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埃特(八)(1/2)

加入书签

  出乎埃特的意料,xanxus在他十四岁的时候进入了瓦利安,然后在十五岁的时候成为了瓦利安的首领。

  而原本要成为瓦利安首领的斯夸罗,对此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异议。这位打败了瓦利安前任首领剑帝的少年,臣服在了xanxus表现出的强大实力之下。

  或许还有其他什么原因,不过埃特不打算去深究了。

  作为一位开明的姐姐,埃特早就已经做好了xanxus某天领着一位银发飘飘身手强悍的新任剑帝,来告诉她这就是她弟媳的准备了。

  当然,xanxus对此很愤怒,斯夸罗对此也很愤怒。

  自xanxus成为瓦利安首领后,这个彭格列最为人所恐惧的暗杀部队侧成员构成就有些微妙了起来。

  首先是多了一位皮糙肉厚对xanxus忠心耿耿的列维。

  然后是多了一位说起话来扭扭捏捏,明明满身肌肉擅长泰拳下手招招致命却偏偏娘娘腔还喜欢肌肉男的鲁斯利亚。

  再后来是多了一位永远看不见眼睛,口癖是嘻嘻嘻嘻,企图用“我是王子呀”的理由掩饰一切过错的王族后裔贝尔。

  最后是多了一名二头身婴儿,玛蒙。

  那开口闭口都是钱的做派,实在是让人想要叹息的亲切。

  玛蒙,阿尔巴雷诺之一,出现在艾特面前的,第三个她曾经认识的人。

  以xanxus为首领的新的暗杀队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是埃特的二十岁生日。

  timoteo为她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

  在宴会上,埃特看见了穿着儿童西装,一脸害羞地被泽田家光牵着的泽田纲吉。

  棕色的蓬软的头发,棕色的澄澈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眼睛,软绵绵圆滚滚的脸颊,这位曾经让一众黑手党首领闻风丧胆的彭格列十代目,现在才刚刚五岁,并且可爱到让人想要伸手捏一捏。

  那个曾经是她的哥哥的孩子向着埃特投来好奇的目光,又在她回视过来的时候,怯生生地缩到了泽田家光的腿边,悄悄地探出头,想看又不敢看地飘来视线。

  埃特下意识地在泽田纲吉身边寻找【泽田娜娜】的身影。

  意料之中的没有。

  她扯了扯唇角笑笑,用牙签插着一颗水果对着小兔子一样战战兢兢地泽田纲吉比了比,在他睁大了眼睛渴望地眼巴巴看过来时候,坏笑着把水果送进了嘴里。

  牙齿咬紧,丰润的果汁崩开。

  冷静的疯狂伴随着舌尖上的甜蜜微酸在眼底慢慢地晕开,埃特垂下了眼帘,要了一杯红酒。

  晚上,埃特批阅文件的时候,窗户被打开了。

  一跃而入的xanxus带着窗外的风雨站在她的面前,还没有换下瓦利安的统一作战服,上面溅着的血迹,已经被大雨浇的晕开成了一大团一大团。

  他向里走了几步,鞋跟抬起的时候传出粘腻的声响,在地毯上留下了深色的水渍,带着一圈红边。

  xanxus停下了脚步,顺势窝进了一旁的沙发里,解开作战服上的双排扣,把那件带着兜帽的*的衣服随手丢在了一旁。

  虽然已经成了湿哒哒的一团,但是作战服的防水性能显然比看起来的好,起码xanxus有些单薄的白色衬衫仍然干爽。被淋湿的头发软软地耷拉下来,末梢滴着水,落在了衬衫的肩膀上,xanxus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泰然自若地在他姐姐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