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韩洛(三)(1/2)

加入书签

  快要过年的时候,韩田在自家的店铺上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韩洛正赤着脚窝在沙发里走神,韩田拎着一个红色旅行包从楼上走下来,爱怜地揉了揉自家宝贝女儿蓬松柔软的短发。黑色的短发在他的指间被揉起又落下,女儿沉静乖巧的模样,让心底原本有些不安的父亲整颗心都柔软了下来。

  他毫不犹豫地甩开了旅行包,一把把韩洛抱了起来,像小时候一样,让她坐在自己结实的手臂上,丝毫不觉得这样对待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是会很让人不好意思的。

  “嘤嘤……爸爸要出远门了,洛洛都不会舍不得吗?宝贝洛洛,跟爸爸说声再见吧。”

  他不舍地蹭了蹭韩洛的脸颊,不正经的表情染上了些许悲伤。

  “洛洛宝贝,跟爸爸说句话吧。”

  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韩洛身子歪了歪,调整着最舒服的姿势靠在韩田的身上。

  韩田把韩洛放了下来,在她额头狠狠亲了一口。

  “宝贝长的和妈妈越来越像了,真舍不得啊。”

  “洛洛宝贝,爸爸要出一趟远门。这几天你就住在山本伯伯家里啊,要注意身体,不要老看书,偶尔也可以和别人交流交流,但是不要和他们说太多话,爸爸会吃醋的,我家洛洛宝贝长得这么可爱,再平易近人一点估计那些黄鼠狼都要粘上来了——咳咳,说到哪了,喔——”

  “好了好了,你赶紧出门吧,误了时间就不好了。你放心,我和阿武一定把洛洛照顾的妥妥当当,等你回来。”

  山本刚站在屋外,哈出一大片的白气,山本武站在他身边,得到思维无比未雨绸缪地拐向某种可能的护犊子好爸爸一个瞪视后,很莫名地抓了抓脑袋,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

  “知道了,我马上就走。”

  韩田弯下腰把行李拎起,深深凝视着韩洛,片刻后又重新蹲下来,平视着自己一手拉扯到大的女儿,很温柔地捧着她的脸让她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

  “洛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爸爸希望你,无论如何都不要讨厌自己,不要讨厌自己存在的这个世界。爸爸从来没有和你提过妈妈的事情对吧,其实爸爸是在害怕,你妈妈离开的时候,爸爸也讨厌这个世界到恨不得和你妈妈一起离开……”

  摸了摸韩洛的脸颊,韩田看起来像是想要叹气,不过最终他深深笑了起来。

  “洛洛,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其实没有什么好怕的,你正视它,它就只是你眼里的那一小片,你逃避它,它才是包围着你无法逃离的雾霭。”

  韩田站起身,把韩洛抱回沙发上,在她额心上亲了亲。

  “宝贝,我爱你。等我回来。”

  门开了,又关上。

  屋外传来交谈的声音。

  “那洛洛就拜托给你了,我过两天就回来。”

  “放心,洛洛就交给我们吧……不过,这一次……你自己小心。”

  “哈哈,我明白,洛洛在等着我呢,一定没事的。我走了啊~”

  “韩叔再见啦。”

  “阿武你个臭小子,要和我家宝贝保持距离,知道不!”

  “啊哈哈~那可不行啊,韩叔不是让我们照顾洛洛的嘛。”

  “你这个臭小子——”

  声音渐渐远了。

  韩洛窝在沙发里,把头埋进了搭在膝盖上的臂弯中。

  韩田和山本刚曾经是学习剑道的师兄弟,这一点和不知道为什么总喜欢对着自家儿子遮遮掩掩的山本刚不同,韩田从来没有瞒过韩洛。大概是觉得能得到自家女儿崇拜的眼神一定身心愉快的关系——虽然这个愿望从来没有实现。

  但是韩田没有说过,他和山本刚所习的流派,是在战国中流传下来的,真正的杀人之剑——时雨苍燕流。

  韩田也没有说,他这次有事,是为了赴约。

  他的行李里,有一柄剑。

  平时看起来只是一柄木刀,但是用他所习的“时雨苍燕流”的手法拔剑,就会变成一柄锋锐无比的长剑。

  韩洛只看过两次这样的拔剑,在她还小的时候。

  韩田是个武道家,是个剑客。

  这么多年,韩洛确定他从没有放弃过在剑道上的练习。

  可是他毕竟已经做了那么多年的水果店老板和家庭奶爸。

  而他应约的对手,是斯贝尔比斯夸罗。

  像是被从自己的世界中惊醒,韩洛跳下去跑向大门,穿过水果铺面,猛地拉开门。

  门外正下着雪,凛冽的寒风夹着几朵雪花飘进屋子里。韩洛缩了缩脑袋,毛绒绒的短发被吹乱了,单薄的衣服抵不住接近零下的温度,可她并不觉得冷。在开了暖气的屋子里随意搭在肚子上的空调被皱巴巴地挂在身上,末端拖曳在地上,一半盖在了赤着的脚上。

  呼出的水汽在冷风中凝成了白雾被吹散,极低的温度唤起了一些不太好的记忆。韩洛站在路上前后看了看——这条路的末端在雪中隐隐绰绰的背影,看

  起来有些像韩田。

  她向着目标跑了过去。

  竹寿司店的门帘被撩开,正和老爸说着话笑呵呵的少年下意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