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艾米(抓虫)(1/2)

加入书签

  在那个被人淹死的梦后,直到放假前,江一一都没有做过类似的梦。

  一开始江一一还担惊受怕好几天,后来就好了,姑娘生龙活虎比谁玩的都跳脱,除了多了个恐水的后遗症。

  就这个恐水症,刚说出来的时候惹得寝室的姑娘们笑闹了好一会儿。一开始还都不怎么重视,瞎出主意,撺掇着江一一尝试下什么以毒攻毒、心理治疗等等不着调的方法。后来在亲眼看到江一一被她们骗到学校的人工湖边,小脸煞白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模样,才都着急起来——于是,学校的人工湖成了221寝室的禁区。

  哎,谁能理解得了在梦里被人活生生淹死的江一一姑娘受到的心理创伤啊。

  所幸,江一一姑娘只是怕江河湖海这样的大水面,对泡澡和饮用水还没生出那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

  暑假的时候,江一一不得不放弃了她之前梦寐以求的海南之行,结果一点儿都不体谅自家闺女的玻璃心的家长们立马就把目的地改在了马尔代夫——闺女儿子不去省下来的钱就用来补差价吧~

  江家两老表示很开心,闺女真贴心,儿子真懂事。

  不错,在知道江一一不去的时候,她双胞胎弟弟也决定留下来。

  虽然江一一一直说她弟弟越长大越歪,没有小时候可爱,还硬生生把霸道蛮横的性子全压成了冷漠闷骚,但是江然同学其实是很有姐弟爱的——他怕自己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姐姐一个人在家把自己饿死。

  结果当天晚上,吃完自己弟弟的爱心晚餐,江一一一睁眼一闭眼,发现自己又到了意大利。

  其实在江一一看来,外国人长得都差不多,要从那清一色的高鼻梁蓝眼睛金头发里分辨出美国人还是英国人还是其他什么人,那就是不可能的事。但是……

  对于意大利语那绕的人舌头要打结了的咏叹一样的说话方式,江一一记忆犹新啊记忆犹新。

  虽然周边的建筑都是一派的古早风,连个高层住宅都看不见,并且路过的男人大多穿着蕾丝边紧身裤,头仰的恨不得用鼻孔来看路,女人就是蓬蓬裙羽毛扇走起路来撅着屁股摇摇摆摆,看起来就像是一下子掉进了中世纪的威尼斯……

  接受了自己一眨眼功夫回到百多年前的事实,江一一瞅瞅自己小了不止一号,又黑又脏还瘦的皮包骨头的手臂,捏着手背扯起薄薄的一层皮,然后抱着肚子在墙根蹲下,长长叹了一口气。

  江一一现在觉得自己和这里挺有缘。

  上次淹死了结果恐水,这次饿死的话不会恐食物吧。

  江一一没有饿死。

  在饿到不能动弹之前,江一一瞅准了一群房子里顶最高最尖还有个十字架的那座,走了进去,成为了笼罩在上帝福音之下的小羊羔。

  洗漱干净过后,江一一发现这个小姑娘除了瘦了点黑了点外,五官倒是很不错。当然,她并不是打算万一上帝发现自己是个假信徒被赶出去之后,用这个皮囊做些什么这样那样来钱的生意。

  江一一很快就有了个新名字,艾米。

  艾米,幸运的小艾米。

  大家这么称呼着她,在她被来做礼拜的夫人领养走之后。据说那位夫人是西西里岛一位大地主的妻子,家里有一座大大的城堡,里面有着用十根手指都数不清的房间,吃饭的碗都是银的,镂刻了精美的装饰。

  江一一根据这样的描述,在脑海中勾勒出中世纪欧洲贵族的城堡。和这种古董级别的珍宝亲密接触的可能性,使得她大海一样湛蓝的眼睛中闪闪发光。

  蓝夫人松开了牵着她的手,引着江一一和她的儿子见面。

  那个名叫蓝宝的少年,有着一头天然卷的碧色短发,同色的眼眸一睁一闭,懒洋洋但是绝对称不上什么友善地评估打量着江一一,姿态里透出贵族故有的倨傲。

  “母亲一直想要一个有着和父亲一样天空般湛蓝的眼眸的女儿。”

  在蓝夫人满心欢喜地去准备下午茶的时候,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