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埃特(三)(1/2)

加入书签

  艾玛似乎并不重视江一一仍在襁褓中的弟弟,连名字都没有给他起一个。

  江一一趴在对是否有妈妈的关爱丝毫不在意的弟弟身边,伸出手戳戳他蜷在被子里的手,握着一个小小的拳头,嫩嫩软软的。

  “艾格。”

  江一一看着被戳得不耐烦了,整个脸都皱成一团的婴儿,满怀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顶,挺得意地给弟弟取了个名字。

  “艾玛,埃特,艾格,一听就是一家人嘛。不过希望你以后别‘矮个’才好……恩,等我再长大一点,就会好起来了。”

  江一一捏了捏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掐了掐那几个月被养出来的婴儿肥,微笑。

  她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怎么说,那么多年不是白活过来的是吧!

  艾玛对江一一给她弟弟取得名字直接无视,或者说,艾玛直接无视了他的第二个孩子。不知道是因为看到他就会让她想起那些不愉快的记忆,还是因为这个孩子实在来得太不是时候——多一张嘴,就意味着家里的储蓄减少的更快。

  大概,也有可能是因为艾玛实在太放心江一一了。

  尽管这里的孩子大多早熟,还穿着吸着鼻涕的大孩子带着襁褓里的婴儿这种事情屡见不鲜,但是比起其他的孩子,江一一这个刷了绿漆的老黄瓜还是成熟懂事得太显眼了。

  被逗弄的烦了的艾格翻白眼一样挣扎着掀起眼皮,露出一线血红。

  江一一愣了愣,咧开嘴乐呵呵地把他抱了起来凑近看。就看见终于睁开舍得眼睛,露出红的鲜艳的眼眸的弟弟,状似不屑地用眼角轻蔑地瞥了自己一眼,又闭上了。

  艾格放声大哭。

  江一一整个人都呆住了。

  一股温热濡湿的液体,顺着她托在艾格屁屁的手掌往下流淌,流淌……

  这个坏脾气的臭小子!

  看着闭着眼睛扯着嗓子干嚎,就像是在说“放我下来,离我远点,你们这些可恶的地球人”的艾格,江一一无奈地笑了起来。

  她想起了自己和风的女儿,想起了江然,还想起了更早之前的泽田纲吉。

  心里某一处柔软了下来,带着浅浅的苦涩。

  江一一亲了亲艾格的脸蛋,笑得一脸无奈。

  “你哭啊,哭啊,再哭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大概是被脸上不一样的触感惊到了,艾格睁大了眼睛,呆呼呼地盯着江一一看了一会儿,甩了一个鄙视的眼神,干脆了当地闭上眼睛,又睡了回去。

  ——你笑啊,笑啊,爷不搭理你了。

  艾格再一次用他婴儿的独特思考方式,打败了江一一这可恶的地球人。

  于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小艾格,沐浴在姐姐的慈爱光辉下,茁壮生长。

  “艾格,小心点。”

  江一一牵着艾格的手,领着自己已经五岁了的弟弟穿过贫民窟那一片密集的低矮平房,在不远处的溪流那里停了下来。

  五岁的艾格长得比江一一记忆中那些孩子瘦小一些,不过在姐姐想方设法打野食给他补充营养,并且教导了些武术基础的情况下,身体挺结实。

  姐弟两都顶着一头支愣着的短发,江一一的理发手艺拜那个模特生涯所赐锻炼的还不错,起码在工具仅为菜刀 钝小刀的情况下还硬是给自家弟弟理出了个层次,至于她自己——江一一目前还没有勇气让艾玛或者艾格在自己头上动刀。

  艾玛那些可怜的存款已经所剩无几。

  而她年龄的增大和两个孩子的拖累,使得光顾她的客户越来越少——特别是艾玛像是护犊子一样对待那些对她年仅十岁的女儿流露出异样神色的客户之后。

  江一一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穿的西装笔挺,却跑到贫民窟里对着十岁的幼童露出那样的眼神——猥亵,残虐,充满欲、望。

  “埃特,艾玛今天又要工作了吗?”

  艾格仰着脸看向江一一,被称为不祥征兆的血色眼眸里藏着超出年龄的深沉,不过他年纪毕竟太小,对那些也不过是有个懵懵懂懂的概念,更多的是好奇和期待。

  工作的话,就意味着晚上会有一顿丰盛的晚餐。

  相对而言。

  江一一戳了戳艾格的额头,模仿着宇智波鼬居高临下地俯视矮了自己一个头多的艾格。

  “我愚蠢的弟弟呦,要叫姐姐和妈妈,记住了吗。”

  艾格捂着额头,狠狠瞪了江一一一眼。

  溜着弟弟沿着河边玩了一路,江一一在河边捉到了三只青蛙和两条蛇,熟练地剥皮拆骨,在艾格找来的枯树枝上点火烤蛙,解决午餐。

  艾格看看江一一手中燃起的大空火焰,再看看烤出香味的青蛙,脑袋一点一点。

  “埃特,为什么你可以从手心点火?”

  “唔……遗传变异?”

  江一一随口回答,一边注意着火堆上午餐的火候,一边注意有没有大人到河边来。

  这条河是贫民窟里唯一的水源,并

  不允许打野食。或者说,并不允许贫民打野食。毕竟,虽然离贫民窟挺近,但是这种原生态的好风景,正是那些有钱人喜欢来的地方——打打猎,赏赏花,泼泼水,看看云,钓钓鱼,吹吹牛,谈谈情,做做、爱,美好的一天又愉快地过去了。

  就像那个世界里,有点闲钱的人都喜欢往农村跑,体验什么农家乐一样。

  江一一嚼着嘴里的青蛙腿,把另一串递给了艾格。

  艾格接过却没有吃,直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