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番外(1/2)

加入书签

  如果可以有一个愿望的话,我想要看看宝贝眼中的世界。

  收到同门师兄得了个大胖儿子的消息时候,韩田还很苦逼地打着光棍。

  幻想了年纪越大越满脸横肉的师兄抱着一大胖小子笑得见眉不见眼的模样,韩田忧郁地把手里的刀放了下来。他环顾了下道场,然后悲哀地发现这被纯爷们占领的地方,恐怕连飞过的苍蝇都是带把的。

  窝想结婚。

  窝想要老婆孩子热炕头。

  本质上是个纯正的天朝男人的韩田面无表情地跟师父打出了结婚报告。

  然后被宝刀不老的师父操着木剑锤了满头包地抱头鼠窜。

  一个月后,韩田被踢出门了。

  俗称,出师。

  再一个月后,韩田如愿以偿地娶了一个漂亮老婆。

  再再两个月后,韩田的愿望达成了,老婆怀孕了。

  于是,道场里人尽皆知的冷漠二师兄,头也不回拉都拉不住地在“耙耳朵”的道路上撒欢儿地越跑越远。

  ——要生女娃。

  ——为啥呀?

  ——因为师兄生了个男娃。

  ——韩田,你要是敢说让我闺女给人做童养媳,小心闺女出来不理你。

  韩田摸着老婆还没有显怀的小腹,面上一副严肃的模样,心里却悄悄地幻想起一个肉嘟嘟的小家伙撅着嘴别过脸不搭理自己的模样。

  ——那我也一直宠着她。总有一天她会愿意搭理我的。

  ——宠坏了你赔喔……不对,怎么就被你带过去了,是不是闺女还说不准呢。

  ——是闺女。闺女好。

  ——儿子你就不疼啦!

  ——都疼。

  ——那我呢?

  ——我和闺女都疼你。

  ——……油嘴滑舌!

  韩田觉得自己再幸福没有了。

  就算师兄拿着大胖儿子当上门女婿都不换。

  可是幸福总是走得太快。

  韩田如愿以偿地有了个闺女,却失去了老婆。

  他坐在手术室门外,看着红灯一闪一闪,只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也跟着一点一点抽走了。

  韩田抱着从生下来就一直在哭的闺女,听着那跟小猫叫没什么两样的抽泣,明明还什么都不知道,却拼命地哭得声嘶力竭,心里一片柔软。

  他眨了眨眼,把眼中的水雾憋了回去。

  闺女,以后就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了。

  单亲爸爸的头三个月,当得韩田焦头烂额。

  第四个月的时候,韩田终于撑不住一通电话挂给师兄。本来只想讨点经验,谁知道一天后山本刚就带着老婆儿子大包小包地站在了韩田家门口。

  六个月后,特训成功再次上岗的韩田挥别了师兄一家,特小心眼地拦住了山本武小朋友对小妹妹表示友爱的亲亲。

  十个月大的韩洛已经到了可以爬来爬去的年纪,被养的圆嘟嘟一团很可爱,平时乖巧到过分,静静地坐着或者躺着睁了一双黑乌乌的眼睛就可以呆上一天,不哭也不闹。

  结果有一天,在把剪刀随手落在床边的书桌上,回来找的韩田眼睁睁看着自家并不怎么喜欢动的闺女爬到床边,颤颤巍巍地扶着书桌腿站起来,伸手往剪刀那里够。

  一岁零七个月的韩洛已经到了能走能跑会说会闹的年纪,软软的黑色头发,黑乌乌的眼睛,被盯着看的时候韩田整颗心都要融化了。可是她从来没有开口说过话,总也是往高处走,小短腿跑得还特灵活,经常一不留神就不见了。

  医生说她可能有些问题。

  韩田不信。

  就算信了,这也还是他的宝贝。

  小小软软的一团,继承了他和老婆的血脉,以两个人的姓为名字的闺女。

  她在幸福和期待中诞生,也一定要在幸福和期待中长大。

  两岁零三个月的韩洛仍然不肯开口,韩田却已经学会了煎很漂亮的太阳蛋,烤两面焦黄的吐司,熬恰到好处的粥,炖浓香鲜美的汤。

  韩田每天换着花样儿地做儿童食谱上的菜,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一天能够听到韩洛叫自己一声爸爸,对自己笑一笑。他笃定自家闺女一定会说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始终不愿意开口。

  不过如果开口的话,洛洛的声音一定也是很好听很好听的。

  继成为“耙耳朵”之后,韩田又在“女控”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医生说韩洛有自闭症,还可能有抑郁症,有自杀倾向就是其中一个表现。

  韩田没有说不信,但是他知道,那只是因为,韩洛看到的是一个不同的世界。她不喜欢这个世界,不想要这个世界。

  傻爸爸披星戴月地努力工作了半年,然后辞掉了工作,用三个月的时间,去尝试着接触自己女儿看到的世界。

  韩洛看天,韩田也看天,韩洛看着墙发呆,韩田也看着墙出神,他甚至也用冰冷的剪刀刃贴着自己的手腕,也站在过高楼的楼顶,

  在浴缸里把头埋进水里。

  可是不行。

  傻爸爸挫败地把一点反应都没有的韩洛抱在怀里,为了自己没有办法知道她到底看到什么,害怕什么,抗拒什么而难过地红了眼圈。

  ——我永远也看不懂宝贝洛洛的世界啦。

  在尝试过自己能够想到的一切办法之后,傻爸爸不得不妥协了。

  韩洛是韩田的整个世界,可是韩洛的世界里不应该只有韩田。

  接触的多了,或许有人能够明白她眼中的世界。

  拨通师兄电话的时候,韩田抱着韩洛,满脸的如临大敌,曾经握剑的手笨拙地在那头柔软的黑发上绕来绕去,歪歪扭扭的小辫扎了拆拆了扎,最后软软地披散了下来,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于是,来到并盛的韩洛有着并且持续了数年的蓬松短发。

  韩洛上幼稚园了。

  傻爸爸见天地在家里担心着洛洛会不会被小朋友欺负啊会不会被孤立啊会不会想爸爸难过的哭啊。

  韩洛开口说话了。

  傻爸爸盯着那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小鬼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就觉得他对洛洛各种心怀不轨欲擒故纵。

  韩洛上小学了。

  傻爸爸目送洛洛背着书包被山本武牵着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