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想象的出来他手捏着鼻子手嫌恶的赶人的样子,袁芫会心笑,推开内间的门走了进去,“这是怎么了?”

  老张头看到她如释重负,赶紧把手中的碗交到了她手里,“丫头你可回来了,赶紧搞定他,他死活不肯吃我给他煮的药膳粥。”

  “药膳粥,这可是好东西啊,”袁芫把碗凑到鼻尖闻了下,果然有股很重的药味,怪不得向嘴刁的昊子不肯吃呢,可是,为了他的身体,更为了不辜负老张头辛苦了天的劳动成果,袁芫还是在床沿坐下,舀起勺粥递到了宋宸昊面前。

  宋宸昊蹙了蹙眉,不太甘愿的瞅着她,“能不能不吃?”

  看他脸别扭的样子,袁芫心里早就已经笑翻了,看面上却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很认真的摇了摇头,“不能。”

  宋宸昊低头看了看她手里的勺子,犹豫了会儿,最终还是闭上双眼,慷慨就义般的张嘴吃了下去。

  由袁芫勺勺的喂,这碗药膳粥也很快就被他吃了个底朝天,老张头看到他吃完了边收拾碗筷边很得意的炫耀起来,“我就说味道不错吧,明天我再煮给你吃。”

  闻言,宋宸昊原本因为痛苦而紧闭着的双眼顿时睁了开来,人也从半躺状态坐的笔直,“我拜托你打住!明天开始妞妞会亲自照料我的饮食,你还是回宋家照顾我爸妈吧。”老张头的厨艺确实高超绝伦,尤其是他做的甜品,妞妞可是爱不释手的,只是这药膳粥的水准还真是不敢苟同,反正这辈子他是不想再闻到这个味道了。

  老张头倒没有生气,眼神暧昧的瞟了眼袁芫,很乐意似的点了点头,“那感情好,我还不乐意伺候你这个小祖宗呢。”他活了这么多岁数,自然看的出来自家少爷对袁丫头动了真心,他很多年前就见过这个小姑娘,那时候她家里的情况还很好,但她却不像别的高官子女那般眼睛长在头顶上,对每个人都温和客气,又善良又有爱心,虽然袁家现在已经没落了,可他看的出来,这个姑娘却依然还是十几年前的那个样子,他自然乐得其成。

  老张头走,袁芫就暗笑着斜看着他,“我说我什么时候说从明天开始亲自照料你的饮食了?”

  宋宸昊抓着她的手痞痞的笑,“我都为了你做了这么大的牺牲了,你怎么还忍心看我每天都被老张头的药膳粥荼毒呢?”

  袁芫挑眉,“哦?我怎么不知道你为了我做了什么牺牲了?”

  宋宸昊顿时垮下了脸,脸苦不堪言的表情,“你不知道这个药膳粥有多难喝,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不会喝呢。”

  袁芫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揶揄道,“看你吃的那么快,我还以为很好吃呢。”

  “拜托,我那是想着赶紧吃完完事,也不知道这老张头是不是故意整我的,平时手艺那么好,怎么煮出来的药膳粥那么难吃的?”

  看着他副心有戚戚焉的表情,袁芫忍不住窃笑,“真那么难吃?你是不是太夸张了?”

  “我真的没有夸张,你不信可以试试。”

  袁芫赶紧摇头,“还是不要了。”听他说的那么恐怖,她才不要自讨苦吃呢。

  宋宸昊却突然凑近了脸来,不怀好意的盯着她红润的唇瓣,压低声音说道,“不是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么?我们既然是男女朋友,那么不管是苦还是甜,自然也该起分享不是么?”

  袁芫被他炽热的视线看的俏脸红,脑中闪过丝危险的警示,刚想躲开,他的唇便压了下来,紧紧的吮住了她的红唇。

  袁芫惊慌之下本能的想挣脱,可又怕弄痛他,不敢太用劲,最终只能半推半就的被他抱在了怀里,任由他的洁挑开她的牙关探进了她的芳香檀口,轻柔而的挑逗着她的丁香小舌。

  这应该是他第三次吻她了,第次是他用的强,她当时只想着逃,根本没有任何感觉,第二次是在两个人都情绪特别激动的时候,她满脑子都是取得胜利之后的狂喜,对那个吻本身的感觉反而淡化了许多,而这次,应该算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个吻。

  他吻的很用心,似乎把自己全部的心思和情意都化到了舌尖上,带着分试探,分小心,点点的侵占她的甜美,袁芫很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种被珍视的感觉,渐渐的,她心底唯的丝抗拒也消失不见了,她抵在他胸前的那双手不由自主的改而搂住了他的脖子,她的舌也不再是味的被动承受,而是主动的与他纠缠,与他起分享这刻最为甜蜜的感觉。

  061陷害

  良久之后,宋宸昊才意犹未尽的松开了她,喘息着努力压制下心头如火焰般窜起的情欲,可看到她迷蒙的双眼,酡红的脸颊,他那好不容易才压制下去的欲望之火竟然再次熊熊燃烧起来,他微微有些狼狈的向后挪了大步,他很清楚妞妞是在什么情况下才会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对这段来之不易的关系,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不小心就把她给吓跑了。

  袁芫也并非未尝情事的少男少女,她很清楚的感受到了他身体的反应,虽然他很小心的不让她发现,但那灼热强硬的触感还是灼烫了她的肌肤,她顿时像触电般的跳了起来,脸蛋羞红的堪比天边的彩霞,有些尴尬的没话找话说,“呃,对了,昊子,你那天不是打电话说有事情要跟我说的吗?到底是什么事?”

  她原本只是想随便找个话题避开如此尴尬的瞬间,但闻言宋宸昊的脸色却突然变了,他犹豫了再三,终于还是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那天跟我爸吵了架,心情不大好,没什么事了。”

  袁芫也没有在意,哦了声之后很快转移了话题,“昊子,你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想明天就开始回去上班。”为了照顾他,她已经很多天没有上班了,工地劣质钢筋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算算沈俊彦应该也从上海回来了,这件事可不能再拖了。

  宋宸昊可怜兮兮的看着她,“你就忍心把我个人扔在医院里不闻不问的?”

  袁芫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看看你,像个小孩子似的,我儿子都比你懂事。”

  话音未落,她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情绪也突然低落了下来,宋宸昊不明所以,试探性的问道,“妞妞,怎么了?不是生我的气了吧?我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要上班就去上吧。”

  袁芫摇了摇头,脸色却有些凝重,“昊子,我结过婚,还生过孩子,你到底看上我什么?”

  宋宸昊松了口气,原来她是在为这些事而不开心,而并非是生他的气,“傻妞妞,我喜欢你的时候你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啊,即使你现在结过婚也生过孩子,我也没办法让自己不喜欢你了。”

  “可是,你家里不会答应我们在起的。”以前没有和他在起,她自然不用的这些问题,可现在既然在起了,就没办法不去想那些了,想起那天宋爸爸和宋妈妈对她冷淡客气的态度,她的心就凉了半截。即使她依然是以前那个有着良好出生的袁芫,在他们眼里也不见得能配得上他们的儿子,更何况是现在这样的状态?

  宋宸昊笑着揉了揉她的长发,“真是个傻丫头呢,这些事我怎么会要你去操心?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就是要照顾你保护你的,所有的切都有我在,我绝不会让你受丁点的委屈,相信我!”

  看着他澄澈真挚的眼神,袁芫不由得感觉到阵温暖,不由自主的,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当天下午,袁芫就回公司去销假,可才到公司,就感觉到气氛不太对,虽然她进远望的时间还不是很长,但和同事的关系处的都比较好,以前她每天上班的时候都有同事主动跟她打招呼,可是今天却格外的反常,他们看她的眼神都奇奇怪怪的,她向他们打招呼,他们的反应也很是敷衍,这让她有些不解,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直到看到总裁程华,她才终于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就在今天的晨报上,远望用劣质钢筋代替优质钢筋作为建筑材料的事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捅出去了,而整件事情最关键的人物,就是她:袁芫!

  面对着程华的质疑,袁芫简直是百口莫辩,“程总,这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