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韩洛(终)(1/2)

加入书签

  白兰杰索带着他的棉花糖圆润地滚了。

  江一一瞅着被自己砸碎的杯子,默默地打开电脑去向自家青梅竹马诉苦——么办法,谁叫彭格列福利好呢。

  好吧,其实江一一只是被白兰郁闷到了,很恶劣地想去挠一把山本武发泄发泄罢了。

  几天后,江一一获得了由风纪财团友情提供的一整套茶具,附带邮差一名。

  “你这个雨守当得还真闲。”

  江一一坐在桌子边,托着下巴看山本武又做寿司又泡茶地忙来忙去,无比大爷地等喂食。

  “兼职棒球选手不说,还能带薪四处乱飞。”

  “因为洛洛不肯留在彭格列啊。”

  成熟了许多的山本青年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比之少年时候无忧无虑的爽朗模样要深沉些,就像一直摇着尾巴装乖卖萌的狗崽,一晃眼就长成了威风凛凛的大型犬一样——其实这个比喻只是江一一对这种即视感的微妙感情。

  他擦了擦手,卷起的袖子被放了下来,遮住结实的手臂。黑发黑眼的青年,如今既便是笑着,也不会让人忽略他身上凌厉的杀伐之气。

  不过八年。

  所以江一一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大概真可以算是一个怪物了。

  或者说,其实自己是天才?

  很显然,江一一喜欢后一个解释。

  “职业操守告诉我,部下不嫌家族穷。”

  气节君江一一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敌人”的糖衣炮弹,吃着寿司的时候干脆地把仍然在和土豆奋战的吉留罗涅同事们抛在了脑后。

  “所以,跳槽就免了吧。”

  姐现在虽然状态稳定了,但是保不准在彭格列被刺激刺激什么时候就复发。

  到时候引、诱姐再犯一次错误山本小武你何以赎罪喔~

  再说,姐现在刚有了新思路,还没确定前连白兰的称霸世界邀请都拒绝了。

  更何况……

  江一一吃着寿司,脑子里从牛排红酒想到包子,在心里默默苦笑。

  眼前有什么东西晃过,江一一向后一避,没躲开。

  “别动。”

  山本武左手撑在桌面上,身形挺拔高挑的青年弯下腰,隔着并不宽的桌子,向坐着的江一一俯身。

  江一一危险地眯了眯眼睛。

  山本武的眼底浮起愉悦的笑意,空出的右手扣在了她的脖颈,柔韧的黑发被揉在掌心指腹,有些微凉,而直接贴到皮肤的地方,又是一阵温暖。他坏心眼地眯了眯眼睛,在江一一爆发前亲昵地在她眼睛上亲了亲。

  江一一条件反射地闭了闭眼睛,薄薄的眼睑上传来的触感让她有些不安地转了转眼珠,然后感觉到这样的举动大概又触动了比少年时期更加天然黑的某人的笑点,那压下来的力道明显加重了一点。

  然后落在了他原本的目的地。

  我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身经百战”“阅历丰富”的江一一从心底油然而生出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已经继承了山本刚的时雨苍燕流,与斯夸罗并称为彭格列的两大剑豪的东方剑豪,有着一双配得上他这称号的漂亮的手,可他却用这双手来调戏自己的青梅竹马。

  江一一睁开眼睛,刚要开口,就看见山本武笑眯眯地整以暇待的模样。那表情甚至还充满了期待和鼓舞,俨然就是“你问吧问吧我等着这句话好久了”……

  可以想见,只要江一一敢开口,这位疑似从天然黑进化成腹黑的竹马,就能直接从捅、破窗户纸三、级跳到回并盛扯证。

  可是,总还是要说开的。

  尽管对于爱情,江一一似乎从来都有些力不从心。

  江一一唯一爱过的人是风。

  那样甜美的滋味,即便是最后酝酿出了让人心碎的苦涩,也仍然令江一一心悸不已。可惜,那毕竟已经过去太多的年月,江一一甚至已经不敢确定这样的感觉,究竟是不是最初对这份感情的体味。

  所以在这个世界,她不敢去见风。

  江一一害怕看到风对着自己露出礼貌的,和面对每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一样的笑容,更害怕自己在看到那样的笑容后,却没有任何触动。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很多很多。

  江一一无法确定自己的感情会是例外,也不敢拿着这份不确定去尝试。

  “和以前一样不好吗?”

  江一一忧郁地叹了一口气,忽然有点想念白兰,那个棉花糖变、态起码还有一个作用——不爽的时候抽打之超减愤怒值。

  山本武笑了起来,和以前一样,伸手揉了揉江一一的头发。

  “可是我们都长大了。”

  “这真是个令人不那么愉快的话题。”

  江一一随手拍掉了山本武揉乱自己头发的手,他也不介意,顺势把江一一的手握在了掌心。

  “无法逃避的事情总是会让人不悦。”

  “咄咄逼人很讨厌。”

  江一一瞥了山本武一眼,抽了抽手,没抽、出来,皱了皱眉又补充了一句。

  “穷追不舍也很讨厌。”

  黑发黑眼的青年丝毫不以为杵,弯着眼睛笑得一如少年时候的爽朗纯然。

  “洛洛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别扭啊。”

  被握着的手掌松开了,山本武拍了拍江一一的脑袋。

  “洛洛的答案,下次再告诉我吧。没办法,翘班出来的事情似乎被阿纲发现了呢~”

  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先妥协的都是山本武。

  不管谁占上风。

  他只是笑着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彭格列可靠的雨守大人在自己青梅竹马的面前露出了极少出现的笨拙——

  “不过,如果洛洛和别人在一起的话,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呢啊哈哈~”

  “……”

  天然黑算你狠!

  江一一给跪了。

  ——应该要拒绝的。

  江一一托着下巴想。

  可是那个瞬间心跳一顿的感觉在提出异议。

  ——还是答应吧。

  ——不是已经想好了,既然到了这个世界,就要好好活着吗?亲情友情都有了的话,爱情也应该顺其自然的吧。没有爱情的话……就像在戈蓝那时候一样,找个炮、友发泄生理需求也行啊。山本青年不错的。

  刻意被遗忘的炮、友被从角落里挖出,想到自己上、过里包恩的江一一狠狠打了个寒颤。

  然后又有声音冒出来。

  ——把求交往的青梅竹马当炮、友,你渣了吧。

  ——不能答应。

  ——怎么能为一棵树放弃了一片森林!?

  诶……好像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曾黑手党大姐江一一一手掩面,忽然哼笑了两声,觉得在这里静静坐着思考的自己实在是闲得蛋、疼了。

  喜欢上一个人,看到他就想笑,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愿意和他一直生活在一起,这种感情的话,不是早就被丢掉了吗。

  ……

  艾丽娅的病越来越严重,她似乎已经预见了自己离开的时间,在那之前把忠犬一号Υ支了出去。

  “小姨今天又哭了,所以大家的晚饭比以前还要难吃。”

  江一一看着躺在床上,连笑容都带着一股子虚弱的艾丽娅,皱了皱眉。

  “为什么把Υ支出去?”

  “因为不想让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啊。”

  江一一瞥了她一眼。

  “你喜欢Υ?他是尤尼的爸爸?”

  艾丽娅瞪圆了眼睛,这样毫不掩饰的惊愕模样出现在她的脸上实在少见。

  她大声笑了起来,好像这句话连带着把病后的虚弱都一并带走了不少了,她坐起身,擦了擦眼角渗出的泪花。

  “怎么会?那个莽莽撞撞的小子,我就算喜欢他,也不会为他生下孩子。”

  江一一笑了笑,没有再问下去。

  艾丽娅也只是微笑着,不准备再多说些什么,直接转了话题。

  “我想拜托你,把尤尼接过来。”

  “你真的决定了?”

  江一一想到了那个笑容温暖的孩子,忍不住又加了一句。

  “她才十三岁。你说过的,并不想让她拥有同样的命运。”

  艾丽娅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浅浅地笑了下。

  那个笑容隐藏着无尽的深意,像是欣慰又像是叹息,江一一分辨不清。

  “那个孩子,有着她想要守护着的东西,那样的坚决,连我也比不上。”

  虽然这么说着,她却流露出了江一一熟悉的傻妈妈表情,自豪的不得了。

  艾丽娅忽然看向江一一,对着她眨了眨眼睛,狡黠的灵动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病人。

  “你丢掉了一些东西,在找到之前,就先帮我守护尤尼和吉留罗涅吧。”

  “是提示吗?”

  江一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艾丽娅笑着不肯说话。

  叹了一口气,江一一点了点头。

  “好。”

  艾丽娅看着江一一关门离开,无奈地摇了摇头,生动的神采从面上褪去,压抑着咳了起来。

  尤尼很乖地跟着江一一走了,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