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韩洛(四)(1/2)

加入书签

  又是葬礼。

  这是江一一参加的第二个葬礼,都是以女儿的身份。

  第一次的葬礼,江一一舍弃了她曾拥有的一切。

  而这一次,江一一要把那些,拿回来。

  已经错过一次,难道还要一错再错吗?

  江一一决定接受现实。

  就像韩田说的——睁开眼睛。

  当然,并不是放弃解决这种一梦到另一个世界的情况。

  江一一明白,那一次的崩溃,只是一个开始。原本坚固的堤坝已经有了一个缺口,即便重新填补上,也终究比不上原来。如果这样一直下去的话,总有一天,那道被填补上的堤坝会再一次崩塌。

  这不是认清现状和积极向上就能够解决的问题。

  再微小的动摇,积少成多,总会产生质变。

  顺带一提,江一一的那些书没白看。

  “大概是我仍然不够坚强,受不了得而复失的打击,所以就那么任性地排斥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好像把眼睛闭上把耳朵堵上不开口,就可以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

  “不过,任性了那么多年,也该矫情够了。毕竟,以后可没有人再那么纵容着我。”

  “在最后,都没有和你说一句‘再见’,实在是对不起。”

  “爸爸……”

  “……我爱你。”

  江一一闭上了眼睛,对着冰冷的墓碑深深鞠躬。

  柔软的黑色短发搭在脸颊边,遮挡住了她的表情。

  “不过,爸爸也不用太担心记挂我。想通了就是想通了,再不愿意接受现实,也不会上赶着去找死,更何况……”

  该怎么说呢……

  直起身,江一一思考了下,微笑了起来。

  “实在不行的话,再毁灭一次彭格列就好了~”

  反正也不是没有效果,好歹这一次做梦隔了一个多月不是吗?

  多试试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不过,那种矛盾而又痛苦的感觉实在是不想再体会一次啊。

  春假结束后,江一一升上了并盛国中。

  和山本武是一个班,隔着一条走道坐在他的右手边,后面坐的是泽田纲吉。

  或者,这是什么提示也说不定。

  江一一微微眯起了眼睛,面无表情地盯着泽田纲吉看了一会儿。直到棕发的少年流露出惴惴不安的神情,才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继续看书。

  科学告诉我们,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所以……暂时还是先不要想直接干掉泽田纲吉的可能性吧。

  怎么说……也曾经是【哥哥】啊。

  江一一又回头去看了泽田纲吉一眼,刚刚才松了一口气的废柴少年一口气没缓过来,下意识地一头埋在桌子上。

  丝毫没有罪魁祸首的自觉,江一一无辜地眨巴了下眼睛。

  说起来,【哥哥】有这么弱过吗?

  不过挺可爱,像只兔子。

  下巴忽然被人轻轻捏住,江一一顺着力道转头到另一边,就看见自家青梅竹马笑眯眯的脸。

  “洛洛突然盯着别人看的话,会把他吓到的啊。”

  山本武笑眯眯地捏了捏江一一的腮帮,对捂着脑门龇牙咧嘴的泽田纲吉摆了摆手。

  “抱歉啦,泽田。”

  泽田纲吉看起来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不过,几天后,他是真的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并中有关于这只废柴的传说,增添了废柴纲只穿内裤当众对校园偶像笹川京子告白的版本,又增添了废柴纲在爱的力量下变身内裤超人打赢了剑道社主将的版本,接着又增加了废柴纲在排球大赛中一鸣惊人的版本,势头越来越热。

  而江一一表示除了在那一天泽田纲吉遮着脸羞愤夺门而出时,不小心看见那条条纹四角内裤外,就再没有任何感想。

  怎么说……那副肋骨都能数的清的小身板,实在是太不养眼了。

  还是现在躺在自家床上的青梅竹马比较好。

  窝在椅子上的江一一把视线从书里拔、出来,在赤着上身就穿一条短裤在床上卷着被子仰躺发呆的山本武身上打了一转,又粘回了书里。

  “怎么了?”

  “啊哈哈,果然瞒不过洛洛啊~”

  “你说的‘瞒’,是指我刚打开门你就光着身子二话不说冲进房间钻进被子里看天花板到现在这样的表现吗?”

  江一一终于舍得正眼看他,有加重了语气再问了一遍。

  “怎么了。”

  山本武啊哈哈干笑了起来,笑容渐渐从他的脸上消失,大概是以前很少见他这么严肃的模样,江一一也不由得严肃起来。

  他坐起身,被子滑到腰上积成一团,露出少年瘦削但是结实的身体。胳膊搭在曲起的左腿上,山本武抓了抓头发,露出有些苦恼的神色。

  “怎么说呢,大概就是最近做什么都不太顺利,就连棒球,也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