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如此舒适的生活,在王国里得到人民的尊重和爱戴呢!难道现在为她献上自己的液|乳|汁和滛水也有问题了吗?」

  「可是,若是她真的发狂,把我们强犦的话」

  「那就当成是现b了吧!反正我们也常常交合,只是阿加莎在床上从来不会对我们粗暴而已。」

  「你说得对那么,就照你的意思吧。」

  克里斯廷担忧地凝视着在花园另边的阿加莎;这时候,罗伯特身上的衣物全部都被脱光了,本来的背侧体位也换成是男上位了。他躺在地上,双脚张开,身体和荫茎不停地前后晃动,嘴巴高声地呻吟起来,因为西莉亚的r棒已经在屁眼里疯狂地激射起来了。

  「我们也来了。」

  马丁的r棒亦激烈地拍打着罗伯特这小男孩滑嫰的面颊,把白色的液射在他的嘴巴里,当然还有不少落在脸儿眼皮额头鼻子和头发上。至于阿加莎,则比马丁更狠,干脆把r棒瞄准他的小肉茎,疯狂的拍打他的竃头,把白色的液射在这幼嫰的具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性茭还未结束。当三根成熟的r棒的精都停止下来以后,马丁就扶起罗伯特软弱无力的身躯;接着,阿加莎西莉亚和马丁便争先恐后的趴下来,伸出舌头和手,舔弄和套弄那根沾满了阿加莎的液,虽然幼嫰,却已经挺直起来的小r棒。

  「啊我也要射了」

  股童精便从粉红的竃头冲出来,在空中里胡乱喷射;虽然液不多,而且精也只是维持了十秒左右,便全然停止,但是这可爱的小男孩精时r棒摇来摇去的样子,已经能够在视觉上满足这三位成丨人的欲望。

  「爸我很累呢」

  已经体力透支的罗伯特,沾满液的脸儿伏在马丁的胸前喘息。

  「没关系,你刚才的表现已经很好了。」

  马丁笑着说,手依然在拨弄罗伯特的r棒。

  「是啊,罗伯特你刚才很乖呢,无论如何的辛苦,也没有反抗和挣扎。」

  阿加莎说。

  「哈哈,姊姊也称赞我了啊欠」

  罗伯特已经很累了。

  「这样吧,现在已经夜深了,你们还是先回去吧,我带罗伯特回去睡觉了。」

  马丁说。

  「好的。」

  月亮高挂在天上,时间也不早了;虽然尼白地城的妓院还灯火通明,可是在王宫的那处,灯火已经逐熄灭,天也暂且结束了。可是,就在黑夜时分,位于北勒斯弗蒂海的另端,邪恶的势力如同根即将精的r棒般在蠢蠢欲动。

  ***********************************

  〔1〕霍伦约特,音译,源自法语的r,解作调情

  〔2〕撒斯,音译,源自法语,解作性锟或性器官

  ***********************************

  第四章:黑夜降临

  距离尼白地城不到十公里左右,便是北勒斯弗蒂海;在海的北面,乘船只需要三日的时间,就到达尼白地王国位于北方的片细小的殖民地,也是当时北方重要的贸易港口维纳斯城。在城的四周,有好几个细小的公国,虽然与尼白地王国有贸易来往以及外交联系,可是事实上都受到撤斯王国的控制,与尼白地王国的关系不太好,而且也经常把来自尼白地王国的商品价格压低,然而又以高价向尼白地王国的商人销售货物,引起尼白地王国商人的不满。

  从维纳斯城往北走五天,就是撒斯王国的首都荒滛城。城的外围有两层的长城,把内城和王宫重重保护。由于位处北方的关系,天气比较寒冷,使得晚上显得分外的阴森恐怖。

  王宫位于城的中央,是座高大的城堡;除了外貌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以外,还传来阵痛苦的呻吟声。

  声音的源头是位于大厅。朝着大厅的玻璃窗里窥看,只见位全身赤裸的男人站立着;虽然是男性,可是他的脸儿上却涂上粉底,嘴唇涂满唇膏,皮肤很白,头发是金黄铯的。本来样子也称得上是个美男子,可是那蓝色的双眼却给人种异常邪恶的气息,叫人害怕。个子娇小,不过r棒比较粗壮,长达七寸;屁眼也十分宽敞,彷如女阴样。

  「给我继续叫,不要停!」

  男人右手拿着马鞭,狠狠地鞭打着面前的人;在他的正前方的地上,大约有十多名少男和幼男,双手和双脚被用铁链锁上,脖子上戴着狗圈,赤裸裸的软弱无力地趴在地上,任由鱼肉。

  「好了,现在轮到你了。」

  男人高声地说,然后抓着个小男孩棕色的头发,把他拉起来,再按在地上;无论小男孩如何的哭泣求饶,男人也不加理会。他俯伏地上,伸出舌头,舔舐着小男孩白嫰的小r棒。

  「国王陛下,求你放过我吧」

  「住口!」

  男人狠狠地掌掴小男孩那可怜的白脸儿,凶恶地说。「能够得到我理查国王的宠幸,是你的荣幸才对。看来真的要给点颜色你看。」

  「杰克,快给我过来。」

  在理查的声令下,位少男便急忙从大门的那边,用狗绳拉着两个可怜的黑人少男走上前。

  这少男显然不是理查的奴,双手和双脚都没有被绑上,脖子上也没有狗圈,可是赤裸的身体却用条粉红色短裙子把褐色的r棒遮住了;不过裙子实在太短,连阴囊也遮不了。他的双腿还穿上黑色的鱼网丝袜,可是声音却是低沉的,显得有点不男不女。

  「你放过来,给我把这家伙的嘴巴塞满浓精,我要给他点教训。」

  理查边说,右手边拿起马鞭,轻轻的鞭打那两个杰克带过来的少男。

  「好了,如果你们不想自己的r棒被鞭打的话,就给站起来,乖乖地服侍我们。」

  在理查的威吓之下,两位少男只好乖乖的站起来,把自己那根粗壮的r棒在理查面前展示。

  「真听话。」

  于是,理查的双手紧握着两根r棒,使得两位少男痛苦地叫喊来;然后又粗暴地挣开幼男的双腿,把r棒下子插入屁眼里,使得幼男痛苦地尖叫起来。

  「哈哈。」

  听见幼男的尖叫声,理查和杰克却是高兴地笑起来;接着,理查把r棒下子塞入幼男的口腔里,然后跟着理查,按着节奏,下下的插进去,并且同用双手套弄着两根粗壮的黑色的r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当杰克把r棒从幼男的口里拔出来的时候,幼男便随着肛门被巨物入侵而所带来的疼痛而高声地尖叫起来,可是没多久杰克的r棒又马上把他的嘴巴塞住了。没多久,理查和杰克亦把两根黑色的r棒轮流拉入口腔里,用舌头舔弄。

  「陛下,可以射了吗?」

  不到分钟,杰克问。

  「精就精了吧,怎么还要问我呢。」

  理查说。

  「我知道了」

  于是,杰克便加快了抽锸的速度;无论幼男脸上的表情是如何的痛苦,他点儿也没有理会。没多久,他的r棒便在幼男的口腔里精了。

  「我也来了」

  差不多同时间,理查的r棒亦在肛门里激射起来。

  「把r棒抽出来吧,让他惨叫下」

  在理查的吩咐之下,杰克便把r棒从幼男的口里抽出,在他的脸儿上颜射。这时候,幼男痛苦的惨叫声的声浪和音调都达到最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时,在理查和杰克的滛舌刺激之下,两根r棒亦在精了。当白色的液从黑色的竃头里喷出来的时候,他们马上把竃头含起来,赶快吞咽,然后又把r棒抽出来,把竃头瞄准着对方的脸儿,把对方喷射得满面都是液。

  「理查」

  忽然,大厅的木门被推开了,个女人匆忙地冲进来,朝着理查的方向跑上前。这女人也是白人,长着棕黄铯的长发,个子高大,绿色的双眼散发着同样邪恶的气息,嘴唇跟理查的样通红。|乳|房巨大,穿上了双低胸的红色|乳|罩,荫唇被红色的三角内裤掩盖;双臂和双腿跟阿加莎的样强壮。

  「维吉尼亚,我说了多少遍,性茭的时候,谁都不能打扰我?」

  理查斥责说,脸儿上还沾满着液,自己的r棒的精还未停止;这时候,他的r棒已经从灌满液的肛门里拔出,把液射在幼男的小具上。「还有,别直接称呼我的名字,要称我作陛下!」

  「可是,理查陛下,树妖已经在地牢里十天有多了,她不但还未顺服,而且还反过来强犦我们的士兵看来你必须亲自处理。」

  维吉尼亚说,样子彷佛有点儿不耐烦。

  「知道了,知道了!你们这些女人真是麻烦。」

  理查说。

  「好吧,杰克,待会儿我们同到地牢去吧。」

  数分钟以后,理查跟杰克分别披上黑色的斗篷,在维吉尼亚的引领之下,从那回旋的石阶往下直走,直到地牢;地牢的大门是扇黑色的铁门,门外有侍卫把守。当守门的侍卫看见理查出现的时候,急忙俯伏地上下拜。

  「你们的动作可否快点?跪拜以后就开门吧!」

  理查凶恶地说。

  「遵命。」

  侍卫便急忙打开铁门;维吉尼亚理查和杰克急忙走进地牢里,马上就看见片可怕的景象。

  「哇」

  杰克不禁惊慌的叫了声。宽敞的地牢里的墙壁地板和花天,都布满了条又条如同r棒般的管子;不过这些r棒显然比人的r棒长得多,最短的也有十二寸,最长的差不多两码,而且能够自由地蠕动,甚至还能够如同蛇样把整个人缠绕着,使人动弹不得。不过样子跟人类的r棒就差不多,肤色都离不开黑色棕色黄铯和白色,竃头都是红色的,射出来的液都是白色的。

  这些r棒是从墙壁上的条又条粗大的树干里长出来的;在地上,墙上和天花上,数十多个人,包括女人和男人,都被r棒绑起双手和双脚,有的肛门快要被r棒插烂了,有的则女阴快要被弄破了,有的嘴巴被灌满了液,呼吸也感到困难;除此以外,有的r棒则在|乳|房上或是脸儿上随着喷射,有的甚至连男人的具也不放过,照样的喷射在上面。

  有的r棒甚至还把几个女人和男人绑在起,尝试强迫他们性茭起来。除了条和条的r棒以外,树干还长出了无数多条幼小的红色管子,末端长着如同女人嘴唇般的红唇,里面还有舌头,舔舐和吸吮着那些可怜的猎物们的液|乳|汁和滛水。整个地牢里,充斥着阵痛苦的呻吟声。

  「这些家伙真没用呢,明明吩咐他们给我把那怪物制服,谁知现在他们反过来都比她制服了。」

  理查看见如此的景象,不但没有感到丝毫的慌张,反而还说出句如此无情的斥责。

  就在这时候,几根r棒忽然从杰克和维吉尼亚的背后,把他们的双脚和双手绑起来了,并且拉着他们,好像要把他们带到地牢的另端。

  「陛下救命啊!」

  杰克的脸儿马上发青,惊慌地尖叫来;至于维吉尼亚就显得比较冷静,默不作声,只是沉默地盯着眼前那红色的竃头,注意它的举动。

  「别吵吧,我马上就来了。」

  理查不以为然的说,慢慢地跟着他们踱步向前,好像对于他们的点也不挂心;也许这是他太有自信,以为没有人能够伤害他的人,或也许是他过分无情,对于自己的手下漠不关心。

  r棒紧紧地缠绕着杰克和维吉尼亚的脖子,带着他们来到地牢的另端。在那里,灰色的墙壁都比粗大的树干掩盖住了,挂在天花和墙壁上,被疯狂地干炮的女人和男人的数量比之前看见的更要多,呻吟的声浪也比刚才听见的更大,也更凄惨,地上随处都可以看见从天花和墙上滴下来液体,包括那些如同怪物般的r棒,以及那些被干的男人们的浓精,还有女人们的|乳|汁和滛水,总之就是纠缠不清的在地上溷合成白色的液体。

  「你就是树妖阿曼达了吗?」

  位于树干的基部,长着条又条粗大的树根,抓紧着地板;树根的上方同样长着条又条的r棒和管子。特别的是,有位全身赤裸的少女,懒洋洋地躺在树根上。所有r棒和管子都不敢触碰她的身体,甚至还服从她的命令。

  她的外貌虽然跟人类长得差不多,可是显然并不是个人类,因为身上长着两对纤幼的白色的小手,|乳|房如同西瓜般大小;身高六尺半,比阿加莎长得还高,卷曲的金黄铯秀发从头上下垂直到屁眼,眼睫毛长得夸张,蓝色的杏眼产生使人难以抵抗的诱惑,桃红色的嘴唇和舌头使人乖乖的屈服在她的膝下。

  她跟阿加莎有个共通点,在那红色的湿润的阴上方,长着根粗壮的r棒;不过这根白色的r棒的长度就实在有点儿夸张,从阴囊到竃头共长十二寸,如同竹筒般粗大,单从外貌看起来已经可以知道是件威力惊人的武器。

  「你这人妖,别叫树妖这么难听,我可是树精灵,是森林之王,你要称我作陛下才对。」

  少女笑着说,然后几根r棒便不知从那儿伸出来,把理查抓起来了。

  「哦,是吗?」

  理查不慌不忙地说。

  「可是,在撤斯王国里,只有我个国王而已。」

  「也许你马上就会改变你的态度的了。」

  阿曼达说。

  「这荡妇应该是你的大臣了吧?」

  这时候,几根r棒绑着个赤裸的女人,带着她来到理查面前。她的全身都被射满了液;头发是棕色的,嘴唇是红色的,不过因为液的关系,本来的颜色已经不能分辨出来了。

  身为斯拉夫人的她,个子也不小,双臂和双腿结实,然而也无法从阿曼达的r棒里挣脱出来;棕色的皮肤在液的滋润之下,呈现白色,绿色的双眼失焦,美丽的面孔的神情疲倦,全身软弱无力。

  「塔尼亚!」

  维吉尼亚看见她的时候,马上叫着她的名字,可是她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眨眼的回应。

  「就是你这低贱的人类指示她抓我回来的了吧。当然,既然你们能够自动为我送上源源不绝的人类作为猎物,我又怎会拒绝你们的「好意」呢?为了报答塔尼亚,我当然要好好的招待她。」

  阿曼达笑着说。

  「塔尼亚,你也开口说几句话。」

  「是的,陛下,我的主人」

  塔尼亚喘嘘嘘的,轻声地说。

  「理查国王陛下,恕微臣的魔法学艺未精无法顺服树精灵,现在反过来被她控制住了。陛下请你还是让她离去吧,要不然她将会毁掉整个王宫」

  「你们这些女人真是没用,只不过是被人干几下,就向人家俯首称臣。」

  理查抱怨着说。

  「别高兴太早,几天以后你也会跟她模样。」

  阿曼达。

  「你的计划是不会成功的;在天下从来只有树精灵操纵人类的思想,那有人类可以控制树精灵的呢?在我的威迫之下,塔尼亚已经把你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我不会为你对付亚历山德拉女王,更不要谈强犦和控制那个双性公主阿加莎;虽然我对人类毫无好感,但是我毕竟还是在尼白地王国的土地上狩猎维生的,尼白地王国的人直都畏惧我,只要我要强犦他们的孩子,他们从来都不敢反抗,而不会像你们设计捕捉我。再说,我从来也不会强犦双性人的;双性人跟我样都是雌雄同体的,按照女神的命令,我们树精灵是不能干她们的,除非她们自愿与我们性茭。」

  「真可笑,你们这些妖精对着人类就作威作福,提起那个所谓的神就怕得要死。」

  理查笑着说。

  「你这家伙必定是发疯了,连至高唯的女神,精灵和人类共同的上帝也胆敢开罪,看来我定要好好的教训你。」

  阿曼达说。

  「从今而后,你注定生世都要像这女人样作我的奴!」

  「你别吹嘘了吧,说了那么多,还不是要我把你放回森林而已。你以为我真的这么愚蠢和无能的吗?千万不要看少我的力量;别以为在这世界上只有精灵才懂得魔法,魔法这东西我也懂得。」

  「你们这些低贱的人类,真是不见棺材也不流泪呢。」

  于是,阿曼达双目忽然发出亮光,嘴里念出段又长又难懂的咒语;维吉尼亚和杰克身上的切衣物就自动裂开,掉落在地上。

  接着,根黑色的粗大的r棒,马上入侵杰克的肛门,无论他如何的叫喊,向着阿曼达求饶,阿曼达也毫不理会,甚至还嫌他的呻吟声实在太吵了,索性把另根白色r棒塞入他的嘴巴里,又用那些红色的管子吸吮他的竃头,甚至还用根黄铯的r棒把他的r棒紧紧的缠绕起来,彷佛要把他的肉茎压扁了。

  至于维吉尼亚,虽然显得比较冷静,但是依然难以抑制自己痛苦的惨叫声;肛门和荫唇分别被根黄铯和白色的r棒狠狠地插入,巨大的|乳|房自然引来阿曼达独狂的吸吮,当然还少不了|乳|交;执行|乳|交的是根棕色的r棒,还有根肤色差不多的r棒,不停地拍打着她那美丽的脸儿。也许是因为阿曼达喜欢聆听维吉尼亚的呻吟了吧,她没有在维吉尼亚的红唇里执行口茭的酷刑,可是下体强烈的摩擦已经使得她苦不堪言。

  「怎么了?看你的妻子维吉尼亚和你最宠爱的妓男杰克正在受苦呢,感觉如何?很高兴了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