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埃特(六)(关于剧情疑问解释·补充)(1/2)

加入书签

  埃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埃特。”

  门外传来xanxus的声音,埃特把头从臂弯中抬了起来,又埋了下去。

  xanxus贴着门板坐了下来,将自己蜷抱起来,路过的每一个人都对他行礼,毕恭毕敬地喊着少爷。

  他左手臂抱着膝盖,露出臂弯的血色眼眸在长长了的刘海下肆无忌惮地,冷冷地打量着每一个路过的人。他不相信他们,每一个人。

  过了很久,埃特打开了门。

  保持着一个姿势呆坐了很久的xanxus有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他仰起头,愣愣地盯着表情淡淡的埃特。

  “我饿了。”

  埃特越过xanxus,脸上被玻璃划伤的地方贴着ok绷,看起来已经好好地处理过了。

  “去吃饭。”

  她停在了xanxus眼前几步的地方,转过身,有些疑惑的看着仍然坐在地上的弟弟。

  “你不去吗?”

  彭格列内部流传,因为受不了母亲意外过世而患上自闭忧郁症的大小姐,在xanxus少爷坚持不懈的亲情抚慰下,终于从自己的世界中走了出来,恢复健康。喔,感人至深的姐弟情深,伟大的亲情!

  可喜可贺。

  有时候,无知是幸福的。

  就像,第九代很清楚埃特和xanxus的母亲才不是什么意外过世,而是被他亲自下令暗杀。

  就像,第九代的守护者们都很清楚,埃特并不是自闭忧郁,而是接受不了自己推论出的太过黑暗的事实,一度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几近崩溃。

  就像,埃特自己知道,隐藏在现在的平静下的,是不惜一切不择手段地将彭格列握入掌心的执念。

  彭格列的第十代首领是泽田纲吉。

  那又怎样?

  泽田纲吉是泽田娜娜的双胞胎哥哥,曾经,泽田娜娜为了保护泽田纲吉可以毅然赴死。

  那算什么?

  埃特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成为彭格列的掌权者,然后,成为毁灭彭格列的人。

  在将自己关起来,封闭一切感官,不去听,不去看,不会饿,不会渴,埃特想了很多。各种各样的想法像是散落在天上的星辰,她清楚地看见它们就在那里,出现过或者消失了或者仍然闪耀,却怎么也抓不住。

  那种感觉几乎要将她逼疯。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怎么办。如果一直停不下来怎么办。如果连【江一一】这个维持在原地不动的【坐标】都消失了怎么办?!

  她会逐渐的失去自我。

  在这个世界里,不停地重复着不同的人的生活,也许有哪一天,她就会和曾经的自己擦肩而过。

  无论如何,都要停止这一切。

  几乎没有费多少时间,埃特就下定了决心。

  一次又一次地穿越到同一个世界,埃特不相信这是偶然。

  那么必然会有一个维系着【江一一】每一个梦境的,细若游丝的线,又或是点。如果用平行世界的理论来说,无数个世界重叠的那一点,就是结束这一切的关键。

  那个点,是彭格列。

  无论如何。

  七岁的xanxus和十二岁的埃特,在城堡里过上了王子公主一样的生活。

  timoteo相当之溺爱这一对丢失多年的儿女,每一个看到他傻爸爸模样的彭格列高层,都有一种恨不得戳瞎自己狗眼的冲动。

  “timoteo,你这样下去可不行。你想把你儿子教导成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吗!?我不会承认这样的十代。”

  性格最为严谨的云守i最先对timoteo的溺爱教导提出异议——在他目睹xanxus因为午餐的牛排煎得熟过了一些而大发雷霆之后。

  “埃特和xanxus都是好孩子,我相信他们。”

  timoteo微微笑着,他略略抬头,棕色的眼眸温柔地凝视着历代彭格列首领的画像。

  在清一色的男性中,一位穿着酒红色西装,精致的五官带着勃勃英气,左边脸颊上有着纹身的女性神情严肃地直视前方,她自然垂下的右手臂上,制作精巧的弓弩被蓬勃的大空火焰包裹。

  那双美丽的眼眸没有在她身边的景物上停留,坚定而又憧憬地凝视着更加遥远的地方,扎成马尾的长发在她身后飘动。

  那是一张和埃特极其相似的面容。

  彭格列八世。

  timoteo的母亲。

  timoteo收回视线,握着权杖的手略略收紧,权杖的末端在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杵了杵。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就把xanxus送去那所学校吧。他毕竟是我的儿子,不成长为足以保护姐姐的男人,可是不行的啊。”

  “我明白了。”

  imoteo行了个礼,转身离开。

  坐在一旁的雾守croquant撇了撇嘴,给了傻爸爸这么明显的

  偏心态度一声冷哼。

  “你打算把埃特教导成那种娇滴滴的大小姐?别忘了,比起xanxus,埃特的血统无疑更加纯正,而且她的性格也更符合一个黑手党首领的要求。”

  “埃特的眼神,timoteo你还没有老到看不见吧。”

  timoteo又看向油画上英姿勃勃的女性,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怀念。

  “那是一双,为了自己所坚守的事物,义无反顾,已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