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泽田娜娜(二)(1/2)

加入书签

  家光爸爸似乎在做什么不得了的工作。

  江一一被泽田纲吉牵着手,歪了脑袋看据说是爸爸上司的老爷爷,除了那种久居上位的独特气质外,江一一总觉得那张脸看起来有点熟悉——银发皱纹笑容和蔼——喔!肯德基老爷爷!

  不,那个比这个要圆一圈。

  穿着充满南国风情的花衬衫的老爷爷很喜欢泽田纲吉和江一一,江一一背地里被他恶趣味地捏了好几下腮帮子,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流口水似乎有再次复发的趋势。

  江一一赖在泽田纲吉怀里,终于被奈奈妈妈的好手艺喂圆了一圈的小胖妞得意洋洋地在哥哥并不宽阔的怀里“滚来滚去”,看着对面老爷爷一副好羡慕啊捏一下吧哎呀哥哥真有气势啊的纠结模样,乐的咧着嘴直笑,一不注意,一道长长的银闪闪的口水就从嘴角拖了下来……

  江一一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爷爷走的时候江一一还把自己缩在被子里,直到家光爸爸把睡着的泽田纲吉也一并塞过来,才把那一团被子哄开。

  江一一盯着睡着了的泽田纲吉,咬了咬自己的拇指,总觉得自家哥哥身上似乎有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老爷爷离开后没多久,泽田纲吉就背着书包去上了并盛小学的一年级,江一一倒没有去上幼稚园,窝在家里继续舒舒服服地过着学龄前儿童的幸福生活,并且热衷于每天去接自家哥哥放学,顺便在放学路上给哥哥买点小零嘴喂食。

  奈奈妈妈很体贴地给江一一的衣服在肚子前面都缝了一个大兜,里面总是不忘记塞着些零钱,以及江一一自己随身携带的乱七八糟的小东西。

  “娜……娜娜!”

  “哥哥你好慢!”

  “诶……啊……那个……其实是,我、我今天……”

  “哥哥又被老师留堂了吧。”

  泽田纲吉叹了一口气,肩膀都垮了下来,棕色的眼睛没有了神采,看起来有些颓废。

  “娜娜,哥哥很没有用吧……娜娜一定也觉得我是个废柴,什么都做不好吧。”

  “说实话,能够废到哥哥你那种程度也不容易啦。”

  吃饭会哽住,走平地会摔倒,跑步会左脚踩右脚,游泳一下水就沉,学习前天背第二天忘,经常会莫名其妙地被牵连,就连乖巧的两只手捧过来的吉娃娃都可以龇牙咧嘴地追着他咬一条街,这与其说是废柴不如说是霉运当头吧。

  明明小时候没有这么倒霉的啊。

  丝毫不知道自己再一次打碎了泽田纲吉的玻璃心,江一一吸了吸鼻子,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衣角,在章鱼烧的小店前停下了脚步,熟练地掏钱付账收零钱,然后对多给了两个章鱼烧的老板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甜甜地喊了一声谢谢姐姐,乐的那阿姨眼睛都眯了起来。

  给沉浸在回忆里自怨自艾的泽田纲吉塞了一颗章鱼烧,再给自己塞了一颗,江一一古怪地看着被章鱼烧烫到嘶嘶直喘气的泽田纲吉——这么衰!?

  “不过,哥哥你有真心想要做什么事吗?”

  泽田纲吉嚼着嘴里的章鱼烧,擦了擦眼角渗出的泪花,盯着江一一一鼓一鼓的腮帮子,就想伸手去戳戳,心不在焉地回答。

  “不管是不是真心想做,我都做不好的啦。”

  “哥哥你不是会骑自行车了吗。”

  江一一漫不经心地接话,又往嘴里塞了一颗,这下是两边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嘻,金花栗鼠吃法!

  江一一美滋滋地艰难地嚼啊嚼。

  “妈妈说每个人都有不擅长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