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对不起,我爱你(1/2)

加入书签

  毫无征兆的吻,将苏念侵袭。

  苏念睁大眼,脑子里瞬间轰然炸响——

  她一点防备都没有,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只能被动承受着他狂风骤雨一样的侵袭。

  他舌尖强烈霸道地抵开她齿关,长驱直入,攻城略地。

  他唇舌炽热痴缠住她,不温柔,不细致。

  像隐忍日久,终于伺机而发的掠夺者,一寸寸蚕食她的思维,她的理智丰。

  她终于狼狈地回过神,立刻用肩膀和手推他。

  但他显然不给她任何逃避的机会,反而加重手臂的力度,一手撑在墙面,将她牢牢禁锢在自己怀中的方寸之间。

  身后是冰冷的墙壁,而身前是男人火热的胸膛。

  冰火两重天的夹击,苏念渐渐呼吸不上来,肺里的空气仿佛都被他吞噬干净。

  乱了,乱了,全都乱套了。

  苏念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时,容琛终于松开她。

  她立刻退缩,妄图脱离他的控制。

  他却不许,扳过她的脸,迫使她与自己对视。

  隔着这样近的距离,两人额头相抵,呼吸交叠,近得能看到对方瞳孔里的自己。

  一刹那,空气中仿佛催生出无数暧昧因子,在噼里啪啦地不断炸开。

  他喘息着低头,眼神浓烈,声音很低,却坚定:“苏念,你要解释,那好,我现在回答你——我爱你。十年,这十年我一直在用我的方式爱着你。我不希望你再遭受任何苦难,我希望你能幸福,可是看到你后来不幸福,我又不甘心——”

  苏念错愕地睁大眼,脑子完全空白了。

  她的确很怀疑,这个曾经让她刻骨铭心暗恋了八年的男人大约也对她有意;

  却从未想过,他对她的感情,竟比她之前所有能想象到的都要失控。

  “刚才开车回去的路上,我对自己说,算了吧,放你走,让你出国,隔着太平洋,你会遇到真正对你好的人,以后我就把你彻底放下,咱们再也不见。可是,我发现自己并没那么洒脱,我已经错过过去的十年,这一次,我不想再放你走。你觉得我自私也好,武断也罢,无论如何,我要留住你,”容琛伸手,握住她纤细的肩,目光里全是恳切,“苏念,前面的十年我错过了你,后面的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四个,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起走。能不能留下来——”

  苏念无所适从。

  心跳得太快,几乎要蹦了出来。

  这么多年,她知道,这个男人生性倨傲淡漠,从不肯在人前示弱,即便到了忍耐的极限,也能克制自持。于他而言,刚才的这段话,估计已经是他这辈子最彻底直接的一次感情宣泄。

  但是,及至此刻,她仍不确定自己是否了解他的全部。

  偏偏他说出的每个字句,都在她脑海里,清晰得如同电脑一样敲打出声音来。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卑微无望地爱着他;

  在他回过头来时,她却早已在心底为那段暗恋划上一个无声的句号。

  年少时她能爱得义无反顾。

  如今却再没有飞蛾扑火的孤勇,更清楚明白,不管有没有血缘,他们都是名义上的兄妹。

  不止伦理,还有利益纠葛,盛和的继承权问题上,他和苏雪宜迟早有一战。

  那时,她夹在中间又将如何自处?

  还有,她那个羞于启齿的怪病,只要是有正常生理需求的男人都接受不了吧?

  理智在叫嚣:她和他,不能够!

  “对不起。”她深吸口气,退后一步,“请不要再这样,你的的心意,我承受不起。”

  他定定凝视她,似要击破她的伪装:“你的日记本密码是我的生日,我知道,你心里有过我。你能放得下?”

  苏念心底一颤,瞬间犹如被抓到现形的小偷:“我不知道……”

  “我不能。”容琛声音沉笃。

  苏念听到自己的心门,“轰”的一声坍塌的声音。

  残存的理智,瞬间又被打得七零八落。

  “你先回去吧……我、我再想想。”她仓惶躲闪开他的视线,然后,关上了门。

  像逃跑一样。

  -

  深夜,容嘉洛早已熟睡。

  苏念洗漱回来,俯身替弟弟掖好薄被,灯光下,男孩秀气的眉毛,挺直的鼻子,嘴唇微微抿着,睡颜安然。

  她坐在床沿看着弟弟的脸,发了一刻呆,直到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

  容琛的短信,只有短短四个字:我等你。

  思绪起伏,她终究忍不住起身,站去窗前,掀开窗帘的一角。

  那辆幻影还停在楼下,车旁一道身影,在深浓夜色里无比清晰。

  那是她曾义无反顾暗恋了八年的男人。

  他仍未离去。

  g市

  的深夜,繁华与喧嚣正在一点一点消散,万家灯火渐次熄灭,只余路灯昏黄的光,将地上他的身影

  拉得老长。

  就在这个被人告白的寂静深夜,苏念靠在窗边,遥遥望着楼下那人,忽然间潸然落泪。

  她不曾怀疑过今夜他那番话的真假,更不曾怀疑他的诚意。

  纠结、委屈、犹豫……种种情绪在心中膨胀。

  内心的挣扎,她却无计可施,好像无论选择了什么都是错。

  得到是错,放手也是错,爱不甘心,放也不甘心……

  苏念轻轻放下窗帘,在黑暗中拉回神智,任凭声势浩大的纠结,和怨念纠缠着她,无法还击。

  -

  盛和大厦。

  刚结束了一场冗长的董事会,容琛的脸色不是很好。

  秘书揣踱着他的脸色,中规中矩报告完事项,就关门退了进去。

  办公室里满室安静,外面台风过境,外面几声电闪雷鸣后,哗哗下起了雨。

  盛夏的雨,来得猛烈而直接,落地窗被雨水冲刷,模糊了一切。

  容琛俯身坐到沙发上,静静抽完一支烟,才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那头依旧是甜美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从早上到现在,一直如此。

  思来想去,他拨去住的地方。

  家政阿姨在那头告诉他:“小姐一大早就把小少爷送回来了,说她要临时出去几天。”

  “她要去哪儿?”

  “去哪儿她没说。”

  ……

  挂断电话,容琛的脸色更加沉郁。

  他知道,她在躲他。

  -

  苏念的确是在躲容琛。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去了机场,随便买了张机票,就逃到千里之外的乌镇。

  昨夜的最后,容琛说会给她时间考虑。

  而她依旧无法答复。

  她不能从容面对,于是只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又可以安然躲回自己的躯壳。

  躲得越远,仿佛才会觉得越安全。

  从而远离他,摆脱他,忘记他。

  乌镇,一个避世的江南水乡。到处是古韵古风的江南式老建筑,白墙青瓦,黄昏的拱桥,静谧的栈道,悠闲的路人,仿佛能拂走人满身疲惫。

  苏念坐在在客栈的回廊发呆,静静看着天色一分分变暗,四下渐次亮起灯火。

  古镇黄昏,水光潋滟,桨声灯影,俨然身在画中。

  身后有人走近,一个熟悉的人影径直在她对面坐下,嗓音疏懒:“说句好久不见,似乎又显得太薄情了。”

  抬起头,黄昏暮色下,易哲南坐在对面。

  他看着她,嘴角仍噙着那抹玩世不恭的薄笑。

  自那一夜后,她与他多日不见。

  此刻在这千里之外古镇相逢,却已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让她恍然,又有些安心。

  “你怎么来了这儿?”她平静问。

  易哲南懒洋洋说:“想来就来了,就是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再次相对而坐,上次来这里的记忆还犹自在目。

  那还是两年前,彼时他们刚刚订婚。那也是个夏天,他们来这里一起看露天电影,一起逛水上集市,一起坐乌篷船夜游西栅……做尽了天底下所有恋人都会做的俗事。

  今时今日,故地重逢,却有种时空倒转的荒谬与苍凉感。

  易哲南显然知道她的近况,问:“为什么会突然决定出国?”

  “没有原因,就是想出去充电学习。”她避而不答。

  “是因为他吧?”易哲南直接挑破,不等她回答,就刻薄地讥讽:“怎么就忽然要走呢?毕竟暗恋了他那么多年,人家总算肯回头多瞧你一眼,就这么走了,有点不划算,对吧?”

  苏念淡然地提醒:“易哲南,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我是真的要走,也不打算和他在一起,以后更不会再出现你面前碍眼,你真的没必要至今仍对那件事耿耿于怀。”

  “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原谅你了吗!”他沉下脸,又开始旧事重提。

  苏念失笑:“我们结婚两年,冷战的时候就有四分之三。你用两年的四分之三来惩罚了我,这还不够原谅的理由吗?”

  他并不否认这一点,“那又怎样?是你先欠我的!我不觉得后来我做的事有什么过分,是你应得的!”

  每次都是这样,交流总能失败。

  那件事,一直是她和他之间的心结,一个死疙瘩,根本解不开。

  气氛僵了下去。

  苏念知道和这个人已经无话可说,站起身,“随便你怎么想吧,我要回去了。”

  易哲南却不甘心,一把拽住她的手,“是不是除了高中时候,后

  来所有事,我都晚了他一步?你告诉我,除了比我有钱,他还有哪点比我好?”

  他掌心滚烫,苏念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