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那晚,她一直在哭,一直求饶(重要)(1/2)

加入书签

  比起白天的热闹喧嚣,凌晨的普吉岛是安静的。

  月光像水一样倾泻下来,与路灯的光亮一起,在车窗玻璃上映出车里面的人模模糊糊的影子。

  容琛心绪烦乱,路上手机一直就没停过。

  电话那边传来的消息,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没找着。”

  容琛失望透顶,眉头一分分绷紧。

  车子一路在夜色中往前疾行,没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岛上的机场丰。

  一下车,早有几个人迎了上来。

  不等对方开口,容琛就已经问:“有消息了吗?”

  几人先是面面相觑,最后领头的说道:“查了24小时内的航班乘客信息,显示容太太在两天前订了一个半小时后去上海的机票——”

  容琛打断,“机场找到她人没有?”

  那人低了低头,继续说:“现在这趟航班的安检即将结束,查了机场监控录像,也没有发现容太太来办理登机牌。”

  容琛静默片刻,手机又响。

  那边也是同样的口吻:“容先生,查过码头附近的酒店,容太太没有入住。明天最早的一班船,是早上七点。”

  管家不敢走近,停在容琛身后小心道:“先生不要着急,只要太太还在这岛上,就一定能够找到。也有可能她没走,找个地方躲起来了?”

  “继续去查,天一亮有多少船出港,哪些航班去往哪里,全部要知道。”容琛用力按眉心,有些疲倦地望向远方。

  四周都是无边无际深沉的夜色,身后的候机楼灯火通明,映衬着前方道路上稀稀拉拉的车流。

  原来,身边本来活生生的人,突然间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是这么可怕。

  他明白,她一直都很心软,是他自私的挽留,推了她最后一把。

  可是她不知道,在最绝望的时候,他甚至都想好,就算她真的疯了,他一辈子照顾她,都没有关系,只要她还是他的妻子。

  而她究竟是在怎样的心情下做出这个不告而别的决定?

  眼前这千万条路,她究竟选了哪一条?

  她身体明明那么瘦,在外面能不能过好?

  身上钱带得够不够用?

  吃些什么?

  住在哪里?

  但回答他的,只是一片无声静默的黑夜。

  -

  蒋瑶在下午两点接到苏念的电话。

  g市讨论那件事的热潮明显还未褪去,容家发生的事,只要是关注网络的人都能绘声绘色讲出一段,蒋瑶这会儿才刚和办公室几个八卦女大战完毕,回头手机就响了。

  来电显示,是苏念的手机号。

  “苏念,你在哪儿?”那边背景声噪杂,蒋瑶不由得诧异。

  电话里,苏念的声音很平静:“蒋瑶,我要走了,麻烦你转告他,不用再来找我。”

  蒋瑶听出她语气不同寻常,顿时急了,“苏念你别这样啊,快告诉我,你怎么了?你要去哪儿?”

  “放心。”苏念在那头微微一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保重,再见。”

  电话在这时挂断。

  蒋瑶慌忙按回拨,再打过去,系统已提示对方已关机。

  -

  曼谷机场。

  苏念将手机摁了关机,拔掉手机sim卡,然后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她十分平静地做完了这一切,平静到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时至今日,她对那个人的怨恨随着时间的积攒,已经越积越深。

  十七岁时发生的噩梦,像一柄大铁锤,将她从美好的爱情里狠狠砸醒;嘉洛的死,更毁灭了她对现实所有的希冀。

  她不想再面对他,唯有选择这种方式,与过去彻底作别。

  心里像是有一把钝刀子,在一下一下割着她的血肉。

  她终于这个决定实施,彻底切断与他之间所有的联系,换来血肉模糊般的如释重负感。

  “苏小姐,快登机了,你准备好了吗?”旁边的陌生男人看了看时间,询问苏念。

  熙攘人声里,苏念抬起脸,点点头,“好了,替我谢谢方小姐。”

  那男人微笑递上旅行袋给苏念,絮絮道:“我们一家都受过方家的恩惠。方小姐的委托,我自然会做到。这些伪造的身份证件暂时不会有人查出来,柬埔寨那边也会有人接应你,如果还需要什么,他们也会提供给你。”

  苏念点头,“多谢你们。”

  男人的手机响了,他接听,低声说了几句,又将电话递给苏念,“方小姐要和你说话。”

  苏念接了,里面传来方良姿略有些局促的声音:“其他话我就不多说了,祝你一路顺风。”

  苏念道:“谢谢。”

  两人女人都有片刻的沉默。

  直到机场的广播开始催促

  安检,苏念才又说:“虽然我不能肯定你会帮我的动机,但我知道你一直以来对他的心意,愿你今后

  心想事成。”

  方良姿一愣,忙道:“不,我帮你,绝对不是因为这一层私心,我只是纯粹想帮你一把……”

  后面半句话,方良姿没说出来。

  这些日子她一直做噩梦,梦里全是那天容嘉洛最后的眼神。

  她只是想能尽量多做一些,减轻心中的愧疚。

  隔着电话线路,苏念当然不会知道方良姿心中所想。

  苏念再次说了声谢谢,然后将手机还给那男人,站起身。

  男人挥手,“苏小姐一路顺风。”

  “再见。”苏念微微一笑,转过身,进了机场安检口。

  身后的一切喧嚣都在远去,一瞬间,她心里除了莫大的释然,还有淡淡的酸涩。

  半年来发生的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

  她知道,明天一早醒来,所有一切都将彻底过去。

  从此以后,她和容琛,将像两列背道而驰的火车,渐行渐远,永无交集。

  -

  茫茫人海,一个人想要让自己消失,就像一滴水融入汪洋大海,其实非常容易。

  到了柬埔寨,苏念从那里转程去了越南,再从越南坐火车去了南宁。

  在南宁呆了几个小时,她登上去拉萨的火车。

  因为是临时起意,机票没买到,卧铺票也售空,她便选了硬座。

  一路上,车厢里人满为患,夹杂着汗味、食物味、烟草味……各种浑浊气息,还有邻座的大叔一直打呼噜。

  震天的鼾声里,苏念睡不着,也没有胃口,长时间肚子里没吃东西,加上旅途的颠沛流离,她的心境反倒格外沉寂下来,只是偏头望着窗外。

  窗外夜色中,是飞速后退的重重山岭,稀稀拉拉的村落,和偶尔一盏零星灯光。

  -

  一天一夜的行程,苏念全无睡意。

  火车途经数不清的高原乡野,到达拉萨时已经是下午。

  正值旅游旺季。

  拥挤的车站,到处是拎满行李的旅客,唯有她两手空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