侍卫或是妓女男妓过来喂饲你,好吗?」

  亚历山德拉问。

  「好吧好吧。」

  吃不惯肉类的阿曼达只好答应亚历山德拉的提议。

  就在罗伯特还在干炮的同时,罗斯玛丽拿了碟沙拉走过来,坐在阿加莎的对面。艾丽丝和尼古拉斯则坐在她的旁边。当罗斯玛丽就坐以后,阿加莎马上就开腔对她说:「罗斯玛丽,看来那傢伙还真能够帮得上忙呢。你看,罗伯特似乎很喜欢她。」

  「其实这也是妈和爸的主意,我只是负责去迎接她回来而已。」

  罗斯玛丽说。

  「不过,无论如何,她的力量只能用於辅助;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当然明白。」

  阿加莎说。

  於是,阿加莎克里斯廷巴里罗斯玛丽艾丽丝和玛丽亚便边吃,边谈话,有讲有笑,可是尼古拉斯却没有甚么机会说话,只是在旁直的听。

  「对了,玛丽亚,你知不知道为甚么在宴会上女人都穿长裙,而男人都穿短裙呢?」

  艾丽丝问。

  「不知道」

  「其实,这也只是为了放便性茭而已。」

  罗斯玛丽说。「般来说,宴会要到晚上十点以后,才会进入爱派对的时段;在这以前,如果宾客随意的性茭,就是不庄重了。因此,为了在宴会进行期间也能够随心所欲的性茭,女人就要穿长裙,当性茭的时候便可以」

  「不如这样吧,我们来个示范。」

  克里斯廷说,双手忽然抓着巴里,把他推倒,压在椅子上,然后就揭起长裙,盖着巴里的短裙子。

  「克里斯廷,别这么着急吧,你的内裤还未脱下呢。」

  巴里笑着说,手伸入克里斯廷的长裙里,温柔地拉下她的内裤。

  「咦,巴里,原来你今晚没有穿内裤呢。」

  克里斯廷亦把手伸入巴里的下体抚摸,抓着r棒,就拉着竃头,在长裙的遮蔽之下,插入荫道。

  「哎呀,你别这么大力吧温柔点儿好不好?」

  巴里撒娇的说。

  「别吵吧你真是麻烦呢」

  这时候,玛丽亚又笑起来。

  「好了好了,克里斯廷,别搞巴里了吧,要不然他现在把液射光了,待会儿我们就不能玩乐了。」

  阿加莎拍着克里斯廷的肩膀,温柔地笑着说。於是克里斯廷只好暂且放过巴里,把竃头从荫唇间抽出,穿好内裤,扶起巴里软弱的身躯。

  「好了,我们再去拿点东西吃吧。」

  时间马上就到十点了,部分宾客已经开始离去。

  「我亲爱的小王子,你还要点馅饼吗?」

  杰娜的嘴唇靠在罗伯特的耳边,温柔地问,双手抓着罗伯特的臀部和小r棒,另外两只手则分别拿着馅饼和抓着根大r棒。

  「不用了我只要液」

  罗伯特张开沾满液的红唇,轻声地说。穿着裙子的他,脸儿都被杰娜的r棒喷满了液,肛门的浓精被填得满满的,下体的r棒也喷射了两次,全部都落在杰娜的双|乳|和脸上,还末被抹去。那狭小的肛门里,插着根粗大的白色r棒;那是从杰娜下体长出来的r棒。至於自己的小r棒和小阴囊亦被根黑色的r棒射得白浊片,如同沾满了水珠的葡萄样诱人。

  「杰娜,你就尽管给他精最后次吧,反正罗伯特今晚这么乖巧,就当是奖励他吧。」

  「既然国王如此的说,那我也只好照样做吧。好了,小王子,张开嘴巴高声娇吟吧。」

  杰娜话音未落,股白色的液已经如同喷泉般从罗伯待眼前的r棒释出,狠狠地射在这只有十岁的小男孩的白色的脸儿上;罗伯特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尝试把液接过,不过最后还是有半的液落在他的脸儿上。

  「好了,罗伯特,现在也是睡觉的时候了吧。」

  亚历山德拉说。「马丁,你就送他回去房间吧,然后回来,爱派对马上就要开始了。」

  「好吧,罗伯特,快点向杰娜姊姊说声「晚安」吧。」

  马丁说,双手抱起罗伯特发软的身体;当杰娜把r棒从罗伯特的肛门里抽出来的时候,液便如同瀑布般泻下。为免浪费,马丁就把罗伯特放在桌子上,揭起他的短裙,把他那沾满液的屁眼舔乾净,然后为他穿上内裤。

  「晚安了,罗伯特。明天我们再继续吧。」

  杰娜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