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泽田娜娜(一)(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一早,江一一刷牙用掉了半管牙膏。

  那个要命的亲吻喔。

  姐刚被人强吻就被人牵连到开了瓢,以后估计都要对接吻产生心理阴影了好吧!

  顶着抑郁的心情,江一一踢踏了拖鞋下楼,看着坐在沙发里一本正经看早间新闻的弟弟,心里一松,郁郁之气登时烟消云散。

  纠结什么呢,不过是个梦而已。

  “……”

  “怎么了?”

  “一一你需要吃个荷包蛋油条都摆出吃牛排的架势吗?”

  “这叫优雅,懂不?另外,要叫姐!”

  “那好,姐,我今天想去水上乐园。”

  “……江、然!”

  被戳中痛脚的江一一咆哮着扑了过去。

  江然举手投降,江一一拒绝糖衣炮弹,无比坚定地继续挠,最后被忍无可忍的江然扣住了手腕,扔进沙发里用包被压好,可怜巴巴地只露出一张小脸。

  江然把电视换到江一一喜欢看的科教频道,正好在介绍世界名堡,江一一支着下巴看了一会儿,歪着头仰视自家弟弟。

  “其实古堡比较适合开派对,住起来的话并没有那么方便。”

  “喔?这你也知道?”

  “恩,我在梦里就住在里面来着,古堡的未来主人还跟我告白的说。”

  江然用很古怪的眼神盯着江一一看了一会儿,忽然笑起来,伸手揉揉江一一的头顶,弄乱了她柔软的发丝。

  “江一一,你果然是在做梦。”

  这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孩子是谁家的啊!!

  江一一狠狠地给他飞白眼,可惜只能看见他揉在自己头顶的手。

  江一一已经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小时候那个大哭大笑霸道的很的小家伙,已经变成了总是板着一张脸的闷骚男。虽然说起话来一如既往的毒蛇和随意,但是基本上和柔和灿烂有关的表情都从那张脸上消失不见,天天都是那冷得掉渣的模样。

  和他相反,江一一总是在笑。因为她一直觉得,以江然那从小就臭屁的很的性格,不笑肯定是觉得自己板着脸比笑起来好看,所以她要笑,要让江然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张脸明明是笑起来比较好看嘛。

  再次睁开眼看到陌生的环境,江一一鸵鸟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这里还是意大利,我立马自杀!

  ……诶,还是等自然死吧。面对逆境选择活下去才是强大的表现,自杀是弱者的逃避,恩。

  江一一不用自杀了,这一次不是意大利,是日本。

  江一一现在想自杀也自杀不了了,她努力地挥舞手臂,终于在视界范围内看到了还带着肉窝窝的小手。她现在就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婴儿,想咬舌都没牙齿。

  “喔,奈奈,这就是我们的女儿吗!太可爱了~”

  江一一刚刚放弃自杀的念头,懒洋洋地眯着眼睛瞥过去,就被贴在玻璃上那个扭曲的五官吓得哽了一下。

  正面受到自家女儿金红色的大眼睛凝视,拥有着一颗傻爸爸心的泽田家光完全没有抵抗地败退了——喔,瞧那眼睛,瞧那鼻子,瞧那小嘴,瞧那小胳膊小腿,真是爸爸的小天使嗷嗷嗷~

  于是,贴在玻璃上的那张脸更加扭曲了。

  “呜哇——”

  奇怪,我没哭啊?

  江一一眨了眨眼睛,想要四下里看看到底是谁和姐这么默契,直接配音上了。

  那是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孩,棕色的蓬松的头发,棕色的圆滚滚的眼睛,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睛里滚出来,鼻尖都哭得红了,被笑容温柔浑身洋溢着母爱气息的女性抱在怀里哄着。

  “诶,阿纲怎么了?哈哈,是不是担心爸爸妈妈有了妹妹就不喜欢你了?阿纲是个男子汉啊,怎么能这么小气呢,哥哥要保护妹妹的。”

  “阿纲和娜娜都是妈妈的小宝贝喔~”

  小正太哭得一抽一抽的,毫不客气地用力把凑过去的泽田家光往外推。

  “爸爸,坏!妹妹……呜呜……讨厌你!”

  江一一的眼睛亮了,她觉得自己被小正太治愈了。

  作为一个婴儿,江一一有着大把的时间睡觉发呆,受到网上无数小说的熏陶,她甚至还抽空尝试着去探索了一下所谓的先天之气。

  气感,经脉,丹田,大周天,金丹,元婴……呼呼……

  江一一睡着了。

  这一次,江一一成为了日本一个普通家庭的小女儿——没有再和黑手党扯上关系实在是太好了。

  江一一闭着眼睛被喂奶,一边填饱肚子一边默默整理着得到的资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