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九章堕入地狱

  ?

  “小妹妹你要知道,有些秘密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比如说的我身份。”风泽依旧那么的不以为然。

  “你放心就算是我知道的事情我也不会说出去的,我保证今天我看到的我出了这个大门以后我定会忘记的。”现在的我已经惊慌失措,因为我知道今天风泽杀死幻烨的时候不是在拍电影,我知道风泽的实力,并且也很清楚他现在杀我了简直就不用费吹灰之力。

  “就算你不说,不该你知道的东西还是不能知道,人么要是什么都了解,什么都好奇自然就活不久,当年教皇叫嚣着烧死哥白尼的时候,不就是因为他知道了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否认了教皇所告诉他们的切,告诉你小妹妹,你们人类的句话你定要记到下辈子,好奇害死猫。”风泽字顿说的十分清楚,在边的我大脑飞速的运转着,想着到底怎么面对现在的这幕。

  有的时候特别恨自己的智商不够用,我还在呆呆的想着如何面对的时候,那面风泽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牒:“要么想个办法忘记今天的事,要么就去死。”风泽脸的严肃认真中还是带着嘲讽,似乎在嘲笑现在的我竟如此无能,我的生和死不过只是他句话的事。他的嘲讽也似乎不仅仅指向我,也在蔑视所有人类。你们的生死,不过是我弹指挥间。

  “我真的求求你。”除了祈求我想不到别的办法“我求求你放了我条生路,从此以后我生都为你当碰马,只要你想让我去做的事情我定会做完,哪怕付出我的生命,我只求你放我条生路。”

  “放你条生路?你要给我当碰马?现在你这种求生欲望是我最想看到的,你不是不害怕么。呵呵,我们吸血鬼家族在人世间呆了几千年,今天竟然被你个小丫头片子发现。不过从前发现的人也都死了近难道是我的行踪太频繁?为什么总是被人发现?”风泽转身找了个破木椅子,坐在上面翘起了二郎腿,缓缓的摇晃着双脚。

  外面的月光冷冷的泄进这破庙的窗户,地上剪影斑驳,杂乱的铺在地上,正如我现在的心情,凌乱滩,无法收拾1

  “我季木童说道做到,我愿意用我的下半生直侍奉你,只要你不要让我死。让我做什么都行。”

  风泽听了我的话,深吸了口气。

  “那就用你的余生,来陪伴我的余生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不是答应了我要直陪着我吗?当然要换种方式让你陪着我,你活的这几年还不够我下盘棋的时间。”

  他究竟想要做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那你想要我怎么样?”

  “与我同化,我赐你永恒的生命,除非我要你死,不然你自己都没办法结束你自己的生命。”他清了清嗓子,坐直了身体“这就是我的要求,你要想好,要生还是要死。你的这条命不归你自己管,而是归我。”

  听到这里,我沉默了。从此永生,我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我只想到了生,只要能活着,只要让我能查明赵理的真相,让我怎么做都可以。

  “我答应你就是了,但是。。”

  “没有但是,我已经给你了个条件你就没有资格再和我谈什么条件。”风泽情绪变幻莫测,这时候的他又开始了冷笑。

  其实我也没想好那个但是究竟但是了些什么,我口应允下来。

  “我答应你了,开始吧,不过我还要谢谢你赐我永生。”

  “永生其实并不幸福。”风泽抬起头看了看天,已经微微亮起。

  “我们这就开始吧,已经没有时间浪费了2天马上就要亮了。”

  只见风泽双手向上举起划为个圆圈,突然那两颗骇人的獠牙再次出现。他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我清清楚楚看见了,没来得及反应他就已经到了我的身边,他离我只有公分的距离,双红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我,我的双眼接上了他盯着我的目光。霎时之间,我突觉我的大脑中像是被钻开了个洞,很多东西开始涌进我的大脑,那种疼痛让我实在支撑不住。我的身体开始左摇右摆。

  风泽的指甲突然变长,狠狠地插入的肩膀,那种疼痛深入骨髓。我终于支撑不下去,倒下了。

  我闭上眼睛之前我看着窗外,东方已即将变白,我努力的想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早已经没有力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眼前这幕让我惊呆,我已堕入地狱了么?

  第十章下个地方

  ?

  吾乃上帝尔主,吾之外勿奉他主。

  上帝创天地之前世间是片无边的黑暗与混沌,但黑暗与混沌的背后,谁也不知道存在这些什么,魑魅魍魉或者是更不为人知的东西。

  我看着在眼前的是片黑暗,只有蜡烛摇摇曳曳勉强支撑的微弱的黄光,我身处在个狭小潮湿的小房间里,躺在张小小的床上。

  地上忽然出现了道长长的影子,凌冽的轮廓让我认出此人正是和我相处晚的风泽。

  “你醒了?你知道你睡了多少天么?”风泽推开了那扇铁门,走到我的床边低着头问我。

  “我怎么知道?我可直在睡着觉。”我想要试图站立起来,也许是因为长时间的卧床的缘故,我的头脑阵眩晕。脚在落地的时候个不稳,栽在了风泽的怀里。我刹那间如触碰到高压电般,突然从他的臂弯上弹了起来。

  “你怎么?害怕我?”风泽挑了挑眉毛。

  “我只是觉得男女有别,你我还是有点距离为好。”我迷迷糊糊的说着“你究竟把我怎么样了,为什么我现在还活着。”在那个破庙里我在接受他非人般的待遇之后我度以为他食言了,我说的那些他也根本没有当回事,他只是想杀死我。不过我转念想,他是吸血鬼,我是死是活我怎么知道?没准我死了也会见到他。想到这里我瞪了他眼,右手抚摸这我的左胸口,试图发现我还有没有心跳。

  “你不会是想要我吧,摆出这个姿势。”

  “你想太多了吸血鬼叔叔,我只是想看看我现在是不是还活着。”我淡淡的说道。

  “小姑娘人不大疑心还挺重,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手下千万大将其中的员,但我呢,不需要你做别的,只需要每天照顾我的生活起居,穿衣佩戴。大体就是这么多,以后你跟着我的佣人好好学着你要做什么,这就是你无穷无尽的下半生1”

  听完风泽的话,我觉得心里阵阵的灌冷风。难道我的下半生真的要成了个伺候这个腹黑吸血鬼的小丫鬟?

  这时候门外响起个声音:“主上,那波人今天又来了,现在就在门外。”

  “该来的还是要来啊,但是再者说”风泽说话的声音慵懒的声音似乎再说件十分轻松的事情。“养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只是区区个小家族就非要我出马,是不是以后有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我来出面解决。”

  “可主上他们非要拿走黑瑰魄,这下面的精兵强将也实在是不敢动粗啊,这要是杀起来,以后再别的家族面前我们还怎么交代?毕竟现在您刚刚坐上首领之位,我们也不敢草率的决定,小的们都怕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到时候让您的声誉扫地啊。”这人吓得跪了下去,战战兢兢的说出了这些话。

  “那好,再等等我马上就去。”我在边听着,根本就听不懂他们再说什么,我也没心思听进去。我只是使劲伸出了头想我身边所处的环境。这里黑暗潮湿,似乎还有股淡淡的血腥味。我只是很心中阵悲凉,难道我真的要在这里继续我的后半生了么?

  “季木童,会你跟着这个男人,他会带你去你要呆的地方,那里的人会告诉你你以后要做什么。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忙,会忙完回去找你。”风泽似乎在我出神的时候已经交代好我接下来要做的是。

  “好,会我就跟着他。”

  风泽踏着坚定的步伐,走路带风,直消失到这走廊的尽头。

  “你跟着我吧,主上已经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好了,我这就带着你去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说话的人改刚才副奴才相,趾高气昂的对我说。

  合着我这给你们主子当丫鬟还得伺候着你,我还要看着你奴才的脸色?我羸弱的身体上瞬间燃起来阵熊熊烈火2我的眼神下子就变得凌厉起来对他说:“那我先谢谢你了,你平常就是这么伺候风泽的?看着刚刚那个样子,风泽还真是不好侍奉呢,要不你刚刚说话的时候连影子都在瑟瑟发抖?”

  我看着他的脸由白变成绿色,气的说不出话来。“主上的大名岂是你能直呼?”憋了半天只说出这么句话来。

  而我呢,看着他这样,我路哼着歌得意洋洋的和他起走向了我该去的地方。

  第十章另个世界

  ?

  由他的带领下,我基本看清了这个潜藏在人类未可知处的神秘世界。

  吸血鬼的世界是没有光亮的,只靠着油灯和蜡烛微弱的灯光维持这个庞大的地底世界,来来往往的人其实都与正常的人类无异,他们都用惊恐的眼光看着我,在背后偷偷议论着什么。似乎是什么关于我的事,我努力的听了好久也没有听清他们到底在谈论这些什么。

  “就是这里,进来吧。我的任务完成里,你进去自然有人会接待你。”刚刚那位小跑腿哥说道。

  “谢谢你了。”我好像学会了风泽的贱笑,冲着他也学起了那种表情。其实很难看的我自己心里知道,但是我的目的就是想恶心恶心他。

  我被送到了条长长的走廊前,我试探性的观察着,最后我只总结出来句话:太黑了!我总想着现在二十世纪的科学社会,怎么吸血鬼都不会与时俱进安装上台灯呢?

  走廊的尽头是扇雕花的红木门,我以为这是我要去的地方,于是想都没想就推开了门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大约过了三秒,我对风泽的印象完全的改变了,也彻底颠覆了我对这个吸血鬼世界的看法。我本来以为吸血鬼世界应该很神秘,看了风泽的房间之后我只觉得他只是人类世界的大土豪而已。

  虽然光线很昏暗,但是金光闪闪的装饰还是努力的发射它作为个金子的尊严,发出了改发的金光。满屋上下的金光闪闪如果换成更亮点的灯光定会晃瞎我的双眼。我走进去看着这座屋子的装潢。

  “你是哪位?怎么在这里?”我听见声清脆的男生,在这昏暗的屋子里突然有人对我说话,着实是吓了我跳。

  “我叫季木童,是你们主子新招来的小保姆。”我回头看向他,顿时将我惊呆。

  “赵理,怎么是你?你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了,我好想你。”我马上跑向他的怀里,当我扑向他的怀抱的时候,我才发觉,不对,这味道不对1赵理身上从小到大都是有种淡淡的洗衣粉香,而我躺在人家怀里的男人的味道是浓浓的古龙水,我再次下意识的从这个男人的怀抱里弹开。

  那男人脸茫然的样子,我俩足足看呆对方有分钟之长。我看着他和赵理模样的脸惊呆了我,而他就想看着个疯子样脸茫然

  “不是姑娘,你认错人了吧,你是不是失去心智疯了?”那男人很关切的问着我。“我们家里从来不招保姆啊,姑娘你说的这些都是哪跟哪啊,什么理啊赵啊我不认识他是谁。你快坐下休息会。”

  “不用了,不好意思啊,这里我刚刚来还不是特别熟悉状况。”话音刚落风泽就走了进来。我身边的男人喊了句:“大哥,刚刚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风泽还是依旧不改他的轻松“当然是没什么大事,就不用弟弟你操心了,反倒是你们俩个怎么现在在起,我有点看不明白啊。”

  “本来想来看看大哥的,刚到房间就看见了这个姑娘,我看她状态有点不太好啊,满嘴胡言乱语的。”那男人脸焦急,看起来很关心我的样子。

  “这姑娘是我在大道上捡来的,详细情况连着她加上刚才的事我会和你细细道来,现在我要解决这个姑娘的问题,景素你就在这里先等下。”随即风泽拉这我就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我让你去的地方不是这里,你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这里不是你的房间吗?你不是让我来这里照顾你的生活起居么?我不应该去你的房间么?这不是我的工作地点么?”我连问出四个问题,自从被带到这个地方我似乎更加的伶牙俐齿。

  “你这问题还真是多,你要去的地方是那面。”风泽用纤长的手指指了指旁边的小门。“在你不工作的时候,你就要呆在这里。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地方了吧,我还有事情要忙,等着我找你的时候必须在二十秒之内出现在我面前2”

  我走向属于我的房间,屋子不大但也还算整洁在我的床上我静静的想着我这朝离开人世就没有什么牵挂么?后来这个想法被我瞬间从抹掉了,从小到大,没人爱我,没人照顾我,只有赵理个人真切的关心我,我在这世界上唯个有血缘的亲人就是我妈,从小到大她只是想千方百计的丢掉我。现在赵理不在了,我也没什么好牵挂的了,我之所以选择了这个地方,就是继续活着,为赵理报仇。永生的存活,在我看来只是更为了有更好的条件去做我想做的事。

  第十二章小奴才

  ?

  想了好久好久的之后,我还是昏昏沉沉的,隐隐约约我听见了风泽和刚才的那个男人的对话。

  “哥,今天的事解决的怎么样了?帮人气势汹汹的,我还真以为今天会出现什么大事。”

  “个小家族而已,就是看他们还有息利用之地。我已经想好了等到我把黑瑰魄的密咒得到手了,我就着手吞并了他们,好壮大我们的家族。”

  “可是,哥。黑瑰魄的密咒是他们家族唯能凭借的东西,到手有多难?牺牲了什么你都忘了么?他们怎么会轻易的就告诉你它的密咒呢?再者说如果黑瑰魄的诅咒听着不假,你想想,他们已经家道中落,却还不肯用手里这副大牌来让家族再次振兴。”

  “弟弟,你就是太傻了,这其中的事情太多太多。这个诅咒没准就是他们编出来的,我的事情我心中有数,你就放心吧。”

  “只要你心中有数就好,我这个做弟弟的只是担心你,也担心咱们的家族。毕竟现在大权交付你手没有多久,可千万别让咱们的属下动了什么二心才好。对了,哥,那个女孩到底是谁啊?你这么随随便便的就领来个陌生人,还是要小心才好。”

  听到他们在谈论我,我不禁竖起了耳朵,用吃奶的劲使劲听。

  “你就放心吧,那个小孩天然无害,所有事情都在我心里呢,我能拿捏好切。”

  “那我就先走了,我那边还有点事要解决下。”

  继而声关门声就结束了我的窃听,那个男人,那个叫景苏的男人为什么长得和赵理如此之相像,动作声音还有表情都像是个挠刻出来的。赵理,我真的很想你,为什么我觉得你并没有死?我总觉得你还在这世间,躲在个我发现不到的地方,就是为了有天突然出现在我身边单膝跪地向我求婚。人在想象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把切都想的特别美好,而现实总是能在我们快流口水的时候给我个清脆的耳光,然后我们都捂着红肿的脸恨世事无常,恨苍天无眼1

  苦痛与甜蜜的交织,也许就是此时此刻的我。“季木童,我限你在十秒之内出现在我眼前,不然你后果自负。”我的屋子里响起了风泽的声音,似乎就在我旁边和我说话,诡异的是我竟然找不到声源。

  “八七六”风泽在跟我倒计时,我用光样的速度冲出门去,跑到了他的房间。我气喘吁吁推来了门。看着风泽正坐在张雕着玫瑰花藤缠绕的金座椅上,这座椅的造型,让他的形象又多出几分鬼魅。说实话风泽如果不是个吸血鬼而是个上学的学生,我似乎已经脑补出了那些可爱的高中小女生看着他的眼神,风泽的五官十分精致,眉眼的轮廓就像是浑然天成的鬼斧神工,高挺的鼻梁,总之他的脸,确实是能引起群小女生的桃花眼和尖叫。

  “我多等了你两秒。”风泽对我说“我和你说过了,我是你的老大,我说什么你就要听什么。”

  “你说什么我都记住了,你说要我在二十秒之内出现在你面前,你说的是二十秒不是十秒。再说了你怎么会突然在我房间里说话,你这样真的很不好,你会给我吓出心脏病的!”我依旧是上气不接下气,话说的断断续续的。

  “现在你啊,想得病都得不了。那就再给你加条我定的规矩以我为准,别人说的跟你说的事,让你去做的事也都要以我为准,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必须干什么,记住了吧?”

  我只得点头答应,因为对于风泽,我实在没有能力去和他争辩,因为我实在没有他的技能能让我变得那么牛逼。

  “你,现在去后厨把我的午餐端出来。”

  “后厨在哪?”我特意装和刚才的小兵样的副奴才脸

  “季木童你是吃屎了么,你这个脸是怎么回事?”风泽刚刚端起杯水喝,放下水杯的时候看我眼,差点就喷出来2

  “你不是说你是我老板么,我当然切的切都要顺从你,从内心到表情都要体现出我对你是百分百的顺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