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一定要这么绝?(1/2)

加入书签

  人来人往的航站楼。

  容琛接过苏念手里简易的行李,深深打量了她两眼,语意平静:“回来了。”

  完全没问她消失几天的原因。

  苏念当然明白这是要跟他去哪里,一时站着没动。

  “嘉洛中午还在问,你是不是真的要走。”容琛看她一眼,沉沉补充了一句:“他很舍不得你,不管你考虑的结果如何,走之前,总得见他一见。丰”

  他知道她的软肋。

  提起嘉洛,她必然不会拒绝尽。

  苏念果然没再抗拒,低下头,跟着他走。

  航站楼大厅有几个小孩推着行李箱跑来跑去,苏念冷不丁被撞了一下,踉跄后退两步。

  下一秒,腰间忽然被搭上一只手,稳稳扶住了她。

  而容琛拥住身边的人,手就没再放开。

  直接拥住她往前走。

  大庭广众,苏念不想和他这么亲密,登时有些抗拒,

  他却瞧她一眼,板起脸斥她:“这么大的人了,走路也不当心。”

  苏念从前最怕他板起脸训人的时候,可此刻心情不比从前,只觉得他这样的斥责里,分明有股说不出的宠溺意味。

  苏念觉得自己的脸慢慢开始发烫。

  她不知道是因为窘迫,还是气的,只得安份下来,任他拥着。

  -

  从机场出来,车子一路开去容琛住的地方。

  他住的是盛和地产开发的一处高端小区,苏念是第一次来这里,对环境还有些陌生。

  很宽敞的房子,客厅一面是全落地的弧形玻璃窗,旁边还有一个小型的空中花园。整个空间很大很宽敞,客厅、书房、起居室、卧室、开放式厨房、卫生间……大大小小的房间错落有致的分布着,设计格调,与他的办公室一样,呈黑白灰三色,颜色偏暗色系。

  极具个人气息,典型的单身男性居所。

  容嘉洛正在外面的花园,抱着他的小乌龟在那里玩,嘴里还哼着他喜欢的电视节目主题歌。

  一离开苏雪宜的管制范围,他显得比平常开朗许多。

  看到苏念,他眼睛一亮,立刻乖巧地小跑过来,拉着姐姐的手再不松开。

  苏念蹲下身问他,“这几天在哥哥这里呆着,你乖不乖?”

  容嘉洛点点头,手指却小心翼翼触碰苏念肩膀。

  那里是那天他咬过的地方。

  苏念知道,他在笨拙地表达自己的歉意。

  “没事,已经不疼了。”苏念揉揉他的小脑袋,轻声安慰。

  容家这才像放下心,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摇摇头说:“不想回去,妈妈坏。”

  苏念强作笑脸安慰他,“以后不想回去就呆在哥哥这里。”

  小家伙却攥住她的手,一字一顿地说:“我还要姐姐一起。”

  苏念一怔,随即勉强笑着说:“姐姐不会离开你。”

  心里却开始犹疑,等会儿走的时候,该怎样与弟弟道别?

  -

  晚餐是家政阿姨做的。

  饭桌上,顾忌着有孩子在,苏念和容琛谁都没提其他事,只是沉默吃饭。

  容嘉洛丝毫没意识到大人间的古怪气氛,反而有模有样地为姐姐夹菜,神情无比认真。

  苏念说谢谢。

  他便腼腆地垂下脸,又去给容琛夹菜。

  气氛很温馨。

  这时,门铃响起。

  阿姨去开的门。

  门开,方良姿站在门外。

  -

  方良姿是犹豫了好几天,才终于下定决心来见容琛的。

  这几天对她来说很煎熬,从那天早上在邹莹那里拿到那份鉴定报告开始。

  许许多多的疑问盘旋在心底,方良姿不敢设想下去。她害怕这些疑问变成现实,又遏制不住地迫切想要求证。

  于是等她下定决心来到容琛住的公寓,开门见到的却是,里面那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

  心,莫名一酸。

  酸楚过后,就是莫名的妒意。

  之前原本还盘旋的犹疑,在瞬间化为坚定。手指触碰到包里那纸文件袋,她觉得自己的心又坚定起来。

  阿姨领她进门,她款款走进,看着餐桌旁的一家三口,脸上扬起一个淡然的笑:“阿琛,没打扰你们吧?”

  容琛起身:“良姿。”

  方良姿顿了顿,看着他:“我有事,想和你私底下谈。”

  容琛察觉她神色有异,看了看餐厅那姐弟二人,才说:“我们去书房谈。”

  说罢走在前方领路。

  方良姿便跟在他身后。

  当年热恋时,她习惯依赖他,走路时会拖着他的手,跟着他。

  这么多年了,习惯总是难以改

  回来。

  只是如今,她仅能以朋友的身份跟在远处,安静看着他的背影。

  两人一前

  一后进了书房。

  容琛这才问:“突然来找我有什么事?”

  方良姿没说话,缓步上前,从包里抽出一只文件袋,递到他面前。

  容琛略挑眉,随手翻了两页,脸色瞬间变了。

  “这是什么东西?”

  “我一个小小的恶作剧,却阴差阳错被验证了的猜测。”

  容琛终于沉不住气,腾地站起身,盯着她:“你想做什么?”

  方良姿静静把他的反应看在眼底,“我只希望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从前我不理解你对她的感情,现在我终于知道了。阿琛,你知道吗?我怀疑过无数种可能性,却始终不敢拿你的样本去鉴定。因为我害怕真实的结果……十年前的事对吧?十年前,你就是因为这个疏远我?这个孩子的父亲是不是就是——”

  “住口!”他疾声打断,带着急怒,又顾忌着惊动到外面的人。半晌压低声:“你不许去打扰她!”

  方良姿呼吸哽住。

  她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失控的样子。

  一瞬间,心底的酸苦化作无可奈何的自嘲。她轻声质问:“阿琛,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我在用这个要挟你?”

  “抱歉——”意识到自己刚才言语失态,容琛顿一顿,缓和了语气:“良姿,这件事不是你想得那么不堪,恕我无法向你解释清楚。我不会让她知道一丁半点,也不会容许任何人来拆穿,算是我求你。”

  方良姿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满眼的恳切,一颗心渐渐沉到谷底。

  目空一切的容琛,原来也能为一个人低下高贵的头,如此卑微。

  他们从前有过两年热恋的时光,他却从未为她做过这些。

  说到底,只是不够爱罢了。

  方良姿宛然冷笑,眸中渐渐恢复了往日的高傲神采,然后,像是在为自己的尊严做最后的挽回似的,伸手,拿起那份文件袋,将里面的纸页噌地撕裂。

  印满铅字的纸张在她手中一页页撕开,变成雪花一样,一片片落满地板。

  她没再说一个字,冷冷转身离去。

  -

  苏念和容嘉洛在餐厅,看到方良姿眼圈微红地走出来,难免不曾讶异。

  她礼貌地招呼:“方医生。”

  方良姿却仿佛没听见似的,头也不回地离去。

  等容琛出来,苏念问:“方医生找你有事?”

  他神色如常:“一点公事。”

  苏念垂下眼,没再追问。

  -

  容嘉洛的作息时间很规律,每晚雷打不动的十点钟睡觉。

  苏念坐在床沿,看着他熟睡的安静模样,手指轻轻触碰他稚气的脸,心中万分不舍。

  这些年,虚伪的亲情,和别扭的母女关系让苏念疲于应付。唯有弟弟,才算得上是她真正意义上的亲人。

  这个年幼,又有精神残疾的孩子,是她心头最柔软的牵挂,早已渗透她生命的全部。

  一滴泪从她眼底滑落,她抬手悄然拭去。

  房间门被打开,容琛站在门口,“有空吗?”

  “嗯。”苏念说。

  “咱们谈谈。”

  苏念起身,跟着他去了外面的花园。

  今夜月色正好,城市的万顷灯火仿佛被披上一层银纱。

  花园里异常安静,惊得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一离开孩子的视线范围,那些刻意的轻松就不需要再伪装。

  容琛点了根烟,吸了口:“明天星期三。”

  “对。”

  “你那天答应考虑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苏念沉默,半晌道:“明天中午的机票。”

  他抽烟的动作一顿,没再说话。

  苏念深吸口气,没敢再看他的眼神:“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这么沉重的气氛,她只觉得心跳都要停止。

  身后那人却忽然从后面拽住她手腕,声音有几分克制的薄怒:“苏念,你一定要这么绝?”

  苏念去掰他的手,却纹丝不动。

  她无奈:“请你不要这样,不然,我只能当你是把你的意愿强加于我了。”

  容琛没有马上给出回应,她以为他会生气,谁知他没说话,只把她身体扳过来,直直看着她:“你心里明明有我。”

  “那是以前,跟现在是两回事。”

  “我没跟你开玩笑。”他伸直胳膊,把她的肩膀扳过来,迫使她面对他。

  这个动作另苏念浑身紧绷。

  “你到底在顾忌什么?是因为我们现在的兄妹关系?如果是这个,这根本不算是问题,一切有我来处理。

  ”

  “是,那些对你来说都不算问题。你可以忘了你母亲的仇恨,忘了世俗的眼光。可我受不了你的这样盛情厚意。我负担不起,真的,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连一颗心都是碎的,你让我拿什么来面对你?”苏

  念心中苦涩,最后一句,她没有问出口:难道你能接受一个生理有缺陷的女人吗?

  是个正常男人都会被她吓跑,视她如异类吧?

  他长久地看着她:“原来你就是这样想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