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连连点头。虽然感觉很不争气,可我只是个十七岁女孩,个失去了爱人的女人。

  “风泽打算在三天向我狼族进攻吗?”唐斯此时已收起了他的微笑。

  我犹豫了下,随后点点头又连忙摇摇头。看着唐斯那皱起的眉头,我感觉不妙,连忙道:“我只是个佣人,并不知道主上的想法,只是那晚古那族家宴你们狼族进攻抢夺黑瑰魄时,主上他曾下令说要在七天后进攻狼族。”

  “哦?真的只是这样子吗?”唐斯看向我似笑非笑。

  我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连应声‘嗯’都弱到蚊子都听不到,不由低下头,嘴中不停默念瞬移的口诀,可越是心急越不成功1

  “呵呵,真是个有趣的小姑娘。我说不会伤害你就不会的,走吧。幸运的丫头。”

  唐斯将他闪烁着金属光泽大手伸到我面前,我不知道他的意思,疑惑看向他,他直接把拉起我,示意让我跟他走。

  我跟他走进森林中,低着头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心中非常混乱迷茫,这是已是月上中天,耳边不停传来声声狼啸,脖子上的那颗湛蓝色的蓝亚石闪烁着光芒,让我不禁想到景素,那个提出疯狂计划的景素。

  景素让我回到人间,装成被吸血鬼迫害的女孩,然后被教廷的人救起,然后不经意将狼人与吸血鬼内战的消息透露出去。

  呵呵,现在看来是不可能完成了。吸血鬼这次攻伐狼人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了,赵理,对不起了,我学不到魔法,没机会去给你报仇了。想到这里,更加的心灰意冷。

  “吉芙拉,真不知道风泽怎么会让你跑出来,毕竟你是那么的特殊那么的嗯,珍贵。”

  唐斯回头对我说了句。我愣住了,有些不爽,说我特殊也就算了,居然把我说成珍贵,我跟蓝亚石是样的吗?

  “说我珍贵,你怎么意思?难道说我不是人吗?”天生的倔脾气加上压了整天的抑郁下子就被引爆了,朝他大吼着。

  这次唐斯愣住了,他深深看了我好久,突然仰天大笑:“哈哈,风泽竟然没告诉你,真是好笑,哈哈”

  “你笑什么,为什么你们谁都不告诉我!”

  “原来风泽不告诉你,看来你也没那么重要了。人活着就必须要活得有价值,你觉得你还有价值吗?”

  我像是被泼了盆冷水样,瞬间清醒冷静了下来,为了赵理,我定要活下去2我不断想着我能对唐斯有什么用处,告诉他景素的计划吗?我做不到,毕竟景素与赵理长得模样,那是我活着的唯慰藉了。

  对了,景素说这颗蓝亚石在关键时刻可以挡住敌人的进攻,只要我在蓝亚石挡住唐斯那刻触发瞬移,就可以逃离了。

  “吉芙拉,别想着逃跑,你的精神力已经被我封印了,你不可能瞬移的,还有什么话要告诉我吗?没有我并不介意送你程。呵呵。”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样,想着认命好了,可我想到赵理,真的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了。情急下我转身就往回跑,可刚跑出两步,我就如同被巨石撞击般,瞬间飞了出去。我趴在地上,嘴中流着鲜红的血,想挣扎着可浑身乏力酸痛,无奈趴着看到向我走来的唐斯,心中再次泛起无边的恐惧。

  “吉芙拉,怎么能不听话逃跑呢?难道风泽那家伙没教你学会听话吗?”

  唐斯看着我摇摇头微笑着。

  第三十五章血化

  ?

  “我只是名人类,你就放过我吧。”我用尽了力气字句向他求饶,可唐斯并没有什么同情心,依然微笑着对我说:“人类都是废物。这世界不需要废物。”

  听他这么说,我只能孤注掷了,把将脖子的蓝亚石扯断,用尽力气捏紧它,道刺眼的深蓝色光柱突兀出现,向着唐斯狠狠射去。唐斯也被这下给吓到了,他距离我又近,冷不及防下直接就被光柱给淹没了,随即道狼嚎悲鸣,惨绝人寰。

  我想趁机逃跑,可我并没多余的力气让我站起来,我只能寄希望于那道光柱能将唐斯给射死了,可这是我的愿望罢了,狼嚎直悲鸣,直到光柱消失。唐斯魁梧的身影出现了,他显得很狼狈,可他还是能给我极大的压迫感。

  蓝亚石再次发出湛蓝色的光芒,缓缓将我包围住,像个不会破的水泡,我呆在里面很舒服。唐斯不复之前的潇洒,他看到我不由便红了眼,阴沟里翻船,是谁都不会高兴。

  “该死的人类。”

  唐斯彻底变成了狼人,口中低吼,挥舞着那如金刚狼样的爪子向我扑来,眨眼间就如闪电样,唐斯的金刚爪狠狠抓在了我的身上,哦,不对,是抓在了水泡上。

  水泡并没破,不断的在震荡着,这让狼人唐斯更加愤怒,连连抓了几爪子,水泡摇摇欲坠,过不了会,这水泡就会破了。到时也是我的末日。

  我只能期待奇迹的发生。

  水泡终于破,唐斯低吼着就想将我掐死,可奇迹终究是出现了,道身影挡在了我的身前。是道穿着暗紫色长袍的修长身影,抓住唐斯的大手就将唐斯扔了回去。

  是他,风泽,不是景素。

  “唐斯,你惹怒我了。”

  我看不见风泽的脸,但我想着,他应该沉着张脸,君临天下样俯视着唐斯,即便唐斯身材魁梧比风泽还要高大1

  “风泽你这个小人,我叔父死在你手里我定要手刃你为他报仇!嗷呜!”

  唐斯声狼嚎,双爪远远地就向风泽抓来,看起来就像小孩子打架样可笑,可下秒我就傻眼了。瞬间就被唐斯吓到了,果然是很强大的那人。

  随着唐斯动作,半空中幻化出只金黄铯爪子,狠狠向着风泽抓来,我不由睁大了眼睛,想看风泽会怎么做,心里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若是之前唐斯就这样子对我,我岂不是现在就已经见到了马克思先生。

  只见风泽面无表情,双手交叉于胸,两脚悬浮,仰天嘶鸣,双红黑色的翅膀缓缓展开,天地间完全变为漆黑,我睁大双眼除了那只金黄的爪子便什么都看不到了。

  “风泽,你这次血化后个月内你都不得再次血化。等着下次我定将你打败。嗷”

  声轰鸣的巨响吓得我将脑袋埋在地上,轰鸣中还混杂着些不甘的怒吼,想来是风泽打赢了,心中不由高兴,便挣扎爬起来想看下风泽怎么样了。

  “啊!”

  我被吓到了。刚抬头就看到双眼睛在黑暗中发着红光,直直盯着我。随后标准的风泽死人脸出现我的目光中,我看了眼,随即头歪,昏过去了。

  “吉芙拉,你快来看看,这朵话好好看。”

  霓娅像个天使,整天无忧无虑,这次听到我被狼人掳去,便带了篮子花跑过来看我。见到霓娅我也不由放松了几分,整个人没有再紧绷绷的,而风泽出奇的没有惩罚我,只是说等这次战争结束后会告诉我想知道的。而景素不知道去哪了。

  “吉芙拉,你看起来好难过2风泽哥哥这次只是血化后虚弱了,他没有受伤的。你放心吧。”

  霓娅是个天使,纯洁如初但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她看出了我有心事,放下最喜爱的花儿,坐了下来,看得出非常关心我。我朝她笑了下,只是想来更多是苦笑吧,稍微有些感动,心中的阴霾也被她化去了几分。

  “没事,我只是有些累了,霓娅。谢谢你来陪我。”

  “吉芙拉,你怎么会有那么的烦恼呢,你才十七岁。

  “因为我最爱的人离开了我。”

  “那你就去把他找回来啊。你难过着他又不知道。”

  “找不回来了”

  我泛红了眼眶,声音也有些哽咽。就在这时,房间外传来了打骂声,随后伴随着下人哭哭啼啼的声音。

  我听出了打骂的人是朵拉,而那个下人也有些熟悉,就在这时,霓娅站起身跟我说:“肯定是朵拉又打骂下人,朵拉脾气不好,每次景素哥哥不理她,她就会拿着下人撒气。我们起吧。”我点了点头便随她出去。

  第三十六章吸血鬼的秘密

  ?

  朵拉打骂的下人正是雅菲。我对雅菲有些好感,拉着霓娅急忙跑了过去。朵拉见到我,或许是想起前几天雅菲对我的帮衬,不由得对雅菲下手更狠,甚至要将她肩上的那只蝙蝠去帮忙。

  “住手。”我连忙喊了声,想让朵拉停手,不然那只蝙蝠咬上口,雅菲肯定不得好,她的脸颊已经被打肿,嘴角还流了血。

  “哟,我以为谁呢,原来是总管大人吉芙拉啊。怎么觉得我打了你的人不爽吗?”朵拉斜瞟了我眼,阴阳怪气说了句,但吸血鬼学人阴阳怪气显得很滑稽。

  “朵拉,雅菲怎么了,你这样子打骂她。”

  “你算什么东西,个管着下人的下人,不要以为你是风泽主上的贴身佣人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滚边去。要不是因为你,风泽主上怎么会受伤,景素也不会冒险去教廷偷取圣药了。”

  朵拉说到景素更加的歇斯底里,下手也更重了。雅菲看向我充满了恳求了,我只能压下心中的疑问,虽然很焦急,但也只能先将雅菲从朵拉手下就回来再说。就在这时,因为朵拉的张扬跋扈,就连霓娅都看不过去了。

  “朵拉,你就停手了吧。就算雅菲有什么错你惩罚下也就算了。刚才你说风泽哥哥受伤了,哥哥怎么没有告诉我。刚才我去他房间他不在那他去哪了?”

  对霓娅,朵拉还是很尊敬的,真是个会见风使陀的女人。

  “霓娅公主你好,既然霓娅公主开口,那你就滚吧。下次不要再让我抓到你偷懒。哼,不知死活。”朵拉对着霓娅问候了句,又对雅菲耍了顿威风,见到霓娅快要受不了,这才不慌不忙回了霓娅的话。

  “就是因为这个不知尊卑的女人,私自跑到外面去,后面遇到狼人唐斯,不知主上怎么会对她如此关心,竟为了救她使用血化与唐斯大战场从而伤了血核。景素现在正冒险去教廷偷取圣药,所有的吸血鬼都知道这件事,就你们两不知道1”

  “哥哥!”

  霓娅声叫喊,甩开我的手,直接下子消失无影无踪,应该是瞬移去风泽房间。我没敢使用瞬移,只得全力奔向风泽的房间。

  唯有朵拉怒气冲冲的走了。

  “哥哥,你去哪了”

  刚进到风泽的房间,就听到霓娅悲伤的喊叫声,她蹲在风泽金座椅的下方,抱着膝盖低声抽泣着,我连忙走过去,抱了抱她,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德陪着她。

  我并不相信风泽就这样受伤了,我总觉得风泽肯定好好的坐在玫瑰藤缠绕的金座椅上,穿着暗紫色的长衫,翘着二郎腿,脸坏笑的看着我和霓娅。

  只是,风泽好像真的受伤了。不管霓娅哭得有多么伤心,他都没有出现,我轻轻拍拍霓娅的后背,让她不要那么难过。

  “吉芙拉,你说哥哥是不是真的受伤了。”霓娅脸希翼望着我,我知道她想听到那两个字。

  “没有。你哥哥跟我说他很好,然后他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风泽有没有受伤。

  “嗯,肯定,哥哥那么厉害,他肯定不会受伤的。

  “霓娅,之前朵拉说的血核和血化是什么回事?”

  “吉芙拉,难道哥哥都没告诉你吗?”

  “没有,我只看得懂吸血鬼文字,但对吸血鬼无所知。”我对着霓娅摇摇头。

  “嗯,那你以后有空可以去哥哥的书架去百万\小!说,不过风泽哥哥的书没有景素哥哥的多。现在我先跟你说说我们吸血鬼2”霓娅指着角落里的书架对我说,接下来她便将吸血鬼的历史向我说了遍,除了她以为她是真正的吸血鬼这点,其他的都跟我之前了解的样。

  “吸血鬼是特殊的群体,跟狼人很像但有很大的不同。吸血鬼喝血以获取我们所需要的养分的,然后会逐渐在我们体内形成血核。血核就是我们的心脏,要是血核被破坏了我们也就死了。而像你这样的半吸血鬼,并没有形成血核,所以你还不需要喝血来供养血核。”

  “我们平时,还可以变化成蝙蝠,如果像是平时吸血的时候还会露出獠牙,战斗的时候身躯会有些变化。这都是平常的变化躯体而已,而血化就不同了,血化可以换来强大的战斗力,但同时也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负荷。这次哥哥为你施展血化,会让他个月都不能施展血化了的。”

  “啊。”

  听到这里我不禁喊了声,毕竟还有两天就要出发了,现在风泽个月内都不能施展血化这个他们还会按照原计划进行吗。

  第三十七章因为赵理

  ?

  “你喊什么啊。”霓娅疑惑看了我眼。

  “没事,没事。那你们是怎样学会的魔法呢?”我摆摆手,顺着话将我最想知道的问了出来。

  “魔法是分很多种的,我们吸血鬼大部分是暗黑系的,因为我们害怕见到阳光,所以我们都是夜晚出没的。而学习魔法就要汲取月光精华,吸收转化融入血核中,这样就会成为魔力。而血化也是需要魔力的支撑,而你没有血核又是吸血鬼,其他系的魔法你也不能学,所以你永远学不会魔法的。”

  霓娅说完看着我叹息了声,我也是很失落,但还是不死心,毕竟我将瞬移掌握了,便抱着最后根稻草开口问道:“可我学会了瞬移,这又是什么回事。”

  “哦,忘了说。瞬移不是魔法,它是种精神力跟空间魔法的合用,而空间魔法不需要魔力,只需要正确的口诀和精神力。所以你才能学会瞬移。”

  “难道我真的不能学会魔法了吗?”

  “还有种办法,就是让哥哥彻底同化你,可这样就得把你的记忆删去了,这样你就不是你了。”

  霓娅边说边摇摇头。

  “那么,霓娅,你哥哥为什么不开始就彻底同化我呢?”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可是霓娅并不知道原因,她也没能回答我。我只能从风泽那里找到答案。

  将霓娅送回去之后,我回到风泽的房间,走到角落的书架,望着书架上那满目琳琅的书籍,跟景素房间中的样,都是黑色的书皮,书名用金粉或者银粉写在书的边缘。这次我能看懂了这些书的书名,大都是些吸血鬼历史或者其他种族的历史的有关书籍,也有些关于魔法的描述。

  我被本书给吸引到了。嗯,德古拉的黑瑰魄,的确是很吸引我的书名,我相信这也是能吸引大多数人的书名1

  这本书放得并不高,我踮起脚尖就能拿到,想来是风泽最常拿来看的。可是我猜错了。

  “咳咳咳”

  我被浓稠似面粉样多的灰尘瞬间淹没,呛得不停咳,看来风泽这个阴谋家平时都不百万\小!说的,果然心机深不可测,这书架就是拿来摆给人看的。看到我身上都是黑黄黑黄的灰尘,我不由咒骂起了风泽。将脸上的灰尘抹去,拍拍已经脏了的衣服,把手擦干净,便就要将那本书打开,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本书定有我想知道的秘密。

  就在这时,个声音将我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十秒钟之内,将书本放好,滚出我的房间。”

  我知道我定我再多说句我定会死的,标准的风泽死人脸,如同阴云密布的天空,压抑得让人感觉呼吸都是难受的。

  我以最快的速度将书放回去,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是没法子的事,只能等下次机会了,就在我将风泽木门闭合时,突然又传来风泽的声音,如同精神分裂样的转变画风:“记得把自己洗干净,十分钟后见哦。对了,记得洗澡关好门,不然我会去偷窥的。”

  我差点个酿跄摔倒,咬牙切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到那如同鸡窝乱蓬蓬的头发,身的灰尘看起来如同泥人,不由捂脸抓狂,感觉不想再见到风泽。可是我十分钟后就要见到他的。

  “进。”

  我敲门后等到这声早已习惯的应允这才推门进去,我不敢去看风泽,低着头看着脚尖。虽然已经习惯他的喜怒无常,可还是畏惧。

  “怎么,知道害怕了?”风泽的戏谑中带着丝嘲讽。

  “我知道错了。”唯唯诺诺抓着衣角才敢应了句2

  “哼,不说你昨晚的事情了。什么时候我说过你不工作的时候能进来我的房间的?不说话是吧,你告诉我谁给你的胆子敢翻我的书架。”

  我低着头更加不敢说句话,虽然天生的倔脾气让我想去反抗,但我根本做不到,说句话都觉得困难,我能感觉到风泽现在就是座即将爆发的火山,旦爆发我定会死的。

  嘣!

  我感觉到双大手掐住我的脖子,阵窒息后便感到阵眩晕,随即我感觉到我撞在了墙壁上,胸腔内火烧火燎,骨头都像断了浑身仿佛散架般。

  “别以为你认错我就会放过你。你要是在古那族里兴风作浪就是景素都保不了你,你最好给我安安静静的呆着,别想着找什么秘密,知道太多了会死的。你还真是不长记性,那晚我都告诉你好奇害死猫了。”

  风泽高高在上俯视着瘫软在地上的我,转了转手中那巨大的戒指,面无表情对我说了这么番话。

  “噗”我吐出口血,挣扎爬起来倚着墙壁坐着,看着那道修长的身影,在昏暗的光线中,我连他的脸都看不清楚了,充满了神秘。

  我张了张口,想要向他问出我心里的疑惑,还没说出,就被他打断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就告诉你句话。”

  “什么?”

  “因为赵理。”

  第三十八章蜕变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