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埃特(十一)(1/2)

加入书签

  撒下的网,开始收起。

  其实还有很多细节没有部署好,不过埃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泽田纲吉的出现,和记忆中一样,曾经的彭格列十代的守护者们逐渐的聚集,那个棕发棕眼的少年越来越像记忆中的彭格列十代——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催促着埃特。

  快点,再快点!

  属于【江一一】的那部分在哭泣,她还记得那个软软的孩子,趴在玻璃外面看着自己出生不久的妹妹,她还记得那个桀骜的少年,用满脸“我讨厌你”的表情告白,她还记得那个邋遢的大叔,抱着自己的女儿举高高时候脸上幸福的笑容,她还记得那个年迈的老者,即便在最后,投注过来的目光充满了慈爱。

  还有那个沉默的孩子,依偎在自己怀里仰头看着天。

  她都记得。

  毁灭彭格列的话……也要亲手毁灭这些的吧。

  站起身,埃特看向窗外那大片的湖水,唇角慢慢抿起。

  那就……毁灭吧。

  三月,彭格列的主营项目受到了冲击,新兴的杰索家族以更优惠的价格更精妙的技术抢走了原本属于彭格列的市场。

  六月,彭格列十代首领与杰索家族的首领进行了商谈,交洽失败,十代雨守在混战中不慎身亡,门外顾问首领左肩中枪。

  八月,十代岚守死于杰索家族偷袭之下,瓦利安损失战斗人员十六人,精英干部三人受伤。

  十二月,彭格列全面陷入经济危机,内乱留下的伤害尽数爆发。

  “有些东西……我觉得你们需要看一下。”

  泽田纲吉将信封推向了xanxus,后者连个视线都没有给他,躺在沙发上慢悠悠地晃着手中的红酒。

  “我此次前来,是以彭格列门外顾问的身份,请求彭格列暗杀部队的首领的帮助。”

  xanxus睁开了眼睛,血色的眼眸冷冷地直视着棕发棕眼的少年。

  在他的视线注目下,泽田纲吉下意识地瑟缩了下,不过被坐在他身边的小婴儿瞥了一眼,少年立马挺直了腰板,再次鼓足了气势。

  “其实,据门外顾问的调查,彭格列十代守护者的阵亡,与杰索家族并无关系。这一点,我们已经去向杰索家族的首领白兰确认过了——”

  “竟然相信敌人的话,垃圾就是垃圾。”

  xanxus手中的红酒杯碎裂开来,粘腻的酒液溅落在桌上、地上,一小滩地淅沥沥往下滴。

  泽田纲吉短促地啊了一声,里包恩一脚把他踢了出去,替自己挡下本来就不会溅到他身上的酒液。

  “滚。”

  言简意赅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愿,xanxus闭上了眼睛,重新躺回了沙发。

  泽田纲吉抹了抹脸上的酒液,有些无措地皱了皱眉,最终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开口。

  “请……务必听我说完。”

  杰索家族:

  “白兰大人,请您控制自己对棉花糖的摄取量。”

  “我拒绝喔~没有棉花糖的话,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啊……”

  微笑地咬住绵软的糖,牙齿磨合着将柔韧软和的棉花糖拉长,扯断,细细地咀嚼,甜腻的味道在口中弥漫,吞咽,压抑下几乎无法控制的欲、望。

  银发的少年靠在窗边,紫罗兰色的眼眸望向远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瞅着吃棉花糖吃的很黄很暴力的boss,杰索家族的干部甲彻底丧失了吐槽的欲、望。

  “白兰·杰索。白兰·杰索。”

  压低了的女声在屋内响起,干部甲几乎绝望地看着之前还一副“我是大魔王我是隐藏boss我要不动声色地虐死你们喔”模样的首领眼睛一亮,笑得格外荡漾地飘到了电脑前,美滋滋地点开视频。

  boss,那是彭格列十代目的声音吧。

  就算你暗恋人家在杰索家族已经不是秘密了,但是能请你还是不要这么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把偷偷录下来的声音当铃声、当闹钟、当提示音、当【哔】好吗!?

  起码……起码也换个温柔一点让人心神荡漾的句子啊,就这么冷冰冰硬邦邦的一个名字有什么好翻来覆去地听的。对着这声音连【哔】都【哔】不起来好吗!?

  boss,你敢再破廉耻一点吗?

  “呦~”

  “是真的喔。虽然并不介意是不是背黑锅,但是我可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与她对立的啊~被讨厌可就麻烦了呢。”

  “彭格列的守护者,还有那些‘死’在杰索家族手中的人,可是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喔。”

  “不信的话也没办法了呢。”

  “彭格列的门外顾问,以及瓦利安的首领,你们会解决好这一切的,对吗。我可是忍耐不了多久了啊~”

  诶?boss,你忍耐什么?

  你想干什么!?

  干部甲惊恐地看着白兰·杰索往口中塞了一颗棉花糖,阴森森地微笑起来的模样,打了个寒颤。

  bo、boss……你不是深深暗恋着彭格列十代,你不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站到她的对立面的吗!?

  嗷嗷嗷,你到底想干什么啊boss!???

  甜到了极致,就变了味道。

  舌尖的甜味已经累积得变成了苦腻。

  白兰有些意兴阑珊地把棉花糖袋子握紧,托着下巴坐在桌边,看向窗外笑得迷离,一脸怀、春少女的模样。

  修长的手指拈着软绵绵的棉花糖,在桌面上摆出几个文字。

  【一一】,【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