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埃特(九)(1/2)

加入书签

  作为彭格列的十代目继承人,xanxus的十六岁生日受到了前所未有重视。

  不过这和埃特并没有什么关系。

  毕竟,作为下一任彭格列首领的亲生姐姐,同样拥有继承权的埃特,从理论上来说,在xanxus被正式确立为十代继承人的时候,就应该离开彭格列,从黑手党界自行消失。

  为了彭格列的传承和稳固。

  而现在,她并没有离开,甚至还一如以往地帮助九代首领处理着彭格列的内务。

  埃特不知道timoteo,她名义上的父亲,究竟是怎么想的。

  这着实让她有些焦躁。

  秋日的午后,埃特坐在彭格列总部的大图书馆中,享受着从落地窗里投射进来的温暖阳光,只是隔着薄薄的一层玻璃,从窗户俯瞰下去的庭院中人群来来回回穿梭不停忙碌着后天的庆典的喧嚣场景,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

  埃特翻了一页书,红茶在她的手边欢快地冒出腾腾热气。

  泛黄的书页带着上了年纪的古籍沉淀下来的厚重感,那些如同花蔓一样优美的字母书写了一个同样优美的故事。

  埃特弯了弯唇角,又翻过一页。

  如何毁灭一个庞然大物?

  既然无法成为它的主人,那么就把它捧到最高,将世上最美好高贵的珍宝奉上在它的面前,然后站在一边,看着它的贪婪、它的愚蠢、它的自私,将自己分崩离析好了。

  一切来得都比埃特想象的要快。

  当她得知瓦利安暴动并且已经控制住彭格列总部的时候,是庆典举行的前一天,有些比较远的黑手党家族已经到来。

  这样的消息自然不能够让那些人知晓,需要覆灭彭格列的人只能是埃特自己。

  所以,当埃特赶回彭格列总部的时候,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

  “少罗嗦!这个你应该最清楚才对!”

  彭格列的地下室,几乎已经被愤怒笼罩的xanxus对着他曾经敬爱的父亲怒吼着。

  因为准备庆典而松懈了的守备,使得他在极其意外的情况下,得知了自己并非彭格列九代的儿子,而那一直以为是传承自彭格列血脉的愤怒之炎,不过是一个流淌着妓、女和不知名嫖、客的血液的野种偶然获得的力量罢了。

  “我和埃特不是你的孩子吧!你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让我成为继承人!什么儿子啊!我竟然……比那些人渣废物还不如!?”

  无法压抑的怒火,使得xanxus浑身颤抖了起来。

  “你欺骗了我们……你这个老不死的,竟然出卖我们!”

  timoteo垂下了眼帘。

  “你和埃特确实不是我的孩子,但是,我一直以你们为骄傲……”

  “可是非彭格列血脉是不能继承彭格列的吧!你从一开始就欺骗了我们!”

  xanxus血色的眼眸瞪视着timoteo,目光在他的伤口上略过,忽然冷冷笑了起来。

  他抬起右手,掌心中愤怒之炎爆发出明亮灼热的光芒,渐渐聚集。

  “既然知道就快点受死吧!”

  timoteo握紧了手中的权杖,紧皱的眉宇间露出深深的疲倦。

  “各位,埃特,抱歉了,看来我还是必须……”

  凌厉得如同出鞘之剑的愤怒之炎向着timoteo冲去,xanxus看着蕴藏着极其强大暴戾力量的火焰将老者整个包裹在其中,快意地哈哈笑了起来。

  温暖的橙色火焰在橙红色的愤怒之炎后燃起,xanxus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盯着挡在timoteo身前的身影,眉头渐渐拧起,眼中的愤怒再次堆积,带着被背叛的失望。

  “埃特!”

  他怒吼起来。

  “你在做什么!?你也要背叛我吗!!”

  埃特放下格挡的拳,绑在手臂上的弩箭静静地燃烧着大空火焰。

  那是timoteo特意为她挑选的武器,弥补了埃特远程战斗的不足,与彭格列八代那位威风凛凛的女性相同的弩箭。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xanxus,你是要毁灭彭格列吗!?”

  “哈哈哈!彭格列……埃特,你还以为你是这个老不死的女儿吗,你以为你的身上流着彭格列的血脉!?”

  “我知道。你不懂事的时候,我已经记事很久了,艾格。”

  许久不曾唤起的名字,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早早被刻意抛弃的记忆重新泛起涟漪。

  那连想起都觉得屈辱,弥漫上了陈旧晦涩的暗沉色调的画面,也有着很多温暖的记忆。

  可是那些温暖,却都变成了点燃愤怒的燃料。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埃特,你背叛我!?”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