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我会污蔑你弟弟那个强/奸犯吗?(1/2)

加入书签

  【103】我会污蔑你弟弟那个强奸犯吗?

  两人沉默地陷入僵持。

  直到容怀德含笑的声音响起:“阿磊,念念,你们兄妹俩在聊什么?”

  身后不远处,容怀德和容琛父子俩一前一后从花园那边走了过来。

  几乎是一瞬间,苏念惊惶地埋下头。

  容磊若无其事地招呼父亲和哥哥,解释说:“念念有几道理科题求我帮她解答。”

  容怀德乐于见到一家人这样和睦的气氛,鼓励道:“念念就快高考了,你有空就多辅导她的功课。”

  苏念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后来几个人又说了什么,她完全没听进去。

  含糊应付完容怀德,她隐忍住目光里的恨意,默默告辞走开。

  经过楼梯转角时,视野里却有一双裎亮的男式皮鞋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是不是容磊又欺负你了?”容琛站在她面前,用十分平静的口气问她。

  苏念咬紧唇,眼泪忽然在一瞬间夺眶而出。

  几个月来的惊慌失措,几个月来的委屈怨恨,都在此刻齐刷刷涌上心头。

  是的,她恨容磊,一度甚至迁怒给容家其他人。

  可她又明白,她仍旧无法恨面前这个男人……

  她知道,他到底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只是,已经肮脏的她,还有资格去爱吗?

  那几秒钟,她被铺天盖地的各种负面情绪覆盖,心里有无数个念头在涌动。

  然而最终,她只是摇了摇头,轻声说:“没有。”

  -

  第二天是周六。

  苏念出门前对苏雪宜借口说要去书店买学习资料,就独自出门,打车去了市内一家私人医院。

  妇科门诊室外排起长长的队伍,终于轮到苏念时,那坐诊的女医生接过她的化验单扫了眼,面无表情说:“已经三个月了,人流没法再做,只能引产。”

  苏念只觉得脑袋里轰了一声。

  她对这些事毫无常识,只是小时候在乡下见过隔壁婶婶因超生,被强制引产后卧床一月,痛不欲生的样子。

  于是忍着羞怯,涨红着脸问:“医生,我还要上学……除了引产还有其他办法吗?”

  女医生瞥她一眼,轻笑一声:“现在的小姑娘,一个比一个不自爱,自己不把身体当回事,出了事才知道着急。你问我怎么办?回家叫你爸妈来,给你签手术同意书再说吧!”

  说完直接朝外面喊:“下一个!”

  苏念急得手脚发麻,“医生,我求你……”

  女医生不耐烦地拍了拍桌子,“没看到我这儿忙得很吗?都跟你说了,要么引产,要么把孩子生下来。去找孩子他爸,你们自己拿主意!”

  旁边进来的那女病人也一脸鄙夷地扫过来,附和地跟着笑,“我单位同事的女儿,今年才高二,在学校也是早恋,被搞大了肚子。前两天做完人流,她妈请假回去照顾呢!”

  女医生听了冷笑道:“这种事我见得多啦,昨天来的那个小姑娘,才十八九岁,子宫就薄得不能再刮了,当着她男朋友的面,还一口咬定她是第一次怀孕,啧啧。”

  被陌生人肆意评头论足,苏念窘迫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最后还是隔壁桌的女医生看她可怜,好心叫她过去。看了看她的化验单,对她说:“小姑娘,引产很伤身体。而且你有点贫血,就算现在要做引产也不适合,回家叫你妈妈把身体给你调理好,再让她带你来做手术吧!”

  -

  苏念从医院出来,已经是中午十一点。

  外面天阴阴的,飘起了零星的雨滴。

  她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满脑子都是刚才医生的话。

  她漫无目的地一直往前走,最后停在派出所门口。

  苏念抬起头,静静看着蓝底铭牌上熠熠发光的警徽,脑子里闪过许多个念头。

  天上的雨渐渐变得大了,她还一直站在那里。

  直到最后一个警察大叔出来,和颜悦色对她说:“小姑娘,这么大的雨快上来避一避。”又打量了她一眼,才问:“是不是遇到困难了?”

  陌生人的善意,让苏念心头一酸。

  那个迟疑很久的决定,就在此刻终于落了下来。

  牙齿都在磕磕发颤,她握紧拳头,终于鼓足勇气开口:“我要报警,我被人强暴了。”

  -

  苏念被带去一间单独的闻讯室。

  替她做笔录的仍是刚才那个中年警察,那人生得一脸正气,一坐下来就像长辈一样安慰她:“小姑娘,别怕,把你受到的侵害都说出来,人民警察会为你做主的!”

  苏念埋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