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杜一一(四)(1/2)

加入书签

  雨下了两天,江一一跟着蔫吧了两天。第三天出了太阳,武馆一众人等就目瞪口呆地瞅着前两天软绵绵跟霜打了的白菜似的的江一一满血复活。

  终于意识到嫁出去的徒弟泼出去的水,没徒弟的师父像根草,杜一打了鸡血似的把江一一的病患都揽了过去,杜绝一切宝贝徒弟可能和野男人接触的机会。

  ——女人也不行!

  很与时俱进的杜一对黏糊着江一一的某师侄吹胡子瞪眼。

  江一一才没那个眼力见地去体会自家师父的玻璃心呢。她正在给风换药。

  作为一个伤员,风实在是听话得让江一一一点儿成就感都没有,不过为了她那个“殴打”武道大会冠军的愿望,江一一仍然兢兢业业中。

  “恩?恢复的比我想象的快。”

  “因为我很听话。”

  “诶,你对恶意的表达方式有进步喔。”

  “……我并没有那个意思。”

  “恩恩,继续保持。对了,这两天不用眼睛还习惯吗?”

  “没有不习惯,以前修行的时候也曾经做过这样的特训。不过如果总是闷在房间的话,不利于修行的提升,如果可以的话,你能抽空陪我一起去外面走走吗?”

  风闭着眼睛,略略仰起头,方便江一一把换过药的绷带在绑上去,模样看起来乖巧又温顺,江一一心里痒痒,直想伸手顺着翘起的发尾把他一头黑发抹平。

  风和云雀恭弥长得那么像,怎么性格脾气差的那么多呢?

  感慨了下世界真奇妙,江一一利落地结束了动作。

  “行。待会就带你放放风。”

  于是,江一一放风风青年,成了武道大会一道亮丽的风景……

  武道大会决赛的时候,风选择了速战速决。江一一看着平日里温柔谦和的风青年放大招爆衫,特帅气地把身上那件红色唐服扔开的时候,整个人都shock到了——好、好奔放。

  大概是她那副呆相很好地娱乐了平日里没少被她压迫的师侄们,江一一就听着那群平均年龄比自己还大的男男女女叽叽喳喳地对自己进行科普。

  喔,原来这需要爆衫的大招是风那几个月闭关修行的结果叫爆炼疾风拳,那个一拳出去就有一条龙的招式叫爆龙炎舞,那个看起来有些狰狞的三白眼叫充满了必胜的气势……

  江一一觉得自己还是孤陋寡闻了。

  不过,看不出来嘛,风藏在衣服下面的身材原来这么好啊。

  不负重望的,风得到了冠军。

  “疼不疼?”

  “不疼,不过……”

  “这里呢,疼吗?”

  “不疼,但是……唔……”

  “诶,不是说不疼吗?”

  江一一对无奈地看着自己的风笑了笑,很无辜很正经地收回在他身上戳戳捏捏的手,一副学术范儿地转头对边上一脸感同身受肉疼不已的师侄吩咐。

  “去,把跌打药拿过来吧。把眼睛闭上,我承认你身材很好,但是你再这么羞涩下去,就算我是医生也要跟着尴尬了。”

  再说了,打起来的时候脱得不是很干脆吗。

  江一一的视线又在风结实的腹肌上打了个转,感觉到脸上有点烫,反手用手背轻轻拍了拍脸颊——淡定。

  风已经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在听医生的话方面,他一向乖顺到让江一一很像摸头以作奖励。唇角还带着笑意,比平时的弧度略大一些,使得风本来就清隽的五官越发柔和起来,不过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