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戈蓝(二)(1/2)

加入书签

  “叮咚——叮咚——”

  突然响起的门铃声打断了江一一和闯入者的对峙。

  两个人以意料之外的默契一同起身,江一一去开门,门外不出意料的站着笑得满脸荡、漾的密斯。

  姐就知道那杯香槟做了手脚。

  江一一没有错过密斯看到她神色如常的时候眼中划过的疑惑和失望,同样也没有办法忽视从刚才那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中挣脱后仿佛从身体深处燃烧起来的燥热。

  其实这种程度的药剂都是小意思,江一一作为杜一一的那一辈子可不是白活的,常用的药材箱子里都放着,只要十五分钟不到江一一就可以给自己配出十几种解药来。

  ……只要有时间。

  “密斯先生,还有事吗?”

  没事的话,姐要关门睡觉了。里面还有位不速之客等着姐摆平呢,姐可不想惹毛了他跟你共赴黄泉。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密斯显然不死心。

  凭着多年浸淫各种电视剧的经验,江一一已经绝望了。

  按照剧情发展,接下来不是那位不速之客大大方方地走过来王八之气全开地跟密斯筒子宣布这妞是我的人,然后密斯筒子我不信我不信地泪奔而走,接下来自己和不速之客关起门来要么继续对峙要么顺水推舟将错就错滚床单;要不就是那位不速之客不耐烦了,瞅着这么个大好机会在后面悄悄儿来一枪,把自己和密斯射个对穿,接下来拍拍屁股走人也好,鸠占鹊巢心理素质贼好地在两死人房子里吃饱喝足养精蓄锐第二天该干嘛干嘛。

  那种剧情走向都不好好伐!?

  江一一有一瞬间其实挺委屈。

  她想念温柔体贴的风。

  更想念江爸江妈江小弟。

  为什么是我呢?

  江一一扶着门框的手攥紧了。

  然后有一只手覆在了她的手背上,动作不可谓不轻柔地把江一一握紧的手卸开,握住。

  当然,那顺势就把手搭在江一一要害上的动作也很温柔……

  拿下了礼帽,闯入者的长相竟然十分英俊。

  黑色的支愣起的短发,棱角分明的五官,锐利的眼神,嘴角很嘲讽很拉仇恨的弧度,还有那个莫名眼熟的卷起的鬓角。

  江一一莫名其妙地被搂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药效发作起来的姑娘软软地依偎过去,一副小鸟伊人弱不禁风的模样。

  真和谐啊。

  ……如果忽略闯入者那有意无意搭在江一一要害上的修长手指的话。

  “有事吗。”

  闯入者的语气很客气,但是语调已经是大刺刺的“没事就滚”。

  打开地黑色西装下是有些凌乱的白色衬衫,勾勒出他修长紧实的身形,领口敞开露出胸口的皮肤,扣在江一一腰部略下懒洋洋揉捏的动作某些暗示意味很浓,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场一瞬间就把密斯给压制了下去。

  密斯落荒而逃。

  真是没有创意的发展。

  江一一开始晕晕乎乎的脑袋不足以让她想得更多了。

  皱了皱眉,有些难耐地伸手勾住衣领拉开些许,江一一在闯入者饶有兴致的纵容下走到柜子前,打开。

  全是衣服。

  换一个,再打开。

  好多钱。

  再换一个——

  江一一倒在了长征的最后一步。

  “好累。”

  江一一软在沙发上,面色酡红但是面无表情。

  “好难受……”

  她偏头看向闯入者手中的枪,眯了眯眼睛。

  “hkp7,全长171毫米,全重0。78千克,枪管长105毫米,初速351米秒,配用8发弹匣供弹、有效射程50米。是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