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加莎已经取得文学历史哲学和魔法学士学位,还在攻读硕士学位,偶然还会到大学附属的书院里代课;不过,在书院作为魔法课的代课老师就是第次。

  「克里斯廷,你怎么了?不喜欢看见我了吗?」

  看见克里斯廷愕然的样子,阿加莎便走到来她的前面,刻意的问她。

  「你还好说,每次上的课,总是会问我大堆该死的难题」

  「这是因为我看得起你。要知道啊,作为我的女友,绝对不可以是个笨蛋的啊」

  「喂,别胡说,我每次考试都拿的」

  「你们别吵吧,现在不是让你们耍花枪的时间。」

  巴里打断了她们的说话,认真的说。「阿加莎,你今天下午不就是要进去修道院准备了吗?早上还代课,会不会太累?」

  「别担心吧,亲爱的,我依然精力充沛呢。」

  阿加莎温柔地说,然后踱步前往教坛,把手上那本又厚又重的教科书丢在桌子上,然后便正式开始上课了。

  「以我所知,威尔逊教授为你们在下星期安排了次测验了吧?也许她昨晚肚子痛就是因为这样而遭到报应了吧。」

  阿加莎说,马上在教室里引起阵哄笑的声音。

  「当然,这只是笑话而已;言归正传,如果没有异议的话,这节课我想跟大家复习下测验的内容。」

  学生们当然赞成阿加莎的建议,于是阿加莎就翻开书本,开始讲课。

  「那么我们就顺着书本的次序开始复习吧。首先,关于魔法的出现,这课题已经是大家从年级开始就接触的了,因此不在此详述;你们只须知道魔法是由宇宙唯的女神──上帝所创造就可以了。至于其它内容,如果你们有疑问的话,请现在提出来,让我们同探讨。」

  「教授,我想请你为我们复习下「魔法力量起源」这章的内容。」

  罗斯玛丽举起手,温柔地说。

  虽然阿加莎是她的亲密好友,可是尼白地人和霍伦约特人对于称呼也十分讲究;在平日,罗斯玛丽可以直呼阿加莎的名字,可是若是阿加莎作为老师,在课堂上,所有人也要称她为教授;当她出席学术会议的时候,人们则会称她为学士;当她到餐馆妓院的时候,与她同房的娼妓可以称她为小姐,亲密的甚至可以直呼她的名字;唯有在王室宴会等正式场合,人们才会称她为公主殿下。

  「「魔法力量起源」是历年以来最多学生感到困难的章节之。所以呢,为了跟你们解释清楚;看来我又得抛书包了。」

  于是阿加莎轻轻挥动左手,口里随便的念了句咒语,本来放在桌子上的粉笔就飞到半空中,自动在黑板上写字。

  「传统魔法理论学相信,每个人,不论男女老少,当然还有我这总不男不女的人,」

  阿加莎自嘲的说,学生们便发出轻声的笑声。

  「与生俱来就具有魔法力量,不过人本身并不知道。虽然各种族的人类的天生所得的力量平均只有大部分精灵的六成而已,但是我们可以在后天透过训练提升其力量。」

  这时候,粉笔已经在黑板上画出了个男人个女人和个双性人的模样,全部都是捰体的,荫茎和|乳|房的比例都比实际来得大,好像是要刻意把这些部分特显出来。

  「魔法力量主要集中于人的脑袋生殖器胸部和屁眼,其强弱与欲强度成正比,因此我们假设这种力量是出自欲的;这也是大家在初中所学习的魔法第公理。这也是为甚么我国的性工作者们大部分都懂得魔法的缘故了。」

  阿加莎说,粉笔便逐把身体这些部分圈出来。

  「要注意的是,由于双性人──也就是我这种人,因为生殖器比你们多的关系,力量也会较强。哈哈,我又在炫耀了。」

  的确,身为双性人的阿加莎天生的魔法力量比女人和男人都要强,可是她并没有提及,事实上自己的天赋的力量亦比其它双性人来得更大;这是因为,她也知道现在不是炫耀的时间。

  般婴孩天赋的力量绝对不可能足以阻挡外来的切魔法力量,然而二十年前,当阿加莎出生的时候,她的力量却是使驱散了切治疗魔法的效力,甚至还为亚历山德拉带来异常的痛楚,要不是苏菲亚的缘故,也许阿加莎已经因为自己的魔法力量,使亚历山德拉无法顺产,在她的肚子里窒息了。

  「理论就是如此,接下来的就是重点内容。」

  忽然,阿加莎的双眼凝视着正在抄写笔记的克里斯廷,嘴角微笑;克里斯廷心想,看来阿加莎又要提出不知甚么问题为难她了。

  「克里斯廷同学,请问,到底怎样才能启发人类潜在的魔法力量?」

  「这很简单。」

  克里斯廷心里想:难道这种基本的问题也算是难题了吗?可是,以阿加莎的性格,她必定会为难自己的,提出如此简单的问题的确有点不寻常。不过,最后克里斯廷还决定先回答问题。

  「既然魔法力量与欲相依,只要能够引发人的欲,人的魔法力量就会从荫唇里或是竃头里释出,再加上魔法的教导,人就能使用魔法。」

  「说得对。这是测验常见的简单问答,请大家记住温习这部分的内容。」

  阿加莎说。「那么,克里斯廷同学,我们换个话题吧;魔法力量的起源跟魔法的分类有甚么关系?」

  「这个」

  这下子克里斯廷被难倒了。看见克里斯廷着急的样子,巴里马上翻开笔记簿,翻来翻去,可是就找不到相关的内容。

  「巴里同学,请不要提示克里斯廷同学,现在是她独自回答问题的时间。」

  阿加莎又把脚步移到克里斯廷的前方,右手端着她的下巴,微笑着说:「怎么了,答不到了吗?」

  「我」

  「怎么了,咱们的高材生克里斯廷终于碰上难题了吗?哈哈,算了吧,这题还是由我回答吧。」

  阿加莎说。就在克里斯廷的脸儿还在发红,样子不服气,嘴努着在的时候,粉笔又继续自动在黑板上写字了。

  「由于欲是魔法力量之本,所以根据各种魔法与欲的相关性,我们就能够把各种魔法划分不同的等级了。」

  「最低等的魔法,例如那些「恶作剧魔法」,跟欲般也没有甚么关系,根本无法根据等级分类表表出层次的分类。相信大家对于等级分类表也不会陌生了吧;魔法按力量的强弱分成八等,以等最高。举个例子,治疗魔法是第四等,变身魔法是第三等,念力魔法是第第;至于攻击魔法防守魔法,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爱魔法,则是些横跨各等级的,其招式从第到第八等级的都有,大家要注意。由于魔法等级表上去年的内容,如果大家没有问题的话,我就不多解释了」

  只不过是花了大约半节课的时间,阿加莎跟学生的复习和讲解已经结束了。

  「好了,各位同学,现在我们还剩下半节课的时间。现在想干甚么?」

  阿加莎问。

  「教授,群交怎么样?」

  个捣蛋的女学生举手说道,众人马上笑起来了。

  「哈哈,同学,你还真够滛荡,有没有兴趣到圣玛丽亚妓院里当妓女?」

  阿加莎没有怪责她,反而承接这捣蛋的提议,继续开玩笑,引起教室里发出更多的哄笑声。圣玛丽亚妓院是当时尼白地城里历史最悠久的大型豪华妓院;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梦想在那儿当妓女或男妓的年青人也有不少。

  「现在这剩下半节课的时间,别说群交了,单对单的性茭也不够时间呢。有没有其它更实际的提议呢?」

  「既然性茭不行,那么不如教授干脆把衣服脱下,让我们大饱眼福吧。」

  克里斯廷笑着说。

  「这也是好主意,克里斯廷同学。不过我还想出个跟东西。」

  阿加莎以笑容响应克里斯廷这个恶作剧的建议。

  「相信大家也想看看我在你们面前施法了吧」

  「克里斯廷同学,刚才你不是答错问题了吗?现在就给你个补偿的机会吧。请出来。」

  「阿加莎,你可不要太过分我绝对不会做你的白老鼠的哗啊!」

  克里斯廷话音未落,身体已经被股力量拉到半空中,然后被拉到阿加莎面前,最后坐在桌子上。

  「好了,克里斯廷同学,你想我在你身上施行些甚么魔法?」

  阿加莎端着克里斯廷的下巴,语气有点儿轻挑的说。

  「阿加莎,你可别乱搞我可是你的女友来的,你怎可以这样作弄我」

  「别这样吧,只不过是玩下而已,就让大家高兴下了吧。」

  阿加莎的嘴唇贴近克里斯廷的耳边,轻声地说。似乎阿加莎也遗传了点儿马丁贪玩的个性。

  「反正我也不会乱来的,玩些甚么都由你决定。」

  「真的吗?你可不要欺骗我,我可是霍伦约特王国的公主殿下要知道你这家伙已经不是第次撒谎了」

  看来克里斯廷又要长篇大论的说教了。

  「真的。」

  「那么好吧。」

  看见阿加莎蓝色的杏眼上摆出副恳切的眼神,克里斯廷只好答应。

  她又把嘴巴贴近阿加莎的耳朵旁边,轻声地说:「这样吧,你在学生面前向我念出「r棒咒语」吧不过届时你要」

  「哈哈,这也是好主意呢。就照你的意思去做吧。」

  阿加莎似乎对于克里斯廷的计划十分满意。

  于是,她又对学生们说:「那么好吧,现在就让你们见识下「r棒咒语」的厉害了吧。」

  r棒咒语是爱魔法第六等级的咒语,只能在女性身上发挥作用;这是近千年前由尼白地人发明的咒语,目的是使女人的阴上方长出根具,用于女同性性茭当中或是教训下男人的肛门;不过所射出的液并没有精子,不能使女人怀孕,而已效力般只能维持十五分钟左右。

  阿加莎的宣布马上在教室里引起阵欢呼的声音,可是马蚤动马上又静止下来了,因为大家都急不及待的要欣赏阿加莎的「表演」。

  「克里斯廷,我得先把你的裤子脱下」

  阿加莎温柔地对克里斯廷说。

  「那么你就为我把它脱下吧。」

  「好的。」

  于是阿加莎又念起咒语来,克里斯廷的外裤和内裤下子便掉落在地上。

  「来吧,不要害羞,把双腿张开,让大家看看你的小岤吧。」

  阿加莎说,手按着克里斯廷的阴沪,轻轻地抚摸。

  「别傻吧,我可是公主来的,我又怎会害羞呢」

  克里斯廷便张开双腿,把桃红色的阴和荫唇同展露在众人面前,马上又引起阵哄动。

  「好了,现在把衬衣也脱下了吧。」

  「怎么衣服也要脱下?r棒只不过是长在下体而已。」

  「你身为公主,应当趁着这机会,在这些贵族和平民子弟面前展露出霍伦约特的贵族女子美艳的|乳|房,宣示下王室的威严和个人的魅力才对的啊。」

  阿加莎笑着说。

  表面上听起来,这好像是歪理,可是在当时的社会里,阿加莎的说话的确是事实。在勒斯弗蒂大陆这个母系社会的世界里,女性的|乳|房是威严和魅力的象征;加上社会风气滛乱,只要场合适当,普通人般也不会害怕公开赤身露体当然,像是前次克里斯廷在众人面前被阿加莎意图公开凌辱,依然是不能接受的行为「唔你说得对。」

  于是克里斯廷便开始把胸前的钮扣解开。

  「别这么麻烦了吧,用魔法不就行了吗?」

  于是阿加莎声令下,克里斯廷的衬衣内衣和浅蓝色的胸罩便起掉落在地上,嫰滑的|乳|房便展露在众人眼前,引起阵哗然。

  「教授,既然克里斯廷已经脱光了,你怎么不脱衣服呢?」

  罗斯玛丽高声呼叫说。

  「我只不过是负责施法而已,怎么我也要脱衣服?」

  「对照实验嘛!让大家看清楚咒语变出来的r棒与真正的r棒到底有甚么差别。」

  「好吧好吧,我现在就脱了。」

  看在罗斯玛丽的份上,阿加莎便爽快地答应了;魔法使她身上的切衣物轻易地自动脱落,露出巨大的|乳|房可爱的荫唇和坚硬的r棒,惹来更多的欢呼和尖叫声。阿加莎的荫茎已经葧起来了,红色的竃头直指着学生的方向,而双巨|乳|亦随着身体的动作上下晃动。

  「好了,安静点,现在我要施法了。」

  于是教室再次回复安静;阿加莎的右手轻轻抚摸克里斯廷的荫唇,左手扭捏那如同葡萄般大小的|乳|头,开始念出咒语。

  「亚撒卡他于马勒他,伊马达斯麦沙卡尼,明尼他撒安纳花尔马列特兹宁斯」

  随着段又长又难懂的咒语的响起,克里斯廷的下体马上就出现反应了。

  服剧痛忽然从阴传出,随之而来的是阵痛苦的快感,使得克里斯廷开始高声地尖叫;为免克里斯廷挣扎,阿加莎伸出双臂,紧抱着克里斯廷的双臂,可是手依然抓着她那开始隆起的下体,继续施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多久,根粗壮的,红色的竃头和r棒,连同结实的阴囊,从阴的上方长出来,并且变大;当具缓缓长出的时候,克里斯廷所承受的痛楚便愈大,然而随之以得到的快感亦加倍的强烈。

  「看,成功了。」

  终于,当荫茎伸长至六寸左右的时候,具就停止了变大,痛楚顿时消失,可是快感依然没有停止下来。

  「各位同学,你们看下吧。用魔法变出来的r棒,跟真正的r棒比较,在颜色上会比较红;不过除此以外,大部分外观都是致的。」

  「好了,克里斯廷,现在你告诉大家刚才有甚么感受了吧」

  「我啊啊,很兴奋充满了欲」

  克里斯廷的脸儿发红,头靠在阿加莎的肩上,喘嘘嘘的说。

  「是吗?那么就让我们满足下你的欲了吧。」

  于是阿加莎又轻轻的挥动左手,克里斯廷所坐着的桌子便往自动往前推,走到来学生座位的面前。

  「巴里同学,来吧,你的口茭是最棒的了,赶快用你的嘴巴伺候下克里斯廷的r棒了吧。」

  阿加莎笑着说。

  「真的吗?」

  巴里惊讶地说。

  「别问这么多吧,还不开始口茭。」

  「是的。」

  巴里伸出双手,轻轻套弄面前这根r棒,用舌尖轻轻地触碰竃头;虽然是男性,可是作为双性恋者的他,那樱桃小嘴对于r棒从不抗拒,甚至还十分喜欢吞精;事实上,在尼白地王国里,不管男女,对于同性和异性性茭往往都同样接受,只愿意跟同性或异性性茭的人十分少。

  「啊啊好舒服。」

  这时候,巴里已经把竃头拉入嘴巴里,舌头不停的舔弄,双目凝视着克里斯廷的双眼,仿佛在催促她精;克里斯廷便趁着巴里还在陶醉于口茭的快感的时候,忽然把r棒往前推,竃头便下子直插进喉咙的深处。可是巴里的神情依然不慌不忙,舌头和双手的动作并没有停止或是减慢,依然继续享用这根美味的r棒。

  「克里斯廷,再插狠点吧,就像我平时样。」

  阿加莎说。

  「这当然。」

  于是克里斯廷把双手按在巴里的头上,把整根r棒飞快地插进去,然后又向后抽出,力度强烈;在如此的攻击之下,巴里马上就显得面红耳赤,可是眼神依然沉醉在无限的欲当中,强烈的欲望已经克服了口腔所承受的痛楚。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股液从克里斯廷的竃头喷出;她轻声地呻吟,呼吸急速,眼神凌厉,虽然脸儿上开始露出疲态,但是r棒的威力依然强劲。正当巴里把液吞咽下去的时候,在旁的罗斯玛丽却把r棒抢过来,争着分享液。

  「我也要喝呢!」

  于是r棒便继续在罗斯玛丽的嘴巴里激射。然而,又过了段子,巴里又抢着克里斯廷的r棒了。

  「这样吧,我们同分享吧」

  罗斯玛丽接受了巴里的建议,把r棒从嘴巴里抽出;克里斯廷把竃头指着他们的脸儿和嘴巴,液射满俊男和美女嫰滑的白脸。

  「好了,现在该轮到谁了?」

  当克里斯廷的r棒开始发软的时候,阿加莎又抓着克里斯廷的荫茎,高声地说。

  「阿加莎,我已经很累了」

  「不用怕,用魔法变出来的r棒,可以激射好几次的。」

  阿加莎没有理会克里斯廷的说话,拉起她的身子,使她站在桌子上,从背后紧抱着她,双手疯狂地套弄她的r棒。

  「同学们,快张开嘴巴呻吟吧!」

  克里斯廷初时还有点儿抗拒,可是马上又折服在欲的面前了;虽然身体疲倦,但是阿加莎的袭击驱使她产生精的强烈欲望。

  「啊啊啊啊啊」

  才刚发软的r棒马上又变得坚硬起来,而且不到两分钟,液又再次从竃头喷出。这次的精可以说是完全的乱射;克里斯廷会儿把竃头朝向右边,会儿又对着左边,如同开香槟瓶般把液散落在每个学生的脸儿上,不分男女,引来阵的呻吟尖叫大笑和欢呼。

  「啊啊很爽呢」

  随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