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沦陷在他怀中(1/2)

加入书签

  苏念没想过要抗拒和容琛的亲密接触,即便从在西班牙开始,他们已经同床共枕。

  容琛是有血有肉的正常男人,他也有欲望。

  搬过来的这几天,他们每晚一起睡在主卧那张kingsize的大床上。有好几次,苏念都能清楚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和克制,而他始终表现出超强的自控力,只要稍微察觉她的抵触,哪怕再如何失控也会顾及她的感受,都会及时停手。

  但是今夜,他牢牢抵在浴室冰凉的瓷砖壁上,动作带了几分粗暴和强硬,几乎要让她窒息。

  浴缸的水龙头还在哗哗放着水,水流声中,些微的疼痛和不适让苏念蹙起眉,下意识挣扎,却毫无作用尽。

  “你先洗澡……”她勉强伸手去推他。

  容琛却不许,一把将她轻而易举地打横抱起,然后走回卧室,直接将她放到那张柔软的大床上丰。

  卧室里没开灯。

  昏暗中,他不容抗拒地俯过身来,覆盖住她。

  一颗心几乎都要跳出胸口,苏念蓦然想起下午试婚纱时,他脸上出现过的那种凝重神情,身体不由得往后缩了缩。

  然而她越是推拒,容琛反倒越是强硬。

  此刻的容琛,仿佛一个下定决心的人,再不会给自己,和她任何反悔的机会。

  她身上的衣服被他一件件剥落,肩颈与胸口的肌肤尽被男人火热的唇舌急切游走,印上属于他的痕迹。

  火热掌心游移到她身下,碰触到她极其隐秘的那片羞耻,使她微微颤栗。

  虽然很早就有了心里准备,但真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觉得莫名害怕。

  昏暗中,彼此的眉目都看不真切。

  “容琛……”苏念低声叫他的名字,声音因为颤抖而低得几乎听不见。

  身上的男人伸出手,粗砺的指腹轻抚她脸庞,声音里带着坚决:“苏念,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许离开我,我也不会放你走。”

  她忽然间有股流泪的冲动,只轻轻点了点头。

  他俯身,吻住她湿润的眼睫,身下的动作缓慢,却坚定。

  下一秒,某种干涩的疼痛传来,令她疼得在他身下骤然蜷缩起身体。

  那不仅仅是生理上的痛楚,而是一种类似躯体蜕变、分裂的前兆。

  这是一个奇妙的夜晚。

  有陌生绵长的蜕变,有温暖从容的幸福,有情难自禁的贪恋,还有无法示人的隐痛。

  之后的一切,全是痛楚与迷乱混淆。

  最最失控的刹那,苏念仿佛看到眼前的整个世界都像是塌陷下来,天翻地覆。

  她颤抖着沦陷在他怀中。

  而他稳稳抓住她的手,与她两手交握,十指紧扣。

  他们终于完成了这个仪式,将对方变成自己的。

  他手指触到她脸颊上的冰凉,“你哭了,对不起。”

  “没有,我只是很害怕……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吗?”苏念缓缓伸手回抱住他,指尖收紧。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一种莫名的恐慌渐渐侵袭着她,哪怕此刻,仍旧无孔不入地存在。

  “一定会的。”容琛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将她揽在自己汗湿的胸膛之间。

  深夜里,她闭上眼,听见了他急促的心跳声。

  稳健而有力,有一种奇异的镇定安抚。

  令她感到安心而平静。

  -

  苏念醒来时,外面天光大亮。

  初春早晨的阳光从窗帘缝隙外照进来,洒满了卧室的地板。

  枕边的人已经不在,浴室里传来哗哗水声。

  苏念拥着被子缓缓坐起身,身体仿佛被车轮碾过的酸疼。

  昨夜的记忆渐渐填满脑海,她脸上开始发烫,回过神,用最快的时间起床把自己穿戴好。

  整理床铺时,却冷不丁愣了一下。

  床单是柔软熨贴的埃及棉,除了微微的皱褶,干净洁白,丝毫没有其他痕迹。

  苏念自问不是保守,介意那层膜到要死的女人。

  以前看过书,她知道它可能会因为青少年时期剧烈运动而消失,也有可能是先天性生理构造……

  两秒钟内,苏念设想过无数种理由来说服自己。

  “怎么了?”容琛不知何时已经从浴室里出来。

  他头发上还滴着水,白色浴袍下劲瘦有力的肩背曲线,呼吸之间带着沐浴液好闻的气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