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我宁愿摔死他,也不会让他生出来!(1/2)

加入书签

  【107】我宁愿摔死他,也不会让他生出来!

  b超结果显示,是一个刚成型的男胎。

  苏雪宜被这个天大的喜讯冲昏了头,迅速做出最利于自己的决定。

  苏雪宜深知,容怀德做了结扎,自己更不可能怀孕,将来在继承遗产上捞不到多少好处。

  但如果这个孩子能够生下来,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个孩子也是容家的骨血,将来容怀德有个三长两短,孩子做为容家的人也能分得公司股份。

  一番深思熟虑,苏雪宜愈发觉得当初将女儿接来g市是一个无比睿智的决定,简直就是帮了她一个天大的忙。

  -

  于是就在当晚,容家三个人进行了一场秘密的家庭会议。

  苏雪宜拿出那张b超扫描图,哭哭啼啼道:“都已经成型了,引产对身体伤害太大,医生的建议,是生下来。我思来想去,不能委屈我的女儿,可是,这好歹是一条命……我这是作的什么孽……”她说到这,满眼凄惶地望着容怀德:“老爷子,你是一家之主,还是你来拿个主意吧!”

  容怀德刚经历丧子之痛,小儿子的死,让他一夜之间苍老许多,对苏雪宜跃跃欲试的建议,只表示沉默。

  沉默,就代表了默许。

  “阿琛,你怎么想的?”容怀德询问容琛的意见。

  当时容琛的心中同样无异于正在天人交战。

  那个已经成型的孩子,是容磊的骨肉,是容磊生命的延续。

  如果论起私心,他当然希望这个孩子能够保留。于是只问苏雪宜:“苏念还没成年,你确定她会愿意生下来?”

  苏雪宜在他锐利的目光下明显心虚,顿了片刻,才含糊道:“我会尽量想办法说服她。”

  -

  容琛不清楚,也没有再去追问苏雪宜究竟用什么办法说服了苏念。

  总之,苏雪宜迅速宣布自己怀孕,没过几天,就为苏念办好辍学手续,然后以去澳洲待产的名义,将女儿带上了去往澳洲的飞机。

  事情前后不到半个月,做得滴水不漏。

  苏雪宜所谓的办法,就是和容怀德一起哄骗苏念,国内的医疗条件做引产有风险,澳洲那边安全系数高,骗她去澳洲做手术。

  那时苏念对她母亲已经不具备信任,但对容怀德,她还是一直心存敬畏。容怀德开口对她保证,她便没有再怀疑。

  等到了墨尔本,苏念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她迅速被软禁起来,关在容家位于墨尔本市郊的那所别墅。

  除了照顾她的保姆,和私人医生,谁都不许接近她。

  房间里所有尖锐物体都被收走,除了苏雪宜盯梢,门外还有三个人高马大的保镖随时监控她的动向。

  一开始,苏念哭过,闹过,哀求母亲,甚至是绝食……她试过各种抗争办法,但通通无效。

  到最后,她终于绝望,不哭,也不闹了。

  她变得异常安静沉默,迅速消瘦下去。

  她消瘦的同时,子宫内那个胚胎却一天天迅速生长,而她青涩的身体也开始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原本小小的胸部忽然开始膨大,腹部皮肤被一点点撑开,一天天地隆起来,在她纤细躯体上十分突兀,极其不成比例。

  -

  五月的一天夜里。

  苏念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突然感觉到肚子里一阵怪异的蠕动。

  她一惊,从床上坐起来,惊恐地盯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

  那阵诡异的蠕动仍在继续,她慌乱无措地伸出手,死死按住肚子,想要阻止这种陌生的感觉。

  然而让她害怕的情况并未停止,反而更加肆无忌惮。

  隔着腹部的皮肤,她掌心明显感觉到里面的小生命仿佛回应她的动作一样,开始冲击子宫壁。

  开始调皮地伸手,打拳,甚至是踢腿……

  这是苏念第一次感觉到胎动。

  可是她意识里全无惊喜,除了惊恐,陌生,就只剩憎恨。

  她无比憎恨这个在她子宫里一天天长大的生命,憎恨这个带给她耻辱的印记。

  它的存在,仿佛就是在时刻提醒她,她经历过的那段噩梦般的凌辱。

  于是她不假思索地抬起手,狠狠朝胎动的部位用力摁下去。

  下一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