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番外(1/2)

加入书签

  短小的四肢,圆滚滚的脸蛋,庞大的石块和树木——从里到外的不协调感。

  风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那是一双肉肉的小小的手,手背上甚至还有陷下去的五个小窝窝。

  他足足有一分钟没有回过神来。

  这对于武者来说是致命的,可是无论是谁,骤然从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变成小婴儿,都无法保证能够泰然处之——不管他是不是被称为这个世上最强的七人之一。

  “怎……怎么会这样!”

  尖利的声音爆起,风抬起头看过去。

  全身被包裹在斗篷里的小婴儿翻来覆去地打量着自己的手脚,从打扮和位置来看,那是玛蒙。

  风这次任务的同伴之一,世界上最强的幻术师。

  同时,也是风的妻子的网友。

  他还记得接下这个任务,会成为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同伴的七人初次相聚在露切家中的时候,全身包裹在斗篷里只露出下巴和手脚看起来就很可疑的玛蒙盯着自己打量了许久,然后无比自然对自己开价——以汇报一一的感情历程——的场景。

  一一……

  想到自己的妻子,风只觉得心里一下子就柔软了下来,可是目光触及那双短短的手,足以湮灭理智的疼痛自心底涌起。

  他握紧了双手。

  还没有习惯的婴儿身体透出的无力感,即便是死死地握了拳,也呈现出一种虚浮的柔弱。

  和他同样动作的还有里包恩——世界最强的杀手——这次任务的同伴之一。而身为最强的预言师的露切,则像是早有预料般,只是闭上了眼睛,面上流露出和稚嫩的外表不符的无奈。

  最强的科学家威尔帝喃喃着这不科学,眼中迸发出激动的光芒;拥有不死之身的斯卡鲁被他这疯狂的样子气到,摘下从不离身的头盔大吼大叫;在最后的时刻推开最强军人拉尔,却没有成功反而使得两个人一起变成小婴儿的可乐尼诺已经回过神,对着有些激动的拉尔露出灿烂的微笑。

  他是唯一一个现在还能笑出来的人。

  风知道,那时他为了保护最重要的人,迸发出的不顾一切的精神。

  ……最重要的人……

  那个微笑时候也喜欢微微向上挑起左边唇角,眼神看起来总带着些许挑衅和恶趣味,喜欢面无表情郑重其事地说谎哄骗不谙世事的师侄们的女孩。

  那个害羞的时候会整个人愣在那里,一副很严肃的表情实际上只是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回应而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整张脸都会红透,从本质上来说和小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看到喜欢的东西眼睛里都会亮闪闪的女孩。

  那个在所有人的祝福下成为了自己的妻子,会把所有的真实对着自己敞开,会撒娇,会窝在自己怀里打滚耍赖不愿起来,犯困的时候脑袋一点一点,遇到熟悉的气味会先上去嗅一嗅然后才满意地缩进去的女孩。

  最重要的存在。

  风微笑了起来,那样的温柔在眼底蔓延开,却又消失在向上挑起的唇角。

  风还记得自己给予妻子的承诺,也没有忘记自己构想的美好的未来,然而他却不得不怀疑,现在的自己还能不能握紧她的手,将所有的幸福轻轻送到她的手中。

  他已经无法长大,直至死亡,都会保持着这婴儿的形态。

  无法给予拥抱,不能交换亲吻,甚至没有办法相护挽着手站在众人的面前,甜蜜而又幸福地介绍自己的伴侣。

  这是阿尔巴雷诺的诅咒。

  选取这个时代最强的七人,成为这个世界的基石之一阿尔巴雷诺奶嘴的守护者。

  最初的惊愕过后,所有人都渐渐平静了下来,彼此没有多说一句话,踏上了各自的路。

  或许有人会去寻找解除诅咒的方法,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