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最特别的陪伴(1/2)

加入书签

  他低低笑了两声,笑声里透着一股寒气:“那可不行,你们快加油,我可在为你们筹备一份大礼呢!”

  “什么大礼?”苏念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易哲南扬起唇角,凑过来,神神秘秘地压低声:“既然是大礼,当然要保持神秘,我相信容琛肯定会喜欢。”

  他眼底有一瞬即逝的冷冽锋芒掠过尽。

  苏念看得心头一跳,一瞬间,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这个已经是她前夫的男人。

  苏念不知道易哲南所指的“大礼”是什么,但唯一的能确定的是,现在的易哲南,非常……危险。

  -

  飞机抵达长沙后,易哲南果然没再来纠缠丰。

  苏念和同事一起搭上去往y县的大吧,历经十多小时的颠簸,转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骤然从繁华大都市来到偏僻山村,苏念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贫穷——难以想象的贫穷。

  坑坑洼洼的泥泞小道,低矮破旧的土坯房教室,被油烟熏得油腻黝黑的墙壁,踩上去会咯吱咯吱怪响的老木楼梯……这里的村民淳朴好客,这里的孩子真诚热情,收到苏念和同事带给他们的课本与衣物,亦真诚地回赠当地土特产。

  在乡下呆了几天,远离大都市的喧嚣,没有城市密集的钢筋丛林,没有沉闷污染的空气,没有被各种繁重工作任务包围的浮躁,连乡间小路上行走的村民也是安然又闲适的。

  住宿条件虽然十分简陋,但苏念并不介意,唯一觉得不便的,就是这里手机信号不好。她若要和容琛通电话,还得爬十多分钟的山路才能接收到微弱的信号。

  山里晚上经常停电,没有任何娱乐节目。忙完白天的事,也只有这个时候,苏念才能渐渐沉淀下心境欣赏山村静谧的夜色。

  在宿舍附近的山坡上转了转,她忍不住给容琛打个电话过去。

  人的情感一旦有了归属,连心都会渐渐变得柔软,走路、吃饭、睡觉时,都会不由自主牵挂着对方。

  电话很快接通。

  “还没睡?”容琛在那边问。

  苏念听到他那边背景声里电梯启动的“叮”响,于是问:“现在才下班?”

  容琛声音低沉:“刚忙完,现在准备回家。”

  她忍不住叮嘱:“工作要紧,但也别把自己弄得太累。”

  “你也一样,乡下还习不习惯?”男人的嗓音添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存。

  “还好,几天下来什么都适应了。”末了,到底还是说:“我还是先挂了,你开车注意点,回家再说吧!”

  容琛说:“不用,你那边要打趟电话不容易,而且大晚上在外面待太久容易感冒。今天我陪你,大不了走路回家。”

  苏念蹙眉,忙说:“那怎么行?公司离你那儿还挺远的。”

  “没事,也就半个多小时。”他语气轻快,背景声里渐渐有马路汽车鸣笛声响起。

  苏念没再坚持,抬头看着天上的月光,“你那边有月亮吗?”

  容琛顿了顿,随即说:“有,下弦月。”

  她托着腮,把眼前所见形容给他:“那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同一轮月亮。只是我这里在下霜,你见过霜没?覆在菜地里,是白白的一层,像雪一样,连泥路都被它冻得硬硬的……昨天村里的孩子教我做霜冻,晚上用容器装热水,露天放在外面,早上起床,就被冻住了,很好玩。”

  “你倒是会苦中作乐。”他在那边听得很认真。

  苏念听着他气定神闲的语气,问他:“是不是那个东南亚的海底能源项目已经正式签了?”

  容琛微微一愣,随即笑了:“是。你怎么知道?

  “只是感觉到你今天很开心,就随便猜测一下。这段时间付出了这么多,这个项目应该对你意义重大吧?”她只是想起他最近一直忙的都是这个项目,今晚忽然有深夜步行回家的兴致,想来应该是事业上最大的问题已经解决。

  “是的,我要做出一番成绩,证明我自己。我要让盛和在我手里,迈上新的高峰。”他语声沉定,十分坚毅:“你支持我吗?”

  她微笑:“支持,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