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埃特(二)(1/2)

加入书签

  198x年的秋天,意大利的贫民窟里又诞生了一个新的生命。

  当然,没有人在乎这个。

  生活在这里的人只在乎自己明天能不能吃到一碗炖土豆,会不会在夜晚倒在某个角落永远地闭上双眼。

  艾玛看着睡在床上的婴儿,她闭着眼睛,正含着自己的大拇指吮得有滋有味,柔软的稀疏毛发搭在脑袋上,睫毛很长,眼睛只在生下来不久睁开过一次,很黑很亮,模样说不出的乖巧可爱。

  看着女儿睡得香甜的模样,艾玛几乎也以为自己躺着的不是一块铺了被单的木板,而是松软喷香的大床。

  额头有汗水渗出,艾玛看了看窗外,已经到了秋天,火辣辣的太阳却仍然一点都不吝啬它的热度,孜孜不倦地给路面升温。

  这里几乎没有树,更听不到蝉鸣。

  树都被砍了空出地方搭棚子多睡几个人,蝉则是许多天都吃不到肉味的人们盘子里一道粗鄙的美味。

  虽然很热,但是艾玛却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如果是冬天的话,她绝对不会要这个孩子。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男人们的手里有了余钱,她才可以奢侈地养着自己的血肉。

  “真是个幸运的姑娘。”

  艾玛在婴儿的脑门上亲了亲,爱怜地拨了拨她软软的头发。

  “埃特,我的小埃特。”

  江一一努力地掀了掀眼皮,只看到模模糊糊的影像。

  “啊……啊!用力点!好舒服~”

  “shit!你就喜欢这样是不是,看我今天——喔,好爽!再夹紧点!”

  微掩的门扉里透出丝丝微光,江一一把自己缩在屋外的角落,团抱住膝盖瑟瑟发抖。她每次呼吸吐出的白雾,带出浅薄的温暖,很快就散在了寒风里。

  从屋子里传来的□没有丝毫停歇,暧昧的噗嗤声和啪啪声拼命地往屋外瘦小单薄的孩子耳里钻。

  江一一把自己缩得更紧了些。

  艾玛是个妓、女。

  但是艾玛也是个好妈妈。

  起码她没有放弃江一一,也没有打着培养接班人或者储备粮的心思。

  江一一抬起头,盯着从夜空中落下的雪花。

  屋子里传来一声高亢的呻、吟,然后是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交易结束了。

  穿上衣服以后看起来也挺有派头的男人,毫不在意地当着幼童地面和艾玛直白地调、情,然后一点也不留恋地匆匆离开。

  衣冠禽兽。

  江一一把头埋进了臂弯。

  “埃特。”

  艾玛拢了拢她的披肩,那是一件除了让艾玛看起来让人更有性、趣外在没有其他作用的装饰品。

  喔,不对,从某种方面来说,这披肩实在是很实用。

  艾玛找到江一一的手,握住。

  “进来把屋子收拾下,妈妈去做饭。”

  “恩。”

  江一一点了点头,对床单上的白、浊和湿润视若无睹,熟练地抖开换上另一件,然后把这一张扔进盆子里,从屋角拖出早就化开的雪水,倒进去搓洗起来。

  屋子里的铜锅传来炖土豆的味道。

  江一一四岁的时候,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