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br/>

  ?

  “风泽,今日我败在你手下,我认了。只怪我没有筹划好,心想着黑瑰魄,以为你们今天大开家宴。就忽于防守。”狼人的首领脸凝重。

  “都说了你们是趁人之危,你们狼族向都是这么莽撞,这么粗鲁,活了几千年总想同我们较量出个高低上下,进化了这么多年却没长点脑子。”风泽和狼人首领的表情产生了巨大的反差,带着嘲讽的样子看着他。这种居高临下,趾高气昂似乎也只有他风泽能发挥到极致。

  “但是,你们古那家族的首领,是这样位心狠手辣的人,你们以为离你们灭族还远么?幻烨到底是怎么死的,风泽你最清楚不过了。”

  “住嘴!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大哥自从父亲执掌古那族的时候就非要自己出去寻找黑瑰魄的秘密,至今已经二百年了杳无音讯,大哥定还活着。以我们的能力,我们自己都没有听说过大哥幻烨的消息,你们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竟然能得到信息得到的如此之快。”风泽每每听到和幻烨有关的事情,神情立马变得紧绷。我观察着在场的吸血鬼族人,他们看起来也对风泽说出的话深信不疑。张张惨白的脸上都写着对风泽的信任和对狼族的仇恨。

  你们真是有个好首领,因为真相只有我知道,就是风泽手刃他的大哥幻烨,我听到了风泽的话,脸上不自觉露出鄙夷的神情。这时候我的耳边突然想起了句话:“季木童,如果你要把你那天看到的我不管你是忘了还是记得,都给我管住你的嘴,漏了个字我就让你永远当哑巴!”我惊愕的看着离我有五米开外的风泽,他还在和狼族对峙着,我听完风泽跟我说完的这些话,我便识相的低下了头,把自己所有的表情全部收的干二净的,只留下了张空白的脸。

  风泽越说起幻烨就越动情,马上就要激动的流下眼泪。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心机又有多么的重?

  狼族的首领看着周围吸血鬼的反应也无奈的笑了笑,“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只是可怜我这些兄弟白白的的跟着我丢失了性命,来吧,只要我有最后口气,我就定会和你拼搏到底,风泽,你们吸血鬼族的厄运还在后头呢1”

  狼族首领话音刚落,在他身边的狼族兄弟个个开始悲鸣起来。声音凄惨的不忍入耳,狼族首领刚刚抬起爪子做出要飞向风泽的架势,只见风泽面不改色,右手抬起,面目凝结毫无表情,风泽声怒吼从他的右手发出银白色的光芒,和我那天看见幻烨和风泽对决时候用的招式几乎模样。而后耀眼的白光闪过,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刺的闭上了双眼。我想要见识下这终极大招,但是我的好奇心也抵不过我的眼睛的承受能力,不自觉的关上了。

  等到众人张开双眼的时候,横七竖八的狼族死尸全部都不见了。众人都对着风泽单膝跪地,异口同声道:“主上,是我们办事不力,请求主上绕我们命。”

  风泽脸漠然“人类世界有这么句话,养兵千日用兵时。今天本是我古那族的年度的家宴,也是我们血族最大的盛宴,你们守门居然把狼族这么大的部队都放了进来,但是这有条先祖传下的规矩,往年到这天都会大赦天下,我自然也是不敢违背,今天遵照祖先的意愿我自然不会把你们怎么样,我的脾气你们都是知道的,下次这种事情要是还会发生,别管我不留情面!”风泽气冲冲的说出这些话,我现在怀疑的是风泽到底有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感觉到生气,因为他的内心,没有人能知道。

  只见风泽大踏步的走向自己的宝座,正襟硒,说:“今日家宴还是要办,下人该打理的打理,该收拾的收拾。至于守卫们,你们从现在开始每日供给你们的血液削减半,如果要是觉得不够就自己想办法吧,但是如果你们伤了人类,后果你们自负!”说完了便看了看我:“季木童,你跟我回到我的房间,帮我准备晚上家宴的衣着和装饰。”

  我自己深知,风泽找我绝对不是想要我帮他准备衣着那么简单。我对这个男人的畏惧从百分之五十已经转化为百分之百。我以为他放我命是真心为了给我留条生路,我现在已经推翻了我所有的想法,因为他是个很自私的人。

  第十八章件晚礼服

  ?

  风泽从说话的时候到下来都是脸严肃的样子,看着他的手下都瑟瑟发抖但是我却不害怕他的样子,与其说他严肃脸气冲冲的样子不如说是我更怕他半笑不笑的样子。

  他走在前面威风凛凛而我跟在后面唯唯诺诺,刚刚走出宴会厅转弯过了宴会厅个弯之后风泽就拉起我的手,我惊吓了叫了声,眼前晃过神,就已经到了风泽的房间。

  “季木童,你今天很识相么。”

  听到风泽这么问我,我立马换了张脸,微笑着对他说道“你是我的主人,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我现在是你的手下,事事当然要想的面面俱到。”

  “呵呵。”风泽声冷笑,“你知道你那恶心的表情差点毁了我的大事,还在这面装着对我的忠诚,你真是会见风使舵。”

  我听这话我便慌了神,脑回路迅速回转,“属下怎么敢坏了您的好事。”我单膝跪地,祈求能让风泽放过我。

  “怎么了,害怕了?就你这样子的人我怎么能留在我的身边,我可以让你生,便也能让你死!”风泽蹙起眉毛,恶狠狠的看着我。

  “是我太幼稚,我刚刚是个十七岁的高中生,怎么什么事情都能反应的那么快?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么多。”我的声音已经颤抖。

  “哦。那你那个恶心的表情就是在告诉我,你特别的看不上我了?”

  “季木童不敢,我只是没有转过弯,但主上,”我实在想不出来更好的回答,便说了句“您办事自然有您的道理,我没见过那么多的世事,也不懂这些,我只觉得你杀了你自己的亲哥哥,让我特别的你们之间亲兄弟,再有误会不要杀了对方。”

  “你是在教育我说我是个没有人性的么?”句话落地,风泽甩右手,我顿觉阵强大的冲击波,将我推在墙上1

  我听见我的胸腔发出了阵轰的声音,我的五脏六腑好像全部都移了个位置,全身说不出来的疼痛。我滑在地上,不停的咳嗽,全身上下火烧火燎,忍不住的呕吐,这种疼痛催使着我,把忍了半天的眼泪流了出来,默不作声,就任它这样的留下来。

  风泽走到我的身边,像是拎起只小鸡崽拎起了我,我能感觉到他的眼睛,他在注视着我,而我因为疼的实在是忍受不住直都抬不起头。

  “你这就哭了?怎么了知道疼了?”风泽把我放在他用餐桌旁的金椅子上落座。“今天我只是给你个下马威,我都说过了,今天是家宴的日子,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以后你要是再让我发现你跟我耍什么花样,我不会让你死,但你记住我会让你活得比死都难受。滚下去吧,回到你自己的屋子里换好你的衣服,然后在过来,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我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步个坎的走着,我已经没有力气抬起脚,只有艰难的拖着向前走。

  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把背落在床上的那刻,我就觉得好像有几亿根针同时刺入我的脊背,我真的好想歇歇,但想到今天的晚宴,我又不能不去。内心真的好无助,那个最爱我的人,给我最多温暖的人在哪?嗯,上天已经派了阎罗王夺去了他的性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不清不楚。每每想到这里,总能给我最多的动力,让我更坚强。

  我不顾及身上的疼痛,换好了衣服,穿好了高跟鞋。看着镜子里的我,还是人靠衣装,我季木童活了这么多年还没发现我居然这么美,看到我自己的美上了好几个档次,我就忘记了身上的疼痛,想起风泽还叫我不知何事,又让我心情沉重。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不是么?季木童你要坚强。

  我挺直了我的胸膛,朝着风泽的房间走去。我敲了敲门,他应了声进。我推开那扇沉重的门,看到他也已经换好了衣服。他看了我眼,愣住了。脸上又浮现出那天我拿这件衣服的神情,直觉告诉我,他和这件原本拥有这件晚礼服的主人,定有巨大的渊源2

  “来了就坐下吧。”风泽看我的神情变得温柔起来,于是我更加坚信了我刚才的想法。风泽,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你这样的男人都为她黯然销魂呢。

  第十九章吸血鬼家族

  ?

  个人对个异性的仰慕是件可怕的事,这种仰慕随着时间的推迟只会越来越深。深入骨髓,融入血液,烙印在心。

  风泽身着深紫色金丝绒的衣服,右手的无名指上带着个硕大的戒指,随着他向我款款走来,我发现这戒指上的图案和我今天在景素的房间中的窗帘样。

  “这戒指的图案,居然和我在景素房间的窗帘上的样。”我忍不住发问。

  “你居然去了景素的房间?这是我们古那家的族徽,玫瑰是我们的标志,虽然我真的觉得特别土,上面八颗钻石代表着我们八个兄弟姐妹,今天晚上你就见到了。”听完风泽的话我说:“玫瑰怎么会土呢,我觉得玫瑰挺好看的。”不过听说吸血鬼家有八个兄弟姐妹,难道他们不管超生的么?

  风泽又跟我详细的讲了讲古那族的历史,以防我今天在家宴上闹笑话。他们家族里面共八个兄弟姐妹,这些兄弟姐妹并不是什么奶同胞,而是在人世间被同化的人类,纯正血统的血族只有风泽和景素两人,其实说是纯正也只是他们的父母是被同化而来的,和真正的血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剩下六位分别是,排老大的幻烨老三纳多老四卡萨老五是个女吸血鬼叫蕾娜老七叫诺斯最后个最小的妹妹,风泽说起她眼睛都是疼爱,名字叫做霓娅,看起来风泽真心疼爱这个叫做霓娅的妹妹。

  “都和你说了这么多了,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杀死了幻烨?”风泽笑了笑,脸轻松

  “我哪敢啊。”身上的痛楚还没有消失,我听到他这么问我我更是不想知道,就算他白告诉我,我也要捂着耳朵路小跑绝对不听他王八念经。

  “幻烨成为吸血鬼的时间不长,那时候我们古那族也没有这么壮大,记得那时候只有父亲和母亲手下领着百多个兵将。那时候我们还在西欧,吸血鬼女伯爵你听说过么?”

  “没有。”我摇了摇头。

  “没有就没有吧,不说了1家宴马上快要开始了,走吧。”

  原来吸血鬼家族还有这么多的事,现在这个大深坑,我连边上都没有看明白,太深太深的家族,太多太多的事,我也不知道到了那天我的脑袋能明白,我现在只有慢慢的看清楚,把这层蒙在镜子上的雾擦干净,得到我想要的能力,知道我要做的事情。

  晚上,宴会厅,。

  人差不多已经坐满,风泽在我的前面带着我走着,我在后面就像是只听话的小白兔样蹑手蹑脚的跟着,风泽路走到自己居中的座位,指了指下面低点的座位说:“你,去那坐。”

  我坐到了上面,这个地方的正朝着大门口各个吸血鬼来的身影我都能看得清,血族家族里面的男人大多都很英俊,而女人都有特别的美,唯独会出现几个大腹便便的大叔和体态臃肿的大婶。

  我问风泽,“为什么他们样貌都不太样呢,男人和女人大多数都特别养眼,那几个大叔大婶又是怎么回事。”风泽好像是听见了什么很搞笑的事,对着我脸憋不住的笑。

  “他们的样貌都可以自己改变,只是维持不过十分钟,这点我也可以做到,只是我觉得把自己弄成那个恶心的模样实在是太难看了。”风泽看着他们努了努嘴。

  果然,过了几分钟之后他们的脸和身材都渐渐的发生了变化,身材都变得标准了,五官也都变得精致了。

  我正为着变化感叹着,门口景素带着三个男人,他们三个人都穿着黑色的燕尾服,唯独景素穿着酒红色的西服,四人体态风度翩翩像是配上大厅现在正在放着古典音乐,就像是古代西欧的王室贵族。我正在被眼前的美男看得入迷,风泽突然敲了下我的头,“别看了,我这几个弟弟啊你能配上那个?”

  我揉了揉我的头,刚想着着身上的疼痛还没好,现在又打我的头,风泽真的是很过分,可是我也是敢怒不敢言2“看看还不让啊,我又没说非得把个带回家。”

  风泽没有再理我,脸神秘的表情。只是自从我穿上这件衣服,他对我说话的态度都变得温柔。

  门外叮叮的阵高跟鞋声想起,全场的男人听见这声音立马互相不在交谈,纷纷向大门的方向侧目。

  个身穿大红色的礼服的女人,身材凸凹有致,连我这个做女的看了都要流鼻血。

  “哥哥,好久不见啊。

  第二十章黑瑰魄的秘密

  ?

  款款而来的这个女人,身上穿着大红色的礼服,深的造型的领部,材质的礼服勾勒出她柳腰,脚上踩着双黑色红底将近十五厘米的细长高跟鞋。我正疑惑着,这到底是蕾娜,还是霓娅。这女人就张口了:“哥哥真是好久不见呢,妹妹真是想念你呢。”

  只见风泽的脸上并没有更多的表情,“妹妹你整天忙着在人间惹是生非,还能想起我这个哥哥来。”

  事后听下人在议论蕾娜的时候我听说过,天性乖张的她在人间不停的惹麻烦,随意杀戮只为了喝取人血,她为博得血液的方式很奇怪,总是用自己美若天仙的样貌,沉鱼落雁的身材年轻强壮的男人,之后男人正以为自己捡到便宜的时候,蕾娜就露出她的尖牙将那些男人残忍的杀害,世界各地都有类似这样的疑案,至今都没有破解,大多都是出自蕾娜之手。

  然而先圣特别宠溺这两个女儿,无论蕾娜惹出什么样的麻烦,先圣总是想方设法的保护她,从来都不会对蕾娜责怪句。有次先圣因为蕾娜杀了希尔族的个公主,仅仅是因为她在场舞会上抢了她的风头,先圣还没开口只是说了句“娜娜,你要再是这样父亲也帮不了你。”蕾娜就大为发火,夺门而出,消失了好多年,先圣身体突然抱恙,也是因为蕾娜这次出走。

  其实蕾娜和霓娅是幻烨和风泽同化的吸血鬼,他们同化他们的同时也消除了她们在人间的记忆,也在他们的记忆库里写上了血族的记忆,让他们以为他们真的是在血族成长起来的,除了风泽和景素,他们都是样。

  下人直都不理解为什么先圣会这么宠爱这两个女儿,而风泽对这个妹妹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他更喜欢她那个乖乖的小妹妹,因为霓娅在人世的时候只有十四岁,被人以残暴的手段强后被风泽发现,风泽杀了那个强犯,可怜的霓娅却奄奄息,风泽眼看着这个小姑娘十分可怜却没有办法在救他,便把她变成了血族的员,消除记忆的时候着重消除了这段。

  蕾娜刚刚落座,个穿着可爱的水手服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走了出来1

  “霓娅,来这儿。”我后面那个平时冷若冰霜的男人看着这个小姑娘之后就发出了特别特别温柔的声音,就像是个父亲看见了自己的女儿。这个小姑娘看着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霓娅刚走到风泽的身边,风泽便把抱住了她放到自己的腿上。

  全体血族的人都落座了,菜品也差不多上齐了,有西餐中的鹅肝和蜗牛,也有中餐里的烤鸭等等中西菜式样齐全。我看着桌子上的满汉全席,却没有太大的食欲,果然,我已经同人类不同了。

  风泽开口讲话:“今天是我们年度的家宴,古那族因为有我们起努力在今天的血族中势力已经是最强大。今天我向大家介绍位特别的来宾,是我们古那族的新成员,吉芙拉。”风泽说着,手伸向了我示意我起立。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给我改了个名,我擦了,我季木童活了这么多年,这名字叫了这么多年,今天你句话就给我改了!

  “这位以后是我贴身的管家,也管理古那以后所有的后勤工作。”管后勤,那我还是个保洁的而已。只是下面的人看见我以后都表现出了惊讶的表情,我不知道是为什么,然后他们都在窃窃私语。

  “怎么了,你们有对我的决定不满的地方?”风泽发问之后,下面的人立马停止了说话的声音。

  “现在你们没有意见了是么?那好今天我要交代的第件事情已经说完了,我现在说的事情你们最好竖起耳朵给我挺清楚!”

  下面的人似乎被吓得坐直了身子,仔细地听着。

  “连续两天,狼族的最后个家族和希尔族都因为黑瑰魄的事情打到了我们的家门口,我只想知道两件事,你们墙里墙外的守卫是怎么做的,还有我们家族什么时候最疏于防守的秘密怎么会被外人知道?黑瑰魄是我们异族争先抢夺的宝贝,有了黑瑰魄别说振兴家族,就连这世界也归属我们所有,我们虽然有永生的能力,但人类的火药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我们需要黑瑰魄来得到这些我们未知的能力,从而统治这个世界。”

  第二十二章初遇霓娅

  ?

  风泽话音刚落,坐下片噼噼啪啪的碗筷餐叉碰撞的声音。我坐在稍低于风泽左手边的位置,我们俩个都有个单独的桌子。上面满是菜肴。风泽低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