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十年前的事大家都有份(二更)(1/2)

加入书签

  远处树荫下,容琛遥遥朝这边走来。

  他神情仍如往常淡定从容,黑森森的目光显得波澜不兴,却分明有那么一瞬间,阴冷如刀。

  易哲南看到容琛出现,显得丝毫不意外。

  站起身,懒洋洋迎上容琛的视线:“怎么?我和我的前妻说两句话,叙叙旧也不行?容先生就这么小气?”

  容琛瞧他一眼,脸上仍是不动声色的轻慢,只对苏念说:“时间不早,我们先走。”

  易哲南却不依不饶,嘴里道:“这么急着走做什么?还是你容琛在心虚?怕我把你做过见不得人的事说出来?丰”

  苏念一怔。

  容琛顿住步子,淡淡转身,走回易哲南身前。

  两个男人面对面,沉默对峙。

  一个沉稳如山,一个俊挺不羁。

  但容琛个子比易哲南稍高些,站在面前,加上气场强大,无形中便多了一股说不出的威慑力。

  易哲南也不怕他,吊儿郎当地扬起下巴,凑近压低声:“怎么?说到你的痛脚了?你放心,很快我就会查清楚所有事。我会让苏念知道,你们容家都对她做过什么龌龊事。”

  容琛脸色微微震动,声音依旧平淡:“你都查到了什么?”

  易哲南斜着嘴角笑,满不在乎地摸摸下巴,“你想知道?可我偏不告诉你。放心,到时候肯定会让你大大的惊喜。”

  容琛笑了一笑,带着一种重估的神色打量易哲南,末了,丢下一句话:“那你可以试试。”

  说完转身就走。

  易哲南看着他从容不迫的背影,大声道:“怎么?还想像上次举报违规收购一样再阴我一次?放心,这回我随时恭候容先生赐教!”

  容琛恍若未闻,直接走回苏念身边,牵住她手:“没事了,走吧。”

  “他跟你说了什么?”苏念有些担心地看着他。

  他回视她,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都是生意上的事,不用担心。”

  苏念心中的疑惑更加强烈。但近来发生太多不可思议的巧合,加上她没有遇事就一直问为什么的习惯,最后只敛住情绪,平静说,“没事就好。”

  -

  晚上平安夜。

  他们去了威斯汀吃饭。

  烛光、鲜花、悠长的小提琴乐的氛围,似乎也舒缓不了苏念日渐焦躁的心情。

  她没什么胃口,只喝了一点红酒。

  吃过饭,容琛送她回去。

  82年的红酒后劲慢慢上来,她在路上就已有三分薄醉。等回到住的地方,进电梯时,走路步子都在飘。

  容琛拿出钥匙开门,将她扶去床上,拧了热毛巾替她擦脸。

  她昏昏沉沉地任由他操作,却忽然抓住他的手。

  眼睛睁开,望着面前的男人,忽然问:“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他微微一顿:“为什么这么问?”

  “我的直觉。”苏念一双眸子因为醉意而漾着水雾般的潮湿,却仿佛能一眼望进他心底,“你知道的,我最讨厌被人欺骗。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够坦诚。有些事,我不希望等别人来告诉我,我才傻傻地最后一个知道。”

  容琛转过脸,仿佛在隐忍什么,过了片刻,他重新回过头,神色已经如往日平静:“那假设是善意的谎言呢?或许人与人之间不能完全坦诚相待,是因为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苏念摇头,语意昏沉地说:“我不认为有什么善意的谎言,那都是在给自己找借口。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负责,不能因为所谓的苦衷,就能掩盖一切。”

  酒精刺激下,她的话明显多了起来,语句凌乱,逻辑却还勉强清晰:“还有,所谓的善意谎言,其实比真实的残酷更可怕。小时候,我宁愿舅舅清楚明白地告诉我,妈妈从来就没打算要认我,更不会再回来看我。而不是一次次给我希望,让我一次次空等,彻底失望,到绝望,最后被同学嘲笑我是没有爸妈要的孩子……容琛,你能理解那种滋味吗?”

  容琛沉默一会,只说:“我持保留意见。谎言如果能一辈子不被拆穿,那也就不算谎言了,对不对?”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