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韩洛(六)(1/2)

加入书签

  “怎么,你是想来报仇吗,垃圾。”

  斯夸罗扯开嘴角,露出了有些凶狠的笑容,绑着长剑的右手挥了挥,在夜色中带出一道银亮的光。

  “你挑衅错了对象。”

  江一一瞥看了眼泽田纲吉那边,这里的对话并没有引起他们多少的关注。

  对皱着眉看过来的山本武摇了摇头,江一一大大方方地把长棍收起。

  “报仇并没有意义。他既然做出了决定,就已经有所觉悟。”

  所以,才会说那样的话。

  “更何况,杀了你,他也回不来。”

  江一一转身离开。

  她现在还无法面对xanxus,哪怕现在站在这里的瓦利安首领并不是她曾经的弟弟。

  她犯了错。整个错误里最无辜的也是她最亏欠的,就是xanxus——直到最后,她留给他的都只能是谎言和死亡。

  想要说的话和聊胜于无的解释,被永远地埋在那场大火里,即便再一次面对同样的面容,也没有了开口的机会。

  他并不是她熟悉的xanxus,她也已经不是【埃特】。

  斯夸罗看着她的背影,一扬手。

  带着破空声砸向江一一身后的东西被她一反手握住。

  那看起来像是一个怀表,打开之后,有一张画。

  年轻的还没有被岁月磨成话痨的韩田笑得很浅但是笑意很深,搂着很漂亮的妻子,在他们的中间,黑发黑眼的韩洛灿烂地笑着。

  很幸福。

  永远也没有可能实现的幸福。

  江一一合上表盖,小心地将它收入掌心握着。

  “我只是路过,你们继续。今晚月色不错。”

  这一次没有人再阻止她的离开。

  包括山本武。

  他看着慢慢消失在夜色里的单薄身影,忽然觉得有些陌生。

  之前一起长大的记忆也模糊了起来,那些画面里,似乎永远都是男孩傻乎乎地一个人拼命靠近,一个人说话,一个人笑,努力地把那个沉默的孩子拉进这个世界。

  她一直都只是看着,什么都不说,心情好的时候给一点回应,自己就像只宠物狗一样摇晃着尾巴乐呵呵地一头栽进去。

  从心底突然升起的不甘、愤懑和委屈,让山本武皱起了眉。

  “山本……”

  泽田纲吉敏锐地察觉到了友人的情绪变化,他看向总是带着爽朗笑容的山本武,又看了看道路的尽头。

  “那个……让她一个人回去的话,没有关系吗?”

  “不用管她。”

  山本武硬邦邦地回答。

  只有十五岁的少年,就算性格开朗神经大条天然到能够把之前和现在面临的一切都归纳到黑手党游戏中,也还只是个少年。

  “还有心情玩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吗,渣滓。”

  xanxus居高临下地看着泽田纲吉一众,轻蔑地扯了扯唇角,目光冰冷地投向掷出铁镐后在没有动作的泽田家光。

  “……泽田家光,这就是你属意的彭格列继承人!?”

  ……

  真是无趣。

  江一一趴在课桌上看向仍然单方面和自己冷战的山本武,少年的侧脸线条绷的硬邦邦的,目光根本不往这边来。

  好不容易放学铃打响了,江一一刚站起身,山本武已经收拾好东西哥两好地和狱寺隼人勾肩搭背地离开了。

  被一个人落下的江一一抓了抓自己的短发,在回家的路上买了两个包子。

  这样的意思是……自己被讨厌了?

  不做少年好多年的伪少女完全弄错了他生气的原因,并且也没有功夫去深究了。

  江一一消失了十四年的母系亲属在一个下着小雨的日子出现了,自称为小姨的女性拉着她的手,还没说几句话就哭得稀里哗啦,翻来覆去念叨着像,真像。

  这位水做的姑娘办起事来却是雷厉风行。

  那个下着小雨的日子,江一一被打包带离了并盛町。

  确切的说,是江一一抛弃了到手过一次的彭格列指环,奔向了还没搞上的玛雷指环和阿尔巴雷诺奶嘴。

  这位一见面就哭哭啼啼的小姨,出乎意料的是吉留罗涅家族的一员,负责了除首领外全是糙爷们的吉留罗涅的伙食。而吉留罗涅家族,世代守护着玛雷指环,巧合的是,家族的首领,拥有着阿尔巴雷诺的大空奶嘴。

  托上次穿越的福。

  江一一半讽刺半自嘲地想着,很符合一位自闭儿童形象地呆看着飞机上方块大的机窗,其神态之生动让她身边的小姨再一次红了眼圈。

  吉留罗涅和其他的黑手党家族一样,总部都藏在黑手党发源地西西里岛的山脉中,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日子。不过已经没落的吉留罗涅稍微落魄了一点罢了。

  这是江一一见过的最不像黑手党的黑手党——起码其他的黑手党没有哪家用小土豆当保留菜目的。

  能够

  挖空心思用土豆做出十几样菜色的小姨,你辛苦了。

  但是吉留罗涅家族,也是江一一见过的,最温馨的黑手党。

  也难怪那群糙爷们几年如一日地过着吃煎土豆炒土豆炸土豆的日子还能笑得那么真实那么开心了。

  吃各种土豆吃到人都要变土豆了,所以很不厚道地在到达吉留罗涅的第二年就去读了全寄宿制女校的江一一各种站着说话不腰疼地想。

  不过比较悲伤的是,她就要毕业了……

  山本同学早在几年前就联络上了“冷战中以为自己被讨厌了黯然离开”的小青梅,跟随着“被彭格列十代”了的泽田纲吉成为彭格列雨守的他近些年来脸皮见长,打从心底不愿去彭格列本部找虐心的江一一败在了他雷打不动的爽朗笑脸下,被架着故地重游了一遍。

  滋味怎么说呢……

  比想象中的平静,比期待中的激动。那座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堡,在暮色中安定地迎来了彭格列十代的自然灾害守护者们的喧闹。

  果然不是完全一样的世界啊。

  另外,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彭格列果然财大气粗,伙食真好……

  “在想什么呢。”

  背上被拍了一把,有着一头墨绿色利落短发的女性笑着在江一一身边坐下,她的胸前挂着橙色的奶嘴。

  这是吉留罗涅的首领,艾丽娅。

  “作为生长在吉留罗涅的美丽花朵,小洛也到了盛放的季节了。流露出这么迷茫的神情,幸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