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把我卖了一次还不够吗?(1/2)

加入书签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

  苏念从噩梦里惊醒,睁开眼,看着落地玻璃窗外哗哗流淌的雨水,眼神空洞。

  真切清晰的现实,与不堪回首的往事交错。

  她的意识发生剧烈的混淆,迷茫了好一阵,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是她和容琛的新房丰。

  房间是她亲手布置的,每一样摆件,每一样小装饰,都是她精心挑选。

  她曾怀着那样热切的心怀来迎接这一段婚姻尽。

  只是现在,噩梦初醒。

  再回头看去,她已经把自己变成一个天大的笑话。

  婚礼上那场车祸,她受了点轻伤,醒来时,已经身在这里。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间屋里呆了多久。

  两天?或许是三天?

  外面现在发生了什么,她全然不知。

  她像蜗牛,只能懦弱地把自己躲进壳里。

  然后就可以自我安慰,这个世界仍然是安全的,没有人再可以伤害到她。

  卧室的门轻轻开了一条缝,探进一颗小脑袋。

  容嘉洛抱着玻璃鱼缸,咚咚咚跑进来,站在床前轻轻摇晃她的手,“姐姐,小乌龟为什么不动了……它不喜欢我了吗?”

  苏念身体一僵。

  仿佛过了半个世纪那样长久,她才有勇气偏过头,慢慢审视着床前这张孩童稚嫩的小脸。

  这个孩子,的确长得像极了她。

  特别是眉毛眼睛,简直就是照着她的模子刻出来的。

  以前那么多人说她和弟弟长得像,她怎么就没察觉不对劲呢?

  容嘉洛见她没反应,拉住她的手紧了紧,“姐姐,你怎么不说话了?”

  “啪”的一声。

  苏念挥开那双依赖地黏住自己的小手,然后从唇中吐出两个冷漠的字:“走开。”

  容嘉泽怔怔看着冷若冰霜的她,忽然间不知所措:“姐姐……”

  姐姐,姐姐,两个魔音一般的字无孔不入地闯进苏念的耳中。

  苏念忽然间无比憎恶这个孩子,腾地就从床上坐起身,朝着他厉声命令:“我让你出去!你听不懂人话吗?出去!出去啊!”

  容嘉洛被她突然间的大发雷霆吓坏了,抱着玻璃鱼缸的小手紧了紧,半天忘记动弹。

  佣人阿姨听见动静赶过来,一把拉住容嘉洛,小心地对苏念道歉:“太太,对不起,我这就带他出去。”

  “不要再叫我太太!马上出去!”苏念抱紧头,用力捂住耳朵,拼命想要屏蔽这个她无法接受的称呼。

  即使知道自己现在披头散发,蓬头垢面的样子,和疯子没什么区别。

  佣人阿姨不敢再刺激她,赶紧牵着惊慌失措的容嘉洛匆匆告退。

  走到门口,撞见正从外面回来的男人,忙鞠了鞠躬:“先生。”

  容琛点了点头,一个手势示意他们下去。

  兀自走近房间,关上门。

  容琛走近床前,看着形销骨立的她,平静陈述:“你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不要这样叫我。”苏念重新在床上躺下,目光看着天花板,声音冷得像冰。

  他端起床头柜子上的饭碗,心平气和:“你要跟我闹,总得先吃点东西,有力气才行。”

  苏念毫无反应,视他如无物。

  他拿出最好的耐心,端起饭碗,舀了一勺粥递到她唇边,仿佛哄孩子一样,“乖,吃一点。”

  她眼神安静,不动,不语。

  “苏念,算我求你,你吃一点东西。”他沉了沉语气,生平第一次这般低声下气。

  她仍旧沉默。

  容琛眉宇皱起,腾出一只手,径直扳住她下巴,一口一口地强喂。

  苏念的咽喉却毫无吞咽意识,喂进去的白粥,全都顺着唇角流了出来。

  黏稠的米粥顺着她脸颊往下淌,糊得到处都是。

  容琛克制到了极限,搁下粥碗,拿纸巾替她擦拭干净。

  最后才敛了语气问她:“苏念,你太倔了。你现在是准备拿自己的身体跟我倔到底么?”

  苏念面部表情终于有了细微变化,声音轻飘飘的:“反正十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