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潘多拉魔盒(1/2)

加入书签

  心理治疗师孟知耘做这一行已近十多年了。

  孟知耘此行来g市是参加业内一个高峰论坛,她在这一行极富盛名,治愈过的病人可谓数之不尽。但就在蒋瑶将苏念的情况介绍给她时,她立刻知道,自己这次是遇到一个有点棘手的病例了。

  见面的地点订在孟知耘下榻的酒店套房。

  早晨九点钟,房间门铃被准时摁响。

  助理去开了门,孟知耘从临时办公桌上抬起头,便看到和蒋瑶一起走进来的苏念丰。

  ——是一个气质干净温婉,令人忍不住心生好感的年轻女人。

  孟知耘站起身,走过去尽。

  蒋瑶介绍:“苏念这就是孟医生。”

  苏念微笑伸出手,“你好,孟医生。”

  孟知耘伸手与她交握:“你好苏小姐,大家都是同行,不用这么客气。”

  简短打过招呼后,大家坐下来。

  苏念将自己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孟知耘听了思考片刻,很温和地问:“最近有留意g市本地的报纸,好像有看到说苏小姐最近在筹备婚礼?”

  苏念微微一笑,“是的,婚礼订在下个星期。”

  孟知耘说:“先谈谈你的家庭和婚姻吧,听说你先生是你继父的儿子?”

  “是的。”

  “你们感情怎么样?”

  苏念脸色漾过一丝柔色,“很好,他对我很好。”

  “今天来这里的事,他知道吗?”

  苏念摇头。

  孟知耘察觉到她神色里的犹豫,声音依旧温和:“那来说说你的梦境,是从什么开始做的这些梦?”

  “其实这些画面也不完全只在梦里出现,以前是偶尔,但自从去年我脑部受过一次外伤后,就经常梦见。前两天,我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就开始闭上眼都能看见。

  “梦里都出现了一些什么事物?”

  苏念想了很久,才迟疑地说:“黑屋子,雪地,医院,婴儿,男人……我可以肯定,这些事一定是真实发生过的。”

  孟知耘心里大概有了数,“苏小姐,我怀疑应该是经历过重大的心灵创伤,我可以替你尝试一下催眠,帮你找回这部分记忆。不过按照流程,请你先签订这份协议。”

  催眠师和被催眠者事前签协议是默认流程,助理很快将协议书拿过来。

  苏念拿起笔,匆匆扫了下上面的内容。

  落笔时,本已坚定的心,却忽然间犹豫。

  她自问不是一个太懦弱没有主见的人,有时候只要做出决定,哪怕机会渺茫,都会凭着一腔孤勇去完成。

  但现在,她却开始犹豫。

  她有强烈的预感,眼前这两页薄薄的纸页,仿佛邪恶的潘多拉魔盒。

  一旦打开,便会有某些能摧毁一切的风暴将她席卷,打破她现下平静圆满的生活,令她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握紧笔的手指不自觉收紧。

  她承认,自己害怕了,恐惧了。

  抬起头,对面的孟知耘含笑看着她,似在等她做出决定。

  “苏小姐,协议有问题吗?”

  旁边蒋瑶也疑惑地望过来,“你怎么了?”

  苏念拧紧眉,呼吸微微急促。

  就在内心两股力量正做着无声角力时,她的手机响了。

  “抱歉,我接个电话。”苏念起身去了洗手间。

  电话是容琛打来的。

  “在做什么?”那边容琛的嗓音一如往常的平和。

  苏念深吸口气,看着洗手间镜子里自己略显苍白的脸:“在外面和蒋瑶一起逛街。”

  “今天设计师打来电话,婚纱改好了。下午有空吗?我陪你一起去试。”

  她到底心虚,含糊地嗯了声:“我还有事,先挂了。”

  “苏念,等一等。”他忽然叫了她一声。

  她有点紧张:“怎么了?”

  电话里,容琛的呼吸声带着克制的从容:“没什么,就想叫你一声。”顿了顿,才说:“下午我过来接你,记得不要失约,嗯?”

  苏念忽然有股想要流泪的冲动,一颗心荡荡悠悠,仿佛就要失去倚仗。

  她竭力克制住,才艰难地应承:“好的。”

  将电话收了线,苏念抬起头,看到镜子里的女人脸色竟比之前还要惨白。

  她在洗手间里权衡沉思了很久很久,直到蒋瑶来敲门,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回过神,她已然镇定打开洗手间的门。

  蒋瑶察觉她脸色不对,“怎么了?你脸色很差,没事吧?”

  “没事。”苏念淡笑摇摇头。

  外面孟知耘仍在等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