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十七岁的秘密1(一更)(1/2)

加入书签

  司机答道:“是夫人从老家接来的女儿。”

  苏念把头垂得更低。

  她知道,此刻那个人就在不动声色打量她。

  仿佛是过了很久,她才听见那个清冷的声音说:“知道了。”

  下一刻,汽车引擎声响起,直接绝尘而去丰。

  苏念知道他已经走了,却仍忍不住望向车窗外。那辆黑色轿车已经驶远,迅速消失在她的视线。

  尽-

  容家的房子在半山腰,本地富豪大多迷信月盈则亏的古训,按照风水命理,都喜欢将房子建在半山。

  几幢欧式建筑群屹立在葱郁花木之后,远远看去,仿佛童话里公主住的城堡。

  当然,她苏念从来就不是公主,她只是传说中碍眼的的拖油瓶,寄人篱下的灰姑娘。

  大宅的雕花铁门是开着的,几个佣人站在门口。

  领头的恭敬十足地鞠躬:“小姐你好,夫人还在午睡,我们先带你进去。”

  恭敬的表象底下,却是若有若无的不屑。

  苏念将这份不屑看在眼里,越发谨慎小心。

  佣人领着她穿过花园,进到主楼大厅。

  迎面所见皆是奢华精致的陈设,华丽巨大的水晶吊灯,复古旋转楼梯,全落地玻璃窗前飘着的白色窗帘,柔软宽大的真皮沙发,门口的架子上还摆着一个造型精致的透明花瓶,上面养着几株水养植物。密密匝匝的碧绿花叶簇拥着几朵将开未开的纯白花苞,鲜焕得像是要滴出水。

  那花苏念叫不出名字,后来才知道,它叫陆莲花。

  “小姐先把鞋换了,别弄脏地板。”佣人拉长声调提醒。

  苏念埋下头,看到自己沾满灰尘的半旧凉鞋,不禁把脚往后缩了缩。

  那佣人似笑非笑看着她的反应,鼻子里发出一声低低的轻笑。

  苏念觉得不自在极了,赶忙蹲下身去换下鞋子。

  “你是谁?”一个突兀的声音从对面楼梯口传来。

  苏念闻声抬头,朝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不由得愣住——

  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竟是和刚才在路上碰到的年轻人一模一样的一张脸。

  她认人的本领不错,仅在两秒钟,就将眼前这个人,和刚刚遇到的那个区分开来。

  他们虽然相貌差不多,气质却明显不一样,一个偏清瘦孤傲,一个偏阳刚内敛。

  天气已经渐渐热了起来,这一个却仍穿着长袖长裤,瘦削的面孔有些病态的苍白,此刻正微挑着一双眉毛,上上下下盯着她看,眼神忽然间变得晦暗深沉。

  然后,他一字一顿问:“你就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那一刹,苏念觉得自己仿佛被猛兽盯上的猎物,毛骨悚然。

  旁边佣人忙笑着说:“二少爷,这就是夫人昨天说的老家的女儿,以后她就住在这里了。”又转向对苏念说:“这是二少爷。”

  她赶忙低低叫了声:“二哥。”

  那人冷笑:“谁是你二哥?少来乱认亲戚!”

  她脸一红,低下头,不敢再随便接话。

  对方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走过来,居高临下乜着她:“别以为住到这里,以后就真的是千金小姐了。你最好清楚一点,我讨厌你妈,也同样讨厌你!要是在这里不老实,我随时都能叫你滚出容家!”

  苏念垂下头,手指用力攥着自己的衣摆,一声不吭。

  几乎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讨厌又抗拒容磊这个人。

  她讨厌容磊,一如容磊讨厌她。

  后来她回想,这可能就是之后很多事的起因。

  -

  几乎在一夜之间,苏念的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她有了自己单独的大房间,数不清的漂亮衣服,上学放学专车接送……千金小姐该有的物质享受,她都拥有了,除了幸福。

  是的,幸福。

  在容家,苏雪宜仍旧不曾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她只关心美容、购物、打牌,以及如何哄得丈夫开心。做为一个母亲该有的细心体贴,在她身上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个星期里,她和苏念说过的话十根手指都数得过来。

  每每在容家的餐桌上吃饭时,苏念觉得自己完全是个置身事外的陌生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