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Ilaria(一)(公告)(1/2)

加入书签

  “起来了起来了!一星期就这一早上要起早啊给点面子先~”

  “吵死啦!再睡一会有什么不行啊,我昨天晚上看小说到三点才睡的啊混蛋!”

  “你活该。快点快点,今天早上食堂限量版皮蛋瘦肉粥。”

  “……这才是你的主要目的吧混蛋!”

  “提问,皮蛋瘦肉粥不是每天都有的吗?”

  “啊哈哈,可是每个星期只有今天是可以早起的嘛~”

  “……我再睡一会。你先去叫一一吧,她昨晚睡得最早。”

  “阿景你真不厚道,一一不是你基友嘛~~”

  “死基友不死贫道。”

  “话说一一睡得还真死,老大这么吵都没动——诶,阿景你怎么爬起来了?喔,你要干什么!夜袭的时间已经过了啦,你这个没有情调的女人~~”

  “又不是夜袭你你那么激动干什么,这叫情调。诶,怎么了?”

  柳景把被自己从被子里提溜出来的江一一往被窝里一塞,用大拇指比了比鼓起来的一团,表情很复杂。

  “这家伙……好像发烧了。”

  “诶!!?”

  221宿舍安静了半分钟,然后爆发出了一阵惊叹。

  头晕。

  发热。

  四肢无力。

  心跳加快。

  发烧了。

  耳边几乎能听到血液的鼓动,有东西滴落,一滴,又一滴,然后冰冷的液体渗入血液中。江一一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在自己头顶斜上方的吊瓶,里面就剩下瓶子口那浅浅的一层液体,第二眼看到的是坐在吊瓶下面埋头苦读娱乐杂志嚼着棉花糖乐呵的柳景。

  世态炎凉。

  交友不慎。

  可恶的棉花糖!

  江一一恶狠狠地瞪了眼柳景手里的棉花糖,莫名有一种“原来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棉花糖已经突破世界打进我军内部了吗”的错觉。

  “醒了?”

  柳景终于舍得将视线从娱乐杂志上面移开,她抬头看了看吊瓶,很淡定地转身喊护士。

  “别看我,你发烧了——好吧,我知道对一个从小到大几乎没生过病的家伙来说发烧很有点不可思议——还是说,比起吊水,你更想被医生扒掉裤子打一针?。”

  “……那我还得谢谢你了啊。”

  “那倒不用,咱两谁跟谁。要不要吃,味道不错的。”

  “算——唔。”

  “对吧,味道不错的。小三那家伙犯了众怒,老大特赦她交出所有储备粮就既往不咎,说起来,这还得多亏你了。”

  “怎么说。不要棉花糖,给我薯片。”

  “这个不给,旁边有美味棒,那个多,随便拿。因为那家伙在你烧的小脸通红的时候,出馊主意说让隔壁寝室给打个假条说我们五个送你去医院不能上课了。”

  “……”

  江一一微笑着咔嚓一声咬断了美味棒。

  “老大为此大怒,说小三太过分了,这种烂理由一听就是假的,她如此这般是想陷221于不义,其心可诛。请假也得提出点靠谱的意见嘛。”

  “嗯,我觉得现在好多了。回去后别忘了提醒我好好感谢一下老大。”

  “……”

  “怎么了?”

  “啊,没什么,忽然觉得很开心。不过,你就别想着‘感谢’老大了,看你这走路一走一飘的,还是回家洗洗睡吧,乖啊。我已经打电话给江小然少年了。”

  “我还是要薯片。”

  “……好吧好吧,都给你,反正回去还能再找小三拿。说起来,这牌子的棉花糖味道真不错,不知道小三那吃货从哪里淘到的子——miriam,什么意思?算了,回去网上找一找。喔,你弟弟来了。”

  柳景对江一一摆摆手,目送她离开,嘴角上翘,微笑了起来。

  “欢迎回来啊,好基友。说起来,她昨天晚上是不是又那样做梦了,诶……实在是好奇啊!”

  江一一傍晚的时候又烧了起来。

  她其实有点担心幻骑士说的那种传染性病毒,虽然明知道梦醒之后和那边的世界就没有了交集。

  “要喝水。”

  “给。”

  “有点热。”

  “忍着。”

  “肚子饿。”

  “喝粥。”

  “想吃薯片。”

  “别想。”

  “江然你手艺不错,可以嫁出去了。”

  “闭嘴。”

  “……真的是你熬的啊。”

  “……”

  “阿然,我会对你负责的。”

  “闭嘴!”

  “阿然,一一怎么样了?”

  “能吃能喝能闹人。”

  江爸瞅着板起一张脸的儿子,再瞅瞅端着粥碗满脸通红还笑眯眯的女儿,立马就在脑海里来了个场景重现,其高还原度让他即便是顶着儿子

  冷冰冰的视线也还是控制不住地嘴角越咧越大。

  “好了好了,你先下去吃饭吧,待会儿洗洗睡了,一一这里就交给我和你妈。”

  “爸爸你真贤惠。”

  江一一满脸真诚地称赞着,然后对走进来面无表情地江妈笑的像一朵花。

  “妈妈你真帅。”

  江妈忧郁地看向江然。

  “一一的温度又升高了?”

  江然转身离开。

  江妈在江一一身边坐下,温柔地擦了擦她额头渗出的汗,不容拒绝地给浑身发热的江一一掖了掖被角。

  江爸把温度计甩了甩,让江一一含着。

  好像浑身都沉浸在软绵绵暖和和之中,江一一忽然就觉得累了。

  她闭上了眼睛,下意识地在江妈的掌心蹭了蹭。

  “妈妈,我有一个秘密。”

  “喔。”

  江妈很平淡地应了一声,把江一一被汗湿黏在额头的发丝拨开,没什么诚意地追了一句。

  “能说吗。”

  “告诉爸爸吧,爸爸最喜欢听秘密了~”

  江爸美滋滋地凑上来,削减了脑袋想钻进母女两那温馨又和谐的氛围中。

  “……不想让他听,只告诉妈妈。”

  “嗯,好。老江你出去,门关上。”

  江爸泪奔而走。

  “从二十岁生日开始,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面也有一个世界,每次都是那个世界,不过没有江一一,

章节目录