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驱使之下精啊,感觉必定会很棒」

  罗斯玛丽说。

  「是啊啊啊,说起来这次还是我第次在祭典当中精呢」

  巴里说。

  「啊,我也是」

  尼古拉斯说。

  「你们认真点儿好不好?现在不是让你们在谈笑的时候。进行祭典期间,必须专心致。」

  苏菲亚教训着说。这时候,苏菲亚又高声念出咒语了。

  「,é!brrér,ráé!bárrééé!」

  女神,我爱的女神!保守这三根r棒,赐给他们爱的力量!

  请在你的女儿的体内中出,引导她的力量!

  这段说话并非出自于任何经典,只不过是段咒语同时也算是段祷文;因为在咒语当中,是祈求女神力量的帮助,而非直接运用自己的力量施法不过,这段咒语的效力比之前的念经明显得多了。

  「这就是啊啊啊啊,女神的力量了吗啊啊,好棒,啊啊啊啊」

  巴里尖叫的说。

  「啊啊啊啊看来来,女神正在啊啊啊啊,玩弄我们的r棒呢啊啊啊啊!」

  罗斯玛丽疯狂地笑着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至于尼古拉斯,除了呻吟以外,甚么也说不出来。

  忽然,罗斯玛丽巴里和尼古拉斯的脸儿涨红了,嘴巴发出高声的尖叫和呻吟;竃头发红,并且传来阵痛楚,不过马上就被快感所掩盖。

  「咦,咒语马上就灵验了。」

  根据阿加莎的经验判断,这三根r棒似乎马上就要同时喷发了;可是,这样的话,她就不可能逐为这些r棒进行口茭。

  因为,当她的嘴巴还含着其中根r棒,兴高采烈的吞精的时候,另外的两根r棒马上就要在她那美丽的脸儿上喷发了,她的嘴巴根本来不及应付这其余的r棒;因为她的嘴巴小如樱桃,又不可以把三根r棒同时含起来。然而,这样的话,仪式就会马上失效中止。

  就在几秒之间,阿加莎马上就想出对策了;她趁着r棒即将进行激射之际,加快套弄和舔舐的速度,进步刺激他们的竃头。果然,不出所料,这三根r棒马上就在同刻喷发出大量白色的,暖烘烘的液。

  「唔唔唔咕噜咕噜」

  阿加莎首先把巴里的竃头含起来,赶快把香滑的液吞咽下去;然后又马上把罗斯玛丽的竃头含起来,最后又将尼古拉斯的竃头咬紧不放。这样地,三人的液都被她吞咽下去了。

  当然,在她吞精的同时,大量的液随着r棒向着她的脸儿拳打脚踢的时候,被喷射在她的整个上半身;从头发额头眼睛鼻子面颊嘴唇下巴脖子,直到|乳|沟和|乳|房,都是白浊片。事实上,这三根r棒的喷射在女神的力量的干预之下,精被平时加倍的激烈;甚至罗斯玛丽巴里和尼古拉斯的荫茎和阴囊,都被对方的r棒射得白浊片了。

  「啊啊尼古拉斯,你看啊,你的液射到我的r棒上了」

  巴里喘嘘嘘的说。

  「啊哈,是吗」

  尼古拉斯笑着回答,语气也是气喘的,仿佛力气还未恢复过来。当然,身为双性恋者的他们,绝对不会介意自己的具被对方射满了液;这并不是甚么斥责,只是纯粹说笑而已。

  「不过这也实在是太累人了吧」

  罗斯玛丽轻声地说。

  「你说得对」

  虽然阿加莎只是被颜射的对象,但是也开始感到疲倦了,满布液的脸儿上,本来精神亦亦的杏眼开始眨动,还打呵欠了。

  「阿加莎,还未结束的,继续吧。」

  苏菲亚严肃地提醒阿加莎,又吩咐说:「接下来是第二个仪式了。克里斯廷,你先躺在祭坛上吧。」

  「是的。」

  于是克里斯廷急忙走到来祭坛前方,等待苏菲亚把经书和烛台都挪移以后,她便躺在这张盖着白色桌布的长桌上,双腿被苏菲亚轻轻的挣开,展示出粉红色的荫唇。

  「好了,阿加莎,现在你要跪下在这圣洁的荫唇的面前,用尽切方法刺激阴核,使前庭大腺喷出滛水。」

  「等下,那么|乳|汁怎么办?」

  「哎呀,真糟糕,我差点儿忘记了。」

  也许是因为这几天以来直忙于准备工作了吧,苏菲亚似乎显得有点儿忙乱。「那么你顺便也吸吮|乳|汁吧。」

  「是的。」

  阿加莎先弯下身子,依然沾满液的脸儿贴近着克里斯廷,红润的嘴唇在她的嘴唇上亲吻了下,然后说:「亲爱的,你准备好了吗?」

  「这还用问嘛,我又不是女,而且已经不是第次潮吹了。你还是快点干我吧。」

  于是阿加莎就跪下来,伸出舌头,温柔地舔弄克里斯廷的荫唇,左手爱抚她的阴,右手中指插入那宽阔的蜜岤里。与此同时,苏菲亚又念起咒语,使得克里斯廷马上又娇吟起来了。

  「啊啊啊啊阿加莎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射了啊啊啊啊!」

  不到分钟,透明的滛水已经从荫唇两旁的前庭大腺射出,落在阿加莎的脸儿上,与液融合;阿加莎立刻张开嘴巴,把荫唇紧紧的含起来,将余下的滛水都逐吞咽。

  才刚喝过滛汁,阿加莎又蹼向罗斯玛丽的双|乳|前,双手紧握椰子似的|乳|房,舌头舔弄着|乳|头;香滑的|乳|汁很快就喷射在阿加莎火红的舌头上,脸儿上那些才刚混入了滛水的洁白的液又沾上了另种白色。

  「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于是罗斯玛丽和艾丽丝也逐在躺在祭坛上,张开滑嫰的双腿;她们所献出神圣的滛水,有的被阿加莎吞咽,有的射在她美丽的脸儿上。

  最后,轮到苏菲亚躺在祭坛上;喝过|乳|汁以后,她翻开苏菲亚的大荫唇和小荫唇,让阿加莎肆意的舔弄和爱抚她的下体。苏菲亚的荫唇略呈粉红色,阴葧起,滛岤亦已经变得湿漉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苏菲亚的呻吟声是众人当中声浪最大,音调最高的,神情最放荡的个。

  「唔唔咕噜咕噜」

  随着阿加莎把最后滴的滛水从苏菲亚晶莹剔透的阴上舔掉,代表第二个仪式已经结束了。

  「好了终于来到最后的仪式」

  苏菲亚喘嘘嘘的说,手扶着桌子,慢慢地挺起累透的身子,站起来。「也就是风险最大的部分。阿加莎,现在你回到六角星的正中央站立,然后其它人也必须返回自己站立的位置,向她下跪。」

  「甚么?」

  众人都目瞪口呆,对于苏菲亚的说话感到十分疑惑。在当时,就是晋见女王和国王,人们也只会行单膝下跪的礼仪,唯有面对女神,才会双膝下跪。因此,若然现在他们向阿加莎下跪的话,根据他们的信仰来说,是不合宜的。

  「是的,因为现在我们就要请女神直接临到加在阿加莎身上。」

  苏菲亚说。「这样来,女神就会为阿加莎,在我们的身上取去最后仪式所须的魔法力量。」

  「那么主教,你的意思不就是说女神的灵将要直接降在阿加莎的身上?」

  克里斯廷惊讶的问。

  「这还用说?所以你们就要马上跪下!当我念出咒语,女神就会随时降临!」

  在苏菲亚的声令下,他们马上向阿加莎跪下。苏菲亚则来到阿加莎的面前,双手抓着她坚挺的双|乳|,严肃地说:「好了,阿加莎,准备好了吗?」

  「我准备好了。」

  「那么,我们就同向我们的女神上帝祈求吧。」

  于是,她们便以尼白地语念出段祷文的咒语。

  「!bá!é,r〔1〕r,rbáé!ráé,!」

  力量的女神,求你侵入阿加莎的体内!愿你的液滛水和|乳|汁喷射她,因为我们的肉体是你爱的工具;强犦我们和阿加莎吧,阿们!

  当祷文结束的时候,忽然束光线,从金黄铯的十字架上发出,分成四条彩色的光线,分别射在阿加莎的|乳|头竃头和阴上。阿加莎在发出声尖叫以后,脸色开始改变,双目发亮,嘴角露出诡异的微笑;于是,苏菲亚马上跪下。

  可是,就在苏菲亚跪下的刻,这个已经被女神附体的「阿加莎」却拉扯着她的头发,痛得她尖叫起来,吓得连平日胆大妄为的克里斯廷的双腿也发抖了。

  「很痛了吗?」

  就在阿加莎粗暴地拉扯着苏菲亚的头发的同时,她的脸儿上却露出副和蔼的笑容,温柔地说。

  「很痛呢」

  苏菲亚战战兢兢地说。

  「哈哈,是吗?」

  阿加莎手松开苏菲亚的头发,温柔地说。「你们起来吧,不要跪在地上。」

  于是各人就战战兢兢地站起来,低着头,面向阿加莎。

  「你们无须害怕,刚才只不过是玩耍而已;这是阿加莎她自己的意志出的主意,作为女神,我也得听取她这些合理的意愿啊。」

  阿加莎笑着说。「好了,我们还是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克里斯廷,请你过来吧。」

  「甚甚么?」

  克里斯廷惊讶地说。

  「不用怕,只不过是插岤而已。」

  阿加莎温柔地说。

  「放心吧,我不会把你所有的力量都夺去,只会在你的荫唇上抽取点儿,赐给我的女儿阿加莎而已。」

  的确,根据魔法学的理论,在正常情况之下,当两个人性茭的时候,各人会从对方的身上取得对方大约0。01到0。1的魔法力量然而,这也并不代表互相抵消;就是二人在对方身上取得的力量有多少的差别,由于不论强弱,每个人的力量都是独特的,拥有不同的能力和功效,因此透过性茭,人总能在对方身上取得点儿的魔法力量;不过,如果透过普通的魔法帮助,例如普通的魔法阵等,就可以使人输出的力量的强度被增大1。5倍到2。0倍;至于若是透过现在如此的祭典,就视乎上帝的心意了。

  小的也会把力量增大至2。0倍,多的或许会达到4。0或5。0。不过,无论力量被增大多少,对于输出魔法力量的祭物也没有真正的负面影响,因为力量是在释出以后才被倍增。当然,把力量高度集中在个人的身上,对于他自己本身,以及身边的人来说,都会具有很大的危险性。

  「何是,为什么」

  「你想问为什么是你了吧?这是因为,你是阿加莎的女友嘛。」

  阿加莎说,右手把克里斯廷拉到来面前,让她滑溜的臀部坐在圣坛上,然后挣开克里斯廷的双腿,手爱抚着克里斯廷的阴和荫唇。

  「那么」

  克里斯廷问,「我就是被插岤的那个了吧?」

  「是的。」

  克里斯廷之所以提出如此的问题,是因为在这种祭典当中,由于被施法者也就是阿加莎体力的问题,若然这人的下体拥有根r棒这就是说:包括双性人和男人最后就只有其中人被她的r棒进行插岤的仪式;因此,克里斯廷可算是幸运的个。

  「那么,这根r棒喷出的液,到底是属于阿加莎的,还是」

  「当然是阿加莎的。因此,现在阿加莎的意志将会完成最后的次精,而我仍然会待在她的体内帮她下。」

  于是,阿加莎的双目发出的光芒顿时消失了,阿加莎的意志再次回复过来,从新操纵她的身体。

  「好了,亲爱的,我们得啊啊啊,开始了」

  阿加莎说,中间夹杂了几声尖叫,明显地女神已经在她的身体上有所行动了。

  「上帝已经玩弄着我的阴核和竃头,催促我们开始了。」

  「那么你就来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克里斯廷的说话还未完结,阿加莎已经忍不住了,白皮的脸颊已经发红,火红的舌头舔着嘴角,双手忽然抓紧她娇嫰的双|乳|,r棒狠狠地朝着桃红色的荫唇插进那深不可测的洞岤里。

  「对不起,可是啊啊啊,我实在忍不住了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没关系啊啊啊啊啊」

  「阿加莎,别这么大力吧,不要忘记你现在并不是在寻欢在乐,而是在进行祭典。」

  苏菲亚站在阿加莎的旁边,轻声地提醒。

  「啊,知道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间教堂马上就充斥着阿加莎和克里斯廷的娇吟声;在初时还隐约听见苏菲亚在旁边念起祷文的声音,可是马上就被她们兴奋的滛叫的声浪盖过了。罗斯玛丽艾丽丝和巴里站在阿加莎的背面,静静地观察着她们二人的举动;方面欲的本能使他们也不自觉的感到欲火焚身,但是另方面又为到阿加莎感到担忧。至于尼古拉斯,眼神却没有任何担忧的神情,异常地冷静,不知道又在盘算些甚么。

  「啊啊啊啊啊射我吧,用尽啊啊啊啊,用尽全力的干我吧」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十秒以后,液已经从阿加莎的竃头喷出,直捣黄龙,闯进克里斯廷的芓宫;克里斯廷的身体和头发不停地摇晃,双|乳|在随着节拍摆动。二人爱兴奋已经达到了近乎失常的程度,两张樱桃小嘴同放声娇吟,如同在歌唱样。

  当二人沉醉于性高嘲的的兴奋的时候,苏菲亚小心翼翼地注意着阿加莎的眼神,留意她有没有出现异样。这部分之所以被视为整个祭典当中最危险的地方,是因为被施法者的身上在爱的同时,还会被上帝的灵充满,加上不断地吸收外来的力量,力量会突然高度集中在被施法者的脑袋胸部和生殖器上,有可能会使得被施法者因而突然失控。

  至于在这情况之下,上帝为何不阻止如此的事情发生,是基于这是被施法者必须承受的风险和面对的挑战,唯有胜过自己,能够控制身体内如此强大的力量,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强者。因此,参与这种透过祈求上帝降临从而增加力量的爱祭典的被施法者,必须是意志坚定,而且在事前的三天作出充分的心理准备,要不然她和身边的切人都会陷入危险当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糟糕的是,苏菲亚所担心的事情,马上就发生了。阿加莎和克里斯廷的呻吟和抽锸,已经持续了两分钟,依然没有停止下来的趋势;她们放声的呻吟,虽然眼神开始失无,样子开始显得疲乏,可是却不愿意停止下来,而且液的喷射竟然没有停止。于是克里斯廷的芓宫里就积存着大量的液,肚子开始慢慢地胀大。

  「阿加莎,已经够了,快停止吧;再这样下去,克里斯廷就会支撑不住。」

  阿加莎回头,双眼忽然发出凌厉的目光,盯着苏菲亚的脸儿;苏菲亚顿时发觉不妥当了。

  「糟糕了,大家马上离开教堂!」

  「甚么?」

  罗斯玛丽艾丽丝巴里和尼古拉斯显然被苏菲亚如此突然的命令吓呆了。

  「还不给我快点出去」

  阿加莎的右手忽然勒紧苏菲亚的脖子,眼神凶狠,如同杀人犯样。这样看来,阿加莎已经开始失控了。

  「放放开我」

  尼古拉斯看见苏菲亚的脖子被阿加莎捏住,就惊慌了,马上慌张地朝着大门的方向逃走;可是,才走了不到三步,当阿加莎的那双杏眼狠狠地盯着尼古拉斯的时候,他就马上倒在地上,脖子忽然感到被缠绕住了,开始透不过气来,在地上痛苦地挣扎。

  「阿加莎,你到底在干甚么快点住手吧,要不然」

  看见尼古拉斯如此的样子,巴里就感到加倍的害怕,可是依然硬着头皮走上前,劝阻阿加莎。

  「给我住口!」

  阿加莎凶恶地说,推开巴里,巴里就倒在地上,身体仿佛被股力量压住了,动弹不得。

  「糟糕了」

  正当罗斯玛丽和艾丽丝转身逃走的时候,同样的事情亦发生在她们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阿加莎,别啊啊啊啊,这样吧啊啊啊,放开他们吧啊啊!」

  无论克里斯廷如何为他们求饶,阿加莎的神情依然没有半点改变。

  没多久,阿加莎又忽然把r棒从克里斯廷的荫道里拔出来;大量液就顺势流出,而前庭大腺也差不多在同时间喷出滛水。然而,当液都从荫唇里流出来的时候,滛水还在喷射,克里斯廷的身体还在晃动,嘴巴依然在呻吟,脸儿发红,好像阿加莎依然利用魔法迫使她停留在性高嘲的状态。

  这时候,尼古拉斯发现脖子被松开了,可是取而代之的,是下体传来阵既兴奋又痛苦的感觉,仿佛在被甚么缠绕着自己的荫茎。其它人亦是如此,不过当中以苏菲亚的反应最大;除了面颊发红,放声的发出痛苦的呻吟以外,发红的|乳|头失控的喷射出白浊的|乳|汁,荫唇也湿漉漉了,全身乏力,已经无法反抗。

  「啊啊啊啊上帝啊,求你啊,拯救我们啊啊啊啊啊啊!」

  苏菲亚马上就被阿加莎抓起来,压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