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他已经预感到她将要做出的决定(1/2)

加入书签

  普吉岛,一个风光明媚,用金钱堆砌出来的世外桃源。

  这里远离g市,不用担心被熟人认出来,不用担心被人提起在g市发生的事,更没有无孔不入的媒体。

  有的只是碧海蓝天下的金黄沙滩,蓝得像一汪无暇美玉的大海,带着海水腥咸味道的清新空气,海岸边形状各异的黑色礁石……

  最初的两天,苏念还是很抗拒出门。

  她仍旧喜欢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喜欢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机,或是坐在阳台上对着海景长久地发呆尽。

  过了一个多星期,她紧绷的情绪才逐渐开始松懈。

  容琛尝试分散她的注意力,早上起床,就开游艇带她出海,在黎明的海面上,迎接东方的日出丰;

  他教她如何掌舵,如何转弯,怎样在海面上辟出一道雪白的浪花;

  午后,他们坐在甲板上钓鱼,或是跟游艇上的厨师学做当地的点心;

  黄昏时,他们将游艇开回去,拎着塑料桶,在别墅附近的沙滩上抓螃蟹;

  回家的路上,他们拎着鞋子,手牵手,赤脚走在沙滩上;

  海风很大,吹得她头发纷乱。

  天边的夕阳,是璀璨浓艳的金色,热情又触手可及地笼罩着他们回家的路。

  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他们两人。

  岁月静好,两相厮守。

  容琛希望这样的时光可以无境无止地延续下去——即便他十分清楚,这不可能。

  -

  变故是在一个星期后发生的。

  那天,在苏林海滩的回民村,苏念最开始都表现得很正常。

  走着走着,她却忽然挣开容琛的手,直接朝游客人群里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冲过去。

  “嘉洛!嘉洛!”她一把拽住那孩子的手,脸上的神情狂喜而认真。

  “姐姐,你弄疼我了……”孩子被她拽疼了。

  容琛迅速上前,试图掰开她的手,轻声说:“苏念,这不是嘉洛,你冷静一点。”

  苏念的情绪十分激动,仍旧死死拽着不肯松开:“我是妈妈啊,你不认得我了吗?嘉洛!我是妈妈啊!”

  孩子被她吓得哇哇大哭。

  容琛只得强行箍住她,一边跟孩子父母道歉。

  孩子妈妈看到儿子被拽出红印的胳膊,心疼地大声道:“精神有问题就呆在家别出来啊!干嘛把疯子放出来吓人!”

  “疯子”两个字让容琛眉心倏地一紧,但没有时间让他跟对方计较。

  因为他怀里的苏念已经彻底失控,她开始尖叫,凶狠地盯住他:“放开我!你把嘉洛还给我!”

  周围不同国籍的游客齐刷刷朝这边看过来,有人开始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他用力将她搂入怀中,而她大口大口喘着气,歇斯底里地挣脱他。

  双手被他死死箍住,她敌不过他的力气,始终挣不开,情急之下,一口就狠狠咬在他肩膀上。

  隔着单薄的衬衫,她牙齿咬得那白色布料缓缓浸出血迹。

  容琛全身绷得紧紧的,却始终忍着剧痛,不躲不避。

  直到两个保镖闻讯赶过来,三个人一起,才最终将她制服,然后带回车里,替她注射了镇定剂。

  镇定剂迅速产生作用,苏念渐渐安静下来。

  她虚弱地趴在那里,像只受伤的小动物,蜷缩成一团,弱到不堪一击,只剩唇中还在急促地呼吸着。

  “嘉洛……嘉洛……”她仍在低声重复,两行泪从她眼角慢慢滑落,落到容琛的手指上。

  容琛察觉到那液体的温度,像是被烫了一下。

  他不敢再去抱她,只能伸手将她瘦骨嶙峋的手紧紧包在掌心。

  这一刻,他心痛如割。

  忽然之间,不明白之前所有的坚持与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

  他沉默了很长的时间,最后才对司机吩咐:“回家吧。”

  -

  苏念自此昏昏沉沉睡了大半个月。

  她仿佛放弃了求生的意志,不肯吃东西,连水也不肯喝,只能靠输营养液维持她的生命。

  偶尔神志清醒时,她眼睛里再也没有了流动的神采,有的只是一潭死水一样的空洞,像是失去灵魂的空壳。

  医生每天来为她例诊,反馈给容琛的信息都是无奈摇头:“再这样下去,她会死的。”

  容琛沉默。

  某天,他亲自去了曼谷联系到一位知名精神科医生,带着医生匆匆乘机回来。

  才进了门口,管家就告诉他:“先生,太太起来了,今天看起来心情应该不错。”

  他压制不住惊喜,穿过餐厅,就看到她在厨房的料理台前,正跟着女佣学习做当地的菜式。

  她今天穿了条湖水蓝的长裙,因为暴瘦,原本合身的裙子,空荡荡的

  晃在腰间,显出另一种羸弱的美丽。

  他忽然有些紧张,缓步走去她身边:“怎么忽

  然起来做饭了?你应该多休息。”

  苏念偏头望了他一眼:“老呆在房间太无聊,就起来找点事做。”

  语气、神态都十分正常,正常得有点不可思议。

  容琛不动声色,按住她的手,说:“我陪你。”

  苏念嘴角微微上扬,“算了,还是我做饭,你洗碗。”

  他勉强维持着平静神色,点头。

  走远几步,仍不放心她。

  她仿佛察觉到他的视线似的,回头朝他看来,眼神柔和:“厨房有油烟,别在这儿呆着,我很快就做好啦!”

  -

  晚餐他们在三楼露台上吃的。

  开了一瓶红酒,对着月光,两人最后都喝得半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