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她把一切都想起来了(1/2)

加入书签

  深夜的医院。

  急救室外的走廊格外安静,灯光映着地上两人的影子。

  “阿琛,生日快乐。”方良姿靠着椅背,看了眼手表,微微笑:“虽然已经过了零点,但愿这个祝福还来得及。”

  “谢谢。”容琛用纸巾擦了手,侧脸俊挺,唇角略微扬起。

  方良姿侧头迷恋地望着,眼底似有无限缅怀:“你说,现在像不像大学时的我们?那时我厨艺不好,早餐只会做三明治给你吃。可惜到现在,我仍然只会做三明治,却再也没有值得我为他洗手作羹汤的人。丰”

  容琛避而不答,站起身说:“忙了这么久,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我只是想和你聊会儿天而已,你一定要和我这么生分?”方良姿眼波一闪,自我解嘲地微笑尽。

  容琛看着她,眼神平静:“人总得往前看,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良姿,我希望你能有自己的人生。”

  方良姿看着他脸上波澜不兴的淡然,脸上的笑意一分一分消失,“所以呢?让我有自己的人生,然后你就有借口一分不留地把我从你的人生里清除出去?”

  “是你曲解了我的意思。”容琛偏过头,迎上她质问的视线。

  方良姿轻轻冷笑:“不用解释了,你的意思我懂。”

  她手指渐渐攥紧手里的牛皮纸袋,仿佛那纸袋和自己有仇似的,“我真的很好奇,在你眼里,我究竟是哪一点比不上她?出身?家世?学历?还是相貌?我到底是哪点比不上她???”

  容琛沉吟片刻,而后回答她:“感情的事不是天平,不需要斤两锱铢地来比较。”

  方良姿心底那股积压日久的怨气上来,毫不客气地回应:“那我也不觉得自己会输给一个私生女,还离过婚的女人。”

  “良姿,你今天话太多了,以后我不想再听见你这么评价她。”容琛敛了神色。

  方良姿仰起头,这才察觉容琛眼底流露数分凌厉,连眉宇也是紧紧皱起的。

  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玩过了火。

  曾何几时,方良姿以为没有人可以轻易激怒容琛。

  此刻才明白,原来在感情上,他也不过是个有血有肉的普通男人。

  她深深吸了口气,心底泛起淡淡的酸楚,最终低下腰,无力地将脸埋入掌心,“抱歉,今晚我心情有些不好。你就当刚才都是我在胡言乱语吧,你走吧,我不想再把自己最难看的嘴脸暴露在你面前。”

  她医生袍下的肩膀微微抽动,有晶莹的液体从她指缝溢了出来。

  容琛略微伸出手,想安慰她,但瞬间又止住了这个念头,只说:“时间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我走了。”

  方良姿没有回应,坐在椅子上,静静听着那人离去的脚步声,眼泪终于肆意滚落。

  此刻能温暖她的,也只有深夜医院这抹淡冷灯光了。

  -

  容琛从医院出来。

  张叔即时把车开过来,问他:“大少,快两点了,还是回公寓吗?”

  容琛点点头,坐进后座,从裤袋里摸出手机,这才注意到手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

  忙了一整晚,他这才想起下午时苏念给他打过的那个电话,让他回家吃饭。

  于是说:“张叔,开快些,我赶时间。”

  深夜的交通并不拥堵,不多时,车子开进小区。

  容琛下车,进了电梯,到达楼层。

  掏出钥匙打开门,果然瞧见玄关那里为他留了一盏小小的灯。

  却没看见人。

  “苏念?苏念?”他试着唤她的名字。

  没人回应。

  容琛微皱起眉,只当她已经睡着了,去客房,没瞧见人。

  转去客厅时,他一眼扫到斗柜最底层的那只小抽屉。

  昨晚翻影集,临时来了个电话,他一时大意,忘记了锁上。

  心底骤然掠过一丝不祥

  掌心攥紧,容琛呼吸渐急,猛然间加快脚步,仿佛困兽一样迅速转去每个房间仔细寻找。

  书房没人,起居室没人,卫生间没人……

  最后,他终于在外面的小花园找到了她。

  深重的秋夜,苏念抱着膝盖坐在角落,眼瞳里映着城市远处的灯火,只把自己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一动不动。

  他喊了她好几声都没反应。

  手忽然间有些抖,这一幕似曾相识。

  不可抑制地让容琛想起那年在墨尔本的那所别墅,她也是经常这样把自己缩在房间角落,一整天都能不说一句话。

  难道她把一切都想起来了?

  他从前不懂什么是恐惧,可是此刻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克制着走过去,掌心覆住她肩膀,“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苏念怔了怔,这才像从长久的失神里惊醒。

  抬头看到他,“回来了。”

  他竭力让自己表现得平静,“在想什么?我叫了你半天

  ”

  苏念失笑,“就是在想一些从前的事。今天我在你抽屉里看到二哥的照片,才发现我居然一点也想不起他的事,觉得有点奇怪。”

  容琛握住她肩膀的手微微收紧,不动声色说:“容磊已经去世这么多年,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

  她想了想,也点点头,站起身,不无懊恼地说:“估计是我那年生病,脑子都病糊涂了。”

  他没说话,手臂却收紧力度,一把带过她,然后紧紧搂住。

  她轻轻推他:“我喘不过气了。”

  容琛这才放了她,半晌,好像怕她会马上消失掉似的,又把她拉了回来。

  苏念抬手环住他的肩背,略有些诧异:“今天不热啊,你怎么浑身都是汗?”

  他认真回答:“急着回来见你。”

  “你今天怪怪的。”她理着他衬衫领口,有些好笑,又问:“晚上都在忙什么?我等你到现在,现在说生日快乐还来得及吧?”

  “不晚。”他声音温沉。

  苏念踮起脚吻了吻他的脸,“那你去餐厅坐好,我去给你热菜。很快,十分钟。”

  说着自顾自从他怀里出来,转去了厨房。

  夜里的风吹来,花园里只剩容琛一个人。

  他长舒口气。

  这才发觉自己满手心都是细密的汗。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容怀德住院的消息显然没有瞒过警敏的媒体。

  不消两天,有财经报纸报道了这件事,连锁反应当然是盛和股价动荡。公司正在多事之秋,容琛也变得比之前更为忙碌。

  苏念这边也轻松不了多少,她现在工作的这家心理咨询机构,最近正在与一个官方慈善组织合作,要派遣人员去湘西山区,对那里的留守儿童开展心理援助。

  苏念也在派遣人员的名单里,不日就将启程。

  秋风渐紧,g市也慢慢步入末秋。

  早晨时,苏念推窗看了眼外面的天气,给容琛发了条短信:“降温了,记得带件厚衣服。”

  很快他回电过来,声音有些哑,“今天没上班?”

  她笑道:“过两天出差,总监大发善心给了两天假,在家收拾行李。”又问他:“昨晚不会又是一整晚都在公司吧?”

  容琛说:“嗯,这才从会议上下来,等下还有视讯会议要开。”那边似乎有人敲门,他说了声“请进。”

  苏念不欲打扰他公事,便说:“那我先挂了。”

  -

  吃过早餐下楼,外面冷风迎面吹来,直往人脖子里钻。

  苏念拢了拢外套领口,想起刚才电话里容琛疲惫暗哑的声音,到底担心他身体扛不住。

  于是去超市,匆匆买齐材料,折回家煲了一锅沙参玉竹猪手汤。

  把汤煲好,她用保温桶装了,然后打车去盛和,路上又特地让师傅绕道去容琛住的小区。她有他家的钥匙,进了门,从衣帽间取出件深咖色羊绒背心,和一件厚实点的冬款西服。

  做好了这一切,才放心地去了盛和。

  盛和写字楼下,苏念拿手机看了时间,这个点他的会议应该结束了,于是试着打他电话:“我在你公司楼下,你方便下来吗?五分钟就好。”

  容琛在那边停顿一下,随即说:“好,等我。”

  不多时,熟悉的身影从出口出现,忙了一整夜,他神色是掩不住的倦意。

  看到苏念手里拎着装衣服的纸袋和保温桶显然一怔,“怎么带这个来了。”

  苏念上前,“降温了,给你带件衣服。这个汤适合秋天滋补,你上去把它喝了,别把自己折腾得太累。”

  他低头,接过东西时,顺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