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你是要先哭,还是先说?(1/2)

加入书签

  她想躲,身体却被他牢牢控制住。

  如此反复多次,被逼急了,干脆用脚狠狠跺他。

  容琛吃痛,仍不松开,掌心握住她肩膀,眼神探究:“说吧,到底在跟我生什么气?”

  他这么一问,苏念却是有些懵了。

  对啊,她在跟他生什么气?

  连日来,她面子上装作满不在乎,心里那只猫爪子却时不时伸出来挠一下,搅得她脑子里渐渐塞满各种乱七八糟的臆想,最后把自己折腾得心浮气躁丰。

  他不就是在前女友奶奶去世前去医院帮衬了两天么?

  他不就是去了前女友奶奶的葬礼么?

  他不就是在前女友失去亲人时,多表示了一下关心么?

  之前那些振振有词理直气壮的幽怨,现在真要深究起来,分明又微不足道。

  这么细细算计起来,好像一直都是她自己在无理取闹自怨自艾。

  心里窘迫又气闷,下意识躲开他的视线:“我没生你气。”

  眼泪却不争气地开始往下掉。

  “你是要先哭,还是先说?”容琛皱眉,抬手替她擦泪。

  苏念忍着:“你让我说什么啊?”

  “说你在气我什么。”

  她顶嘴:“明明现在是你在气!”

  “我怎么气你了?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跟我说出来?”他没好气,哄孩子似的,由着她发脾气。

  他越是这么坦然包容,苏念就越觉得无处发泄,仿佛一拳打空在棉花上。

  连日来满脑子压抑的情绪,几乎要把她淹没。深吸口气,“你让我说是吧?好,那我问你,方家那么多人,怎么方医生她奶奶谁不见,偏要见你。”

  容琛心平气和解释,“方老太太看着我长大,不管我和良姿的关系如何,她都是一个值得我尊敬的长辈。她临终前要见我,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去。”

  苏念强撑着,胡搅蛮缠:“那你去参加葬礼,无论媒体,还是方家人都默认你是他们家女婿,怎么就不澄清一下?”

  “记者胡写的东西你也这么较真?”容琛终于无奈,却也笑了,忍俊不禁:“还有什么?你今天一次性把意见提完。”

  “以后不许你再单独见方良姿!”脱口把这句话说出来,她立刻心虚地埋下头。

  他眼底笑意更深,低头,与她额头相抵,压低声:“原来就为了这个跟我生一整晚的气?怎么跟个孩子似的。”

  她小声辩解:“什么孩子,我马上就二十七了。”

  “不管几岁都比我小。”男人嗓音低哑,说话间,已经微微前倾,嘴唇吻上了她。

  蜻蜓点水。

  苏念闭上眼,任由他轻轻吻着。

  连日来心情的郁闷,仿佛都在唇齿间的辗转缠绵里烟消云散,她两手环住他健硕的肩背,从刚开始的被动承受,渐渐尝试去回应他的吻。

  容琛身体一僵,而后将她后背抵在料理台上,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滚烫的唇,一路从她的眼睛、脸庞、鬓角,吻到脖子,唇舌深深纠缠,细细吸吮。她渐渐呼吸不上来,紧张之下,双腿渐渐发软,到最后,整个人几乎是瘫软在他怀里。

  良久,结束一个悠长的深吻之后。

  他才意犹未尽将她放开,呼出的热气拂在她颈窝:“你这可是在引诱我犯罪。”

  苏念立时察觉出他身体的反应,理智瞬间从迷离的激情抽离出来,挣开他。

  最后那一步,这些年一直是她惊恐的***。

  容琛当然晓得她在顾忌什么,手臂松开她,嗓音暗哑:“你的手再不去擦药,我就要真的做坏事了。”

  “知道了!”她红着脸飞快逃开。

  -

  因为奶奶的去世,方良姿请了半个月假期。

  再回到医院上班,同事看她的眼神都不自觉带了几分同情,平常若有若无的疏离不复,都是体谅地让她节哀顺变。

  方良姿不屑这种同情,云淡风轻地道过谢,清醒冷静地继续投入到工作。

  这天做完最后一台手术,她从医院出来,已经是夜里十点钟光景。

  不想回家面对睹物思人的伤感,她把车子开在夜色下的城市漫无目的游荡,最后随便捡了一家挺有情调的酒吧。

  她这样的女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绝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