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容嘉洛的出生证明(一更)(1/2)

加入书签

  易哲南委托的那人效率异常快,不到两个星期,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就已经摆在他的办公桌上。

  “易先生,我查了苏小姐06年的出国签证记录,4月26号,她和她母亲容太太一起去了澳洲墨尔本。在这之前几天,容太太宣布自己怀孕,说要去国外安心养胎,顺便带女儿去那边治病。不过我在墨尔本当地几家医院查过,都没有苏念这个名字的病历。她们母女当年在墨尔本能查到的资料也很少,问过当时的邻居,那半年里容太太经常出去购物,而苏小姐几乎是闭门不出。到了那年9月12号,苏小姐离开墨尔本,去了美国读书,而容太太在9月底生了容嘉洛,一直呆到年底才带着容嘉洛回国。”

  易哲南翻着里面一大堆影印资料,忽地愣了愣:“容嘉洛的出生证明上,出生日期是9月30号?”

  那人点头,“容家请的是信得过的华裔私人医生,如果出生日期作了假,要查证起来很困难。”

  易哲南凝眉沉思,又问:“容琛呢?这一年他也去过几次澳洲?尽”

  “是的,当时容家在澳洲有个项目在做,容琛经常飞去那边,当时的邻居也见过他很多次。”

  易哲南点点头,心里渐渐有了数丰。

  那年是高三下学期,易哲南现在回忆起来,觉得当时苏念是有些怪怪的。以前她虽然不爱说话,却不是那种郁郁寡欢的沉默。

  易哲南还记得,有次去她们班教室找她,她正坐在座位上发呆。

  他走过去,拍了下她肩膀,结果她整个人剧烈一颤,身体几乎是反射性地一缩,神情仿佛大白天见了鬼一样的惊恐。

  收起思绪,易哲南拿起桌上的签字笔,快速签了张支票递给那人,“做得很好,继续查下去。”

  那人双手接过支票,鞠躬道:“谢谢易先生,我们会加快进度的。”

  -

  g市的夏天很长,到了十月,秋天才姗姗来迟。

  容琛的生日快到了,苏念拉着蒋瑶一起逛街。

  蒋瑶一路念叨:“我觉得你送容老大衣服最好,我每天在盛和碰到他,衣服不是黑白灰,就是灰白黑,忒单调了,白瞎那张脸和身材!你就不能给他提一下意见?”

  苏念辞职后,蒋瑶接替苏念的位置在盛和做心理顾问,现在又和苏念合租一套房子,自然对容琛熟络了些。

  前阵子蒋瑶开始玩炒股,就拉着苏念商量找容琛给点专业意见。苏念回头把这事去容琛面前提起,容琛就随意建议了几支他看好的股票。

  蒋瑶这边照着买,果然笔笔大赚。

  自此,蒋瑶对容琛心服口服,一改从前“冰山脸”的绰号,口口声声叫容琛老大。

  “他的衣服都是品牌定制款,每季度出新款,专柜都会特地送去让他挑,你觉得咱们那点工资,消费得起定制款吗?”苏念耸耸肩,不理会蒋瑶的洗脑。

  蒋瑶不屑,一副娘家人的口吻:“未来的容太太会缺这点钱?缺钱就赶快让容老大给你转正!”

  苏念摆出很头疼的表情看她:“蒋小姐,怎么不先给自己找一个,干嘛整天操心我。”

  “我要求高啊,哪怕一辈子不结婚,我也绝不委屈自己将就给一个没感觉的男人。”蒋瑶说得理直气壮。

  苏念一向尊重闺蜜的想法,只得打住这个话题。

  两人走走停停,到了古奇的门店。苏念一眼挑中一对铂金袖扣,问蒋瑶:“这个怎么样?我觉得跟他挺配的。”

  蒋瑶伸头一看标价,没好气鄙视:“亏你刚刚还哭穷,这玩意儿顶得上你两个月工资了。”

  导购小姐看着她俩互相挤兑,笑盈盈说:“小姐,您眼光真好,这款袖扣是我们品牌今年新出的款式,非常受欢迎。”

  苏念想了想,说:“麻烦包起来,刷卡。”

  话音刚落,身后就一道熟悉的声音:“念念,买礼物送男朋友吗?”

  苏念回过头,认出面前珠光宝气的中年女人是徐佩玲,而旁边站着拎着birkin鳄鱼皮包的贵妇,不是苏雪宜又是谁。

  蒋瑶一向怕苏念这个精明的母亲,一改先前的懒散,恭恭敬敬道:“阿姨好。”

  苏念定了定神,也招呼了声:“玲姨,妈。”

  这是那次在容家大闹后,母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