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你这个废物怎么不去死!你现在就去死!(1/2)

加入书签

  【104】你这个废物怎么不去死!你现在就去死!

  容琛沉默听她说完,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最后,平淡开口:“我现在就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就算你真的豁出一切闹去北京,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他停了停,又补了句:“浪费时间去做明知道不可能有结果的无用功,是弱者最幼稚的举动。”

  苏念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只是静静看着面前这个她曾经爱慕到骨子里的男人:“那什么才叫不幼稚?乖乖配合强奸犯,做一个听话的傀儡,最后还得对你们感恩戴德吗?”

  容琛看着她,面无表情:“苏念,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论辈分,你算是我名义上的妹妹。今天我以一个兄长的身份,不妨教你一句人生哲理:骨气这个东西,用得好,叫聪明,用错了地方,就是愚蠢。明白了么?”

  沉冷的声音里,透着若有似无的警告。

  容琛承认自己冷血。

  非同寻常的家境,和这两年生意场上的历练浸淫,早就让他练就一副铁石心肠。

  跟商场上那些老谋深算手段层出不穷的对手比起来,面前的这个女孩实在不值得一提。

  但即便这样,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他仍有一丝淡淡的于心不忍。

  苏念的心彻底沉下了去,一直沉到了深渊里。

  唯一的,最后的,那一丁点希冀也都在此刻被他彻底掐灭了。

  她唇边浮起一抹凄恻地惨笑:“你这是在恐吓我吗?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恶心……你弟弟毁掉我的一切,你还要当帮凶,逼我继续做婊子——”

  他沉声打断:“不要用那种词作践自己!”

  “轮不到你管!”苏念现在恨极了他,再在这里多面对他一秒钟,她会疯掉。

  用力扯掉肩头尚带着男人体温的西服,她伸手去推车门:“停车!我要下去!”

  没有容琛发话,司机仿若未闻。

  “停车!放我下去!”她开始急躁,几乎是一种崩溃般的固执,驱使着她拼命扳车门把手。

  容琛钳住她肩膀,“回家再说。”

  “你滚!别碰我!”苏念狠狠瞪着他,牙齿咬得咯咯响,几乎是歇斯底里地挣脱。

  但他的手纹丝不动,牢牢将她箍住。

  她目光憎恶,指甲在他手背上又抓又抠,倔强挣扎。

  容琛措不及防,一时竟然控制不住她。

  天崩地裂一样的绝望,像是冰冷的针,一针针钉到她身体里去。

  她情绪已到崩溃的边缘,从他臂弯里挣脱出去,瘦小的身体滑进了车座的角落。终于无助地放声大哭:“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我妈欠你们家的,为什么要我来还……为什么要我来还……”

  眼泪从她指缝间不断溢出来,车厢内响起她绝望的哭声。

  容琛嘴角微动,终于还是迟疑地伸过手,放在她剧烈颤抖的肩膀上,试图给予她些许安慰。

  指尖碰到她的额头时,察觉到的热度,让他一怔。

  她显然正在发着烧。

  “你在生病,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苏念才刚平歇下来的情绪,像是瞬间又受到某种刺激。

  容琛不予理会,强硬地制止她的抵触情绪。

  她突然尖叫一声,拼命打开他的手。

  她异常激烈的反应,让他很是意外:“不去医院也可以,但你得回家,我让何医生来替你诊治。”

  苏念不再说话,只将自己瑟缩在车座角落,仿佛只有这种方式,才能保护到她自己。

  容琛深吸口气,静静看着她。

  忽然间发现,他让自己再度陷于一个异常尴尬的境地。

  上次他喝醉酒后,在那间公寓发生的那个不该有的吻,一直被他刻意屏蔽。

  他从不认为自己会和这个名义上是妹妹的女孩发生点什么,更何况,她还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他特地搬出家,去外面住,为得只是避免大家在同一屋檐下碰面的尴尬。

  在他以为事情已经可以彻底平息淡忘时,警察一个电话,让他获悉她被自己弟弟侵犯过的事实。

  那一刻,他就知道,事情的发展再度超出他的控制范围。

  而现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