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一更)(1/2)

加入书签

  “那好,你的条件是什么?”静静屏息三秒后,容琛淡淡地问。

  苏雪宜悠然摩挲着指上的钻戒,而后抬眼望来,理直气壮:“我要盛和董事会一个席位。如果达不成这个条件,一切免谈!”

  -

  周末时,苏念被苏雪宜一通电话叫去陪她一起逛街。

  苏雪宜半生在豪门圈子里打转,对衣食住行的要求一贯挑剔刁钻。母女二人在天河逛了半个多小时下来,司机手里已经拎满了大包小包尽。

  “你叔叔近来生病,我天天忙着照顾他,连你玲姨邀我做美容都没时间。”苏雪宜踩着四寸长的高跟鞋兴致勃勃逛了半天,丝毫不见疲累,一路还不忘跟女儿诉苦。

  苏念说:“你的辛苦,叔叔他肯定是知道的。丰”

  苏雪宜眉眼间绽开一丝笑,“那是自然。虽然是半路夫妻,可他如今老了,身边其余人都是拿着工资替他做事的,能知冷知热的人,除了我,还能有谁?”

  说话间,苏雪宜从货架上挑起一件红色薄呢大衣,一件白色真丝内搭衫,“这两件搭配起来应该不错,你去试试,我看看效果?”

  苏雪宜的品位自然不会太差,衣服剪裁得宜,质感一流,上身效果确实不错。

  等苏念从试衣间出来,嘴甜的店员小姐立刻恭维:“容太太眼光真不错,这件大衣您女儿穿上和你一样漂亮!”

  “那就包起来吧!”苏雪宜被哄得很开心,又为自己挑了几件单品,爽快地刷卡付账。

  苏念当然知道这个牌子的衣服价格不菲,忙说:“今天让妈破费了。”

  苏雪宜多少猜到了她的反应,淡淡道:“我是你亲妈,我的就是你的,这点小钱还跟我这么客气做什么?”

  在vip休息室喝咖啡的时候,苏雪宜不忘教育女儿:“既然在谈恋爱了,就别穿得太素净,趁年轻就要多打扮,将来老了才不会留遗憾。”说完,又问:“你和容琛近来关系怎么样?”

  苏念顿了顿,“还好吧。”

  “什么叫还好?”苏雪宜挑起两弯细眉,不悦道:“是他对你不好?还是他三心两意,外面有其他女人?”

  “都不是,是其他的原因。”苏念咬咬唇,数番犹豫,终于把积压在心底的疑惑问出口:“妈,我能不能向你打听一件事?”

  苏雪宜微眯起眼,“什么事?说出来我听听。”

  苏念想了想,“到底十年前我生了什么病,为什么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了?”

  苏雪宜抿了口咖啡,似在仔细回忆,片刻后才道:“那年你高考,学习压力太大,有一天忽然在家里晕倒。检查后,医生说你脑子里长了个瘤,压迫到神经血管,需要动手术。当时国内医疗条件还跟不上,你叔叔就建议把你带去澳洲治疗。谁知手术时,出了一点意外,主刀医生说可能会影响到你大脑记忆分区,但其他方面没问题。等你醒来,果然很多事你记不清楚了。当时你叔叔安慰我,只要身体健康就不错了,于是我们商量后把你送去国外读书。”

  苏念将信将疑,可看母亲的表情不像是在骗自己,于是问:“那二哥呢?他当年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每次一想起他我就头痛?”

  “容磊啊?”苏雪宜抿紧嘴,不以为然:“容磊不就是个药罐子么?一年里半年的时间都在住院吃药,还不如我的嘉洛健康呢!况且你从到容家,再到他病死,不到两年时间,和他又不熟,有什么好想的。”

  -

  同一时刻,城市的另一端。

  医院特需病房,容怀德早上才摘了呼吸机。中午张秘书来跟他汇报公司事务后,立时把容琛叫来训斥一顿。

  “我看你是越来越晕了头,把儿女私情的情绪都用到公事上!用盛和对付信达?就因为哲南用苏念的事情威胁你?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这样方寸大乱!”容怀德没说完两句,又是一阵剧烈咳嗽。旁边吴管家赶紧替他倒水,轻拍他肩背助他缓过呼吸。

  容琛垂眉,低声道:“我检讨,这是我和易哲南之间的私人恩怨,确实不应该牵连到公事里。”

  “那就把你做的糊涂事马上给我停手!明天这个时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