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屈服给自己的心(1/2)

加入书签

  【059】屈服给自己的心

  夜色正浓。

  霓虹灯五光十色,车流熙熙攘攘。

  容琛发动车子,缓缓穿行于夜幕下的城市。

  前方路口红灯亮起,他刹车。

  一对打打闹闹的小情侣穿过马路,女孩娇俏,男孩阳光,画面煞是养眼。

  变故只在转瞬之间,一辆酒驾的别克嗖地一声驶过。

  “砰”的一声闷响,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女孩骤然间躺在了血泊中,当场就没了声息。

  路人围拢过去,男孩抱着断了气的女友哭嚎得声嘶力竭。

  容琛静静看着,心潮起伏。

  生活或许就是这样,今日相聚,明日就有可能死别。

  刚才她问他的那一刻,他觉得已经把毕生的意志都用上了,然而他什么都无法解释。

  曾经为她做过什么,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她在美国的那六年,他从来不曾停止过关注她的动向:

  得知她申请导师被卡,用最短的时间联系到业内最权威的教授为她写推荐信;

  他知道她经常与精神疾病患者接触,他请了小叶做她的助理;

  他知道她在国外很节俭,课余时间同时打几份工,他就暗中为她安排收入不错,压力较低,又不让她察觉异常的兼职;

  他是她在纽黑文租的那间学生公寓的真正房东,是他把房子买来,打点好一个信得过的当地人,再把房子用便宜的价格租给她;

  她22岁那年生了一场很严重的病,房东把病情汇报过来,他放下手头正在谈的重点项目,飞去纽黑文,在医院守了她三天三夜;

  他知道她住的公寓阳台上养了两盆洋牡丹,一盆红蔷薇;

  他知道她养了一只很胖的猫;

  他每个月都会飞一次纽黑文,然后在她公寓楼下那家叫snel的咖啡屋一呆就是一下午,经常看到她骑着自行车上学、下课;

  有次雨天,她打完工回来,困得骑自行车时都睡着了,摔倒在地上。他忍不住过去扶起她,当时她没戴隐形眼镜,都没有认出他是谁,甚至还对他说了声tha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