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埃特(五)(1/2)

加入书签

  埃特和xanxus被九代首领带走了,带去了位于西西里岛丛林深处的一座城堡,彭格列总部。

  长长的走廊,足够五六个人并行,地下铺着红色的地毯,图案精美而又柔软,两侧的墙壁上几乎是等距地挂着装饰用的油画,天花板上垂下的吊灯,把室内映照的宛如白昼,每一个宝石的棱面都打磨的几近完美。

  透过窗户,可以俯瞰城堡外的一大片草坪,再往外就是茂密的树林,林地与草地交界的地方,点缀着几块花田,还有一座充满古罗马风格的雕塑喷泉。

  迎面走来的人们对着第九代鞠躬行礼,没有人对被他带回的和这里格格不入的两个孩子表示出多余的好奇。

  xanxus一直握着埃特的手,面上却是摆出一副冷静傲慢的模样,对每一位视线在他身上停留超过两秒的人狠狠地瞪过去——就像是闯入了陌生地方的小兽,随时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铜制的们被打开了,第九代对屋子里或立或坐的六个男人露出温和的笑容,手中握着的拐杖轻轻敲了敲地面。他在埃特和xanxus走进来之前走到了他们的面前,微笑着介绍着两个孩子。

  “xanxus,以及埃特,我的孩子。”

  他握了握拐杖,将它杵在身前,以一种独特的,和蔼却又威严的语调开口。

  “我是timoteo,彭格列的九代首领。也是,你们的父亲。”

  timoteo微笑了起来,眼角浮起笑纹,雪白的胡子也跟着翘了起来。

  看起来和蔼得只像是一位慈祥的父亲。

  xanxus的手有些颤抖,埃特不知道他是激动,又或是紧张。

  她看见自己的弟弟提起头,皱了皱眉,有些担心地看了自己一眼,开口。

  他说。

  埃特,不要怕。

  埃特这才发现……原来,颤抖的那个人,是自己。

  彭格列。

  彭格列第九代。

  彭格列第十代的第三继承人,叫做马西莫,是个金发蓝眼的胖子。

  彭格列第九代的门外顾问,叫做泽田家光。

  彭格列的创始人,彭格列初代,叫做giotto。他的雷守叫做蓝宝,云守叫做阿诺德,晴守叫做纳克尔,雾守叫做d斯佩多。

  彭格列的古董指环是73之一,同样是七三之一的阿尔巴雷诺奶嘴的所有者中,有一位黑发黑眼穿着红色唐服的小婴儿,叫作风。

  还有一位黑发黑眼鬓角蜷曲带着礼帽穿着西装的小婴儿,叫做里包恩,曾化名瑞恩。

  彭格列十代死磕的对手是密鲁菲奥雷,首领叫做白兰杰索,有一个从大学起的好朋友,叫做入江正一。

  原来,穿来穿去,每一个梦境,每一个世界,都是同一个世界。

  埃特平静地吃完丰盛的晚餐,接受了timoteo父亲的晚安吻,照葫芦画瓢地给了弟弟一个晚安吻,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独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卧室里,无论怎么翻来滚去都不会掉下来的大床上,盖着松软的被褥,睁大了眼睛任由深浓的夜色从窗外涌进来,把自己淹没。

  冰冷的月光静静落在她的床头,埃特颤抖起来。

  她忽然觉得很冷。

  用尽了力气环抱住自己,缩在蓬软的被子里,却比冬夜里只穿着一件破旧的秋衣缩在屋角瑟瑟发抖还要冷。

  都是一个世界。

  江一一兴致勃勃地规划着自己在每一个梦境中,不同的世界里要做不同的事,演习不同的人生。

  可是她却一遍一遍地来到同一个世界,在不同的时间,遇见不同的人,拥有了不同的人生。而她曾经认识的人,爱过的人,却活在这个世界的过去、将来或者现在,过着并没有江一一插、入的人生。

  就像一个自鸣得意的小丑。

  埃特再也无法告诉自己这个世界只是梦境,而梦醒来那个有着江爸江妈有个弟弟叫江然有个损友叫柳景的世界,才是现实。

  她在这个世界过完过一生,并且正生活在这里,而在那个世界……

  那个世界……

  埃特猛地坐了起来,打开门,赤着脚从自己的房间跑了出去。

  走廊上的灯几乎是在同时打开,明亮到刺眼的灯光将埃特的视线晃得有一瞬间的空白,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嗡嗡的嘈杂声响在她的耳朵边不停地回荡。

  埃特的额头燃起了大空火焰,她已经跑到了走廊的尽头,本能地避开了所有的身影。走廊的尽头是窗户,埃特有些茫然地看着那些装饰意味极浓的彩色马赛克,转过身去又看了看身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们,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大空火焰。”

  “那是大空火焰。”

  “啊!那张脸……”

  “那是,那是……”

  一直保持着戒备,没有轻举妄动的人群中忽然迸出说话的声音。

  埃特瑟缩了下,惶然地向后又退了退,贴上了墙壁。指尖碰到

  的冰冷触感,使得她几乎炸了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