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他一身血腥气息(1/2)

加入书签

  一个多星期前,婚礼上的闹剧,媒体被盛和公关,舆论勉强被压了下去。

  然而,紧接着又突然爆出的绑票案,瞬间一石激起千层浪。

  容家发生的事,迅速从财经版块转入社会版。公众对豪门丑闻的好奇心,为争版面无孔不入的媒体,还有网络上各种人肉搜索将容家人物关系事无巨细扒得无比详细……整个g市,茶余饭后到处能听见有人在议论这件事。

  舆论甚嚣尘上,愈演愈烈尽。

  别墅外全是记者们架起的长枪短炮,为的就是拍到苏念一张照片。

  而容嘉洛的死,成为压垮苏念的最后一根稻草。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她迅速消瘦。

  原本就不大的一张脸,苍白得让人心惊,只剩一双眼睛还有些活人的气息,每天容琛给她梳头的时候,头发大把大把地往下掉丰。

  苏念变得越发安静,可以坐在那里好几天都不说一句话。手里却始终握着手机,不厌其烦一遍遍翻看着里面为容嘉洛拍的那些视频。

  事情已经发生了一个星期,孩子也已经下葬。

  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带着同情。

  可她毫无知觉,仿佛仍活在从前的回忆里,不愿清醒过来面对现实。

  -

  深夜里,哗哗下着雨,楼下传来汽车的声音。

  佣人秦姐那口浓重的湖南口音大嗓门传来:“容先生回来啦……今天还是那样……没怎么吃东西……药也没吃……”

  不多时,卧室的门被人推开。

  外面的灯光漏进来,屋子里窗帘紧闭,冷清得没有任何生息。

  地板上铺着很厚的地毯,容琛脚步仍旧放得很轻,仿佛生怕惊扰到角落里的女人。

  他走过去,在她面前半蹲下身,试探着拿走了她的手机,“苏念,别总坐地上,会着凉。”

  苏念后知后觉抬起脸,才看到他半蹲下身在自己面前。

  神色沉敛,眼底有血丝。

  浅蓝衬衫干净整洁得异常,只有肩膀被雨淋得半湿。

  却满身都是掩盖不住的浓厚血腥味,仿佛他刚从修罗炼狱回来。

  苏念本能地恐惧这样的气味,身体往墙角缩了一下,然后才问他:“嘉洛今天要去康复中心做治疗,你把他接回来了吗?”

  容琛知道她这是意识与记忆发生混淆,只勉强一笑,将杯子和抗抑郁的药片递到她面前:“来,先把药吃了。”

  “嘉洛呢?他是不是在躲着我?”她偏过头,有点不高兴。

  “药吃了我就把他带过来,好不好?”他耐心哄着,揽过她,强行掰开她的唇,将药喂了进去。

  怀里的女人瘦得只剩一把骨头,连挣扎都气力微弱,胳膊细得仿佛轻轻一折就会断开。

  有一刹那,容琛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抽痛。

  这几天,每天半夜他都会忽然惊醒过来一次,然后轻手轻脚来她的房间,小心翼翼试探她还有没有呼吸,生怕哪天她忽然就会毫无声息地死去。

  苏念终于还是听话地吃过药。

  容琛如释重负,将她打横抱起,放去床上,替她盖好薄被。

  房间灯光是一种温暖的橘色,照在她毫无血色的脸上,泛出一层奇异而柔和的光。

  药效渐渐产生作用,她同他迷迷糊糊说了几句话后,就倦怠地闭上眼,终于沉沉睡了过去。

  他坐在床沿,低头凝视她安静的睡颜。

  他知道,现在他和她之间,隔着的已经不再仅仅是十年前的事,而是千山万水,再也逾越不了。

  过了很久,才缓缓开口:“我明白,你不愿意面对现实,你在用这样的方式惩罚自己。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的局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十年前为得是什么,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做出当时的决定。苏念,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治好你。”

  握住她冰凉的手,他放在唇边吻了吻,“等我处理完手头的事,就丢下眼前的一切,带你离开这里,去过新的生活,好不好?”

  她已经睡着,当然不可能再回答他。

  他在昏暗中沉寂了很长的时间,才关了灯,替她掖好被子,起身离开。

  -

  从卧室出来,容琛直接去了书房。

  掩上门,他从怀里取出那把泛着冷硬寒光的手枪,放进抽屉里,冷静地锁好。

  接着他去了洗手间仔细清理西服外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