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容先生,这是你太太的遗物(1/2)

加入书签

  【106】容先生,这是你太太的遗物

  飞机是在夜里九点钟降落在拉萨机场的。

  同容琛一起来的,除了两个随从,还有蒋瑶。

  苏念已经失踪将近半个月,蒋瑶的担心并不比容琛少,一听说苏念有了下落,立刻要求一起同行。

  从拉萨机场出来,他们与接应的人一起,一行十余人连夜启程。

  青藏公路是世界上海拔最高,也最难走的一条公路。

  一路上,车里气氛沉默,都没人说话。

  两辆越野车艰难地穿过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无人区,经历近二十小时的颠簸,终于在翌日黄昏赶到了l县。

  一个星期前那场强烈地震,将高原上这座原本繁华的小县城变得满目疮痍。

  现在72小时黄金搜集时间已经过去,救援工作已经开始进入善后阶段,废墟上到处是穿着白色防护服的防疫人员在进行消毒。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尸体腐烂的恶臭,混合着消毒水的刺鼻气味。

  车子还没停稳,容琛就开了车门下去。

  当地负责招商引资的官员早听见了风声,等他刚下车,十数人就齐齐迎上来,“容先生远道而来辛苦了,快里边请。”

  容琛也不和他们客套,开门见山地问:“现在能不能让我先看看那几件东西?”

  领头的忙不迭点头,引他去往存放从死者遗物的临时办公室。

  容琛在一行人的簇拥下,到达那间办公室门口。

  忽然间,他竟紧张起来。

  抬起头,看了看头顶,烈日当空。

  天空是一种纯净的湛蓝,偶尔有一丝风拂过。

  在这高原上,风声里,周围一切仿佛都静止了,静得他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呼吸。

  将近一个月渺渺无期的寻找,他设想过无数结果。

  却在这一刻,终于得悉疑似是她的下落时,却是死亡诀别的信号。

  忽地心生一丝侥幸,也许根本不是她的东西,只是一个误会……只是救援人员弄错了……

  “容先生?”直到有人打量他的反应,试着催促。

  他回过神,点点头,与那一行人一起进了办公室。

  工作人员地从各式各样编了号的物品找出一个fendi奶白色的女士钱包。

  有人接过,递到容琛面前,“容先生,你先看看,这是不是你太太的东西?”

  容琛走过去,一看到那个熟悉的钱包,只觉胸口瞬间像被狠狠一撞。

  仿佛五雷轰顶。

  最后一丝零星的希望也被掐灭,排山倒海的痛楚汹涌而来,将他淹没,令他喘息唯艰。

  这一路将近三十多小时马不停蹄的赶路,加上轻微的高原反应,一时之间他竟无法再呼吸,脚下站不稳。

  旁边谢宇赶紧扶住他。

  “是她的东西。”蒋瑶带着哭音开口,眼圈瞬间就红了:“我认得,这个钱包是去年我们一起逛街时买的,当时我买的黑色,她要的白色。”

  谢宇将钱包接过来,递给容琛。

  容琛将拉链拉来,手指却一直微不可察地发抖。

  里面夹层里放着一张身份证,是苏念的,驾驶座,是苏念的,招行的信用卡,也是苏念的……

  他翻开最里层,找出一枚戒指。

  是在罗卡角,他求婚时送给她的那一枚。

  干净简洁的一个素圈,没有钻石,没有累赘纹路的装饰。

  它静静躺在那里,散发着金属特有的光泽。

  这是当时在里斯本火车站他仓促买的。

  戒指买大了一号,苏念用红线绕了半圈才勉强合适。

  之后回国,他补给她一个正式的,她却还是最喜欢这一个,一直戴在手上。

  后来她提出离婚,将当初的婚戒连同离婚协议书一起留在了家里。

  他以为这个戒指她也不会再保存,原来她仍旧留在身边。

  “这是我太太的东西。”容琛语气很克制,但声音再平淡,也能让人感受到他情绪里隐忍的痛苦。

  搜救的负责人神色惋惜,竭力客观陈述:“这是三天前我们最后一轮搜救时从废墟里发现的。因为天气热,尸体都腐烂了。而废墟底下已经没有生命迹象,我们只能选择就地掩埋。容先生,节哀顺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